股民賠錢公司無奈 治理僵局消耗45家A股公司真氣--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股民賠錢公司無奈 治理僵局消耗45家A股公司真氣

2012年05月22日08:48  劉興龍       手機看新聞

  美達股份(000782)控制權之爭的新聞近期頻繁見諸報端,股東“內訌”成為關鍵詞。隨著A股上市公司數量的膨脹,控制權爭奪矛盾不斷涌現,由此滋生出大量的“公司治理僵局”。目前,受到“治理僵局”困擾的上市公司多達40余家,股價劇烈波動、業績普遍下滑成為了突出特征。有股民感慨:“花錢看了熱鬧,咱這散戶當得真郁悶”。

  遭“綁架”的股民

  美達股份大股東天健集團的“內訌”近期持續發酵,曾一度導致銀行“停貸”。作為資本市場“公司治理僵局”的又一案例,建立和完善公司僵局處理長效機制的話題引起公眾關注。一位湖南省株洲市的股民無奈的表示:“花錢買了股票,沒想到這麼熱鬧。持股20%的股東打架,持股80%的散戶遭殃,咱這散戶當得真郁悶”。

  無獨有偶,夏先生是一位上海投資者,5月16日專程趕赴深圳參加朗科科技的股東大會。“上市公司的專利技術非常好,投資項目也很有前景,可就因為兩位主要股東的矛盾,股價一跌再跌”,夏先生在談到投資經歷時有些激動,“我算是一位價值投資者,買入成本30多元,如今股價還不到20元。虧得這麼慘,我們投資者很傷腦筋”。

  “公司治理僵局”,這個新鮮的名詞如今正頻繁的出現在A股市場中,集中表現在由於股東、董事之間矛盾激化而處於僵持狀態,導致股東會、董事會等低效運轉,甚至出現癱瘓。

  股民有遭“綁架”的感覺,不僅是因為股東之間矛盾難以化解,還在於缺乏成熟的長效處理機制。在國外成熟市場,公司出現僵局時,一般是並購市場的自發約束和司法救濟先起作用,但是我國並購市場的傳導機制並不健全,一直以來是以行政干預作為主要手段。

  以美達股份為例,公司稱矛盾緩解得益於“政府部門以及有關各方的共同努力”。此前,証監會報送的《上市公司監管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中曾提出:“上市公司陷入重大危機﹔股東大會與董事會不能正常履行職責﹔可能對社會穩定造成重大影響時,其注冊地省級人民政府可以在一定期限內對其組織實施托管”。不過,經中國証券報記者了解,出於對行政過度干預的擔憂,國務院法制辦否決了政府托管的相關內容。

  45家公司受困“僵局”

  目前A股市場直接或間接受到“公司治理僵局”影響的公司多達45家,涉及到了主板、中小板和創業板等眾多方面。之所以出現“公司治理僵局”,主要源自於三個方面。

  一是上市公司控制權的爭奪。最典型的案例非當年的ST宏智(600503)莫屬,2004年1月,當時大股東王棟和公司董事長黃曼民在福州同一家酒店的不同會議室召開股東大會,最終形成了兩套高管團隊,被稱作“雙頭董事會”。

  如今,這種情況多表現為股權爭奪戰,鄂武商(000501)、深振業A(000006)、津勸業(600821)等都曾出現了多位股東頗為激烈的控制權之爭。在剛剛結束的股東大會上,深振業A的兩位股東——深圳國資委和寶能系姚氏兄弟將爭奪的焦點轉移到董事會選舉上,最終持股約15%的姚氏兄弟獲得了3個董事席位,這使其在深振業A未來經營決策上的話語權大大提升。此前,寶能系曾於2010年-2012年三度舉牌,持股比例直逼深圳國資委。

  二是重組或訴訟導致控制權“無主”。*ST海龍(000677)無疑是當下A股市場的欠債大戶,一季度末負債總額63.91億元,逾期債務接近10億元。實際上,*ST海龍如此落魄也是深受“公司治理僵局”的影響。作為大股東,濰坊市投資公司曾經積極的推進資產重組,2011年5月將公司托管給晨鳴控股有限公司,晨鳴控股退出后,又與中國恆天集團達成重組初步意向,但最終因債務負擔較重,重組遲遲未有進展。

  三聯商社(600898)、ST金泰(600385)的實際控制人是黃光裕、黃俊欽,如今兄弟二人身陷囹圄,給上市公司留下的也是一筆爛賬。去年年底,三聯商社發布公告,擬對三聯集團侵佔上市公司巨額資金的行為,向公安機關舉報,請求追究相關責任人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的刑事責任。

  三是股權極度分散。滬深兩市中,ST梅雁(600868)絕對是股權最分散的上市公司。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大股東廣東梅雁實業投資公司持股比例隻有2.2%,而其他前十大股東持股比例均不足1%。假設有機構希望取代大股東的位置,投資成本隻有8549萬元,以不足1億的資金入主上市公司可謂十分廉價。四環生物(000518)的情況十分類似,大股東廣州盛景投資公司持股比例為3.89%,而原控制人早已在數次減持之后逐漸淡出。

  “治理僵局”三大惡果

  在涉及“治理僵局”現象的45家上市公司中,2011年淨利潤同比下滑的公司有32家,佔比高達逾七成。即使是業績保持增長的公司,淨利潤增幅也呈現萎縮的趨勢,例如中百集團(000759)、鄂武商等。上市公司的正常運行是通過管理層和股東行使權力實現的。如果股東、董事之間因利益沖突產生矛盾,往往會導致公司出現運行障礙,最直接的影響就表現在經營業績的下滑。

  海南椰島(600238)是股權爭斗的犧牲品,早在2009年,“寶安系”就以舉牌的方式爭取控股權,大股東海口國有資產經營公司不得不出手增持,此后一年間,二者之間的持股比例最小差距僅0.3%。直到海口國資2011年兩次大規模增持之后,控制權威脅才逐漸緩解。雖然股權爭奪戰告一段落,不過海南椰島業績卻一落千丈,2010年曾經盈利1.96億元,而2011年則虧損3900.57萬元。

  其次,隨著股東權益的矛盾激化,上市公司的經營決策往往難以實施,這直接影響了企業的健康發展。鄂武商的股權之爭已經超過一年,2011年武商聯在遭遇銀泰系增持鄂武商逼宮時,引入多位戰略合作者,使其持股比例達到29.99%,較勁敵銀泰系持股比例24.48%多出5個百分點,從而確保了大股東地位。

  鄂武商在2011年年報中大吐苦水,歷數了武商聯和銀泰系兩大股東陣營的股權斗爭、法律訴訟,伴隨的籌劃已久的重組事項和配股事項的流產。重組因“涉及的相關利益復雜”、“無法達成共識”而不具備預案所需條件﹔配股一事則明確寫著“公司股東發生股權之爭”、“申請文件中的相關情況發生變化”,配股工作到期后自動終止。

  此外,股東地位的朝不保夕,也會導致管理層頻繁動蕩。華星化工(002018)是2004年上市的中小板元老之一,近幾年業績持續下滑,隨著創始人慶祖森不斷減持讓位,如今大股東謝平的持股比例隻有8.63%。面對股權日益分散、業績不斷下滑的現狀,高管團隊選擇了紛紛逃離。2010年12月創始人慶祖森將剩余股權轉讓給女兒慶光梅,完全退出公司﹔2011年1月,公司董事、總裁郭之兵因個人原因遞交辭職報告﹔11月2日,公司董事,副總裁紀祖煥辭職﹔2012年3月,張丹勝不再擔任公司審計部經理。(劉興龍)

(來源:中國証券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