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黑色醫療產業鏈:花最貴的錢買到最差的藥--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重慶黑色醫療產業鏈:花最貴的錢買到最差的藥

2012年06月05日16:35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制圖吳薇

  重慶日前挖出“黑色醫療產業鏈”,受害患者達1200余人,多是偏遠地區低收入群眾。其“黑醫托+黑診所+劣質藥”的一條龍宰客模式讓人擔憂:老百姓怎樣才能看上放心病?

  產業鏈

  黑醫托+黑診所+劣質藥

  “我花了最貴的價錢,結果買到最差的藥!”重慶涪陵區農民常光榮說,2010年,為治療尿血,他強忍路途顛簸來城區。正當一家人為大醫院挂號難而焦急時,兩個陌生女人主動上前,拉他們去所謂專家坐診的“部隊門診”就醫。

  在這家名為“大坪彭家花園干休所門診部”的醫院,一名“老專家”對常光榮簡單把脈、捶背后,就診斷為“腎虛”,開了近3000元的藥,並聲稱“吃一個月藥,復查后就沒問題了。”滿懷希望的常光榮服藥不見效,細看才發現買來的中藥質量低劣,西藥全是過期的。

  常光榮是“黑色醫療產業鏈”的受害者之一。經重慶渝中區檢察機關調查,這家假冒的“部隊門診”以“黑醫托+黑診所+劣質藥”的一條龍手段,在短短一年間騙了重慶、四川、浙江等多省患者1200余人,總金額200多萬元。

  “黑診所”謊稱是部隊門診,下設中西醫結合一科室、二科室、挂號、收費、藥房等多個部門,其實根本未登記備案注冊,未取得醫療機構經營許可証。開黑診所的王宇說,為了欺騙患者,自己還搞了件假軍服挂在牆上,並寫上“軍人優先”的字樣,讓造假盡量逼真。

  “黑醫托”多達數十人,分成多個小組,在西南醫院、新橋醫院、大坪三院、重醫附一院等知名醫院“上班”,專騙偏遠地區患者到黑診所看病。“醫院保安一般8點上班,我們6點就混進醫院。”黑醫托王某說,選中目標后,要先摸清對方病情,再千方百計把對方騙到黑診所。

  “劣質藥”是獲取暴利的關鍵。渝中區檢察院審查發現,該診所銷售的都是質量最差、藥效最低的藥品。“那家診所一直在我的攤位買中草藥,要求是價格越低越好。”批發中草藥的黃先生透露,“如果是有等級的中草藥,他們就買很差的4級藥。”

  利益鏈

  處方藏宰客“暗語”

  為了安全、高效地痛宰患者,黑診所形成了一整套“暗語”。負責坐診的張某、潘某等供稱:醫生會在處方上寫暗語,比如“牛肝”代表收患者1000元,“月肝”代表2000元,“旺肝”代表3000元,“牛6”就代表1600元,藥房劃價的人一看就有數。

  由於黑醫托分多個小組,處方箋上也有相應暗語,如標“2”就是第2組黑醫托騙來的患者,方便事后分錢。對不同的病人也有相應暗語。“醫生助理”賈某說:“如果發現病人家‘關系硬’,就寫上‘挂角’‘蹬了’,盡量找借口不給他看病,以免惹麻煩。”

  “黑色醫療產業鏈”暴利接近10倍。幾十元的劣質藥往往以成百上千元的天價售出,以2010年5月18日的一張處方為例,藥價是2990元,成本為269元,利潤率高達1000%以上。利潤均按嚴格的比例分配。王宇表示,患者藥費的55%歸黑醫托,患者復診金的5%作為“醫生”提成,剩余利潤由黑診所的“股東”們分成。個別黑醫托能拿到更高的分成,如負責西南醫院片區的黑醫托由於掌握患者“資源”較多,要拿到利潤的70%,這些錢每天要由專人駕車送去。

  產業鏈中,成員之間互相監督牽制。如賈某名義上是醫生助理,實際職責為“夾科”,即專門監督醫生開高價藥﹔王宇親自監督復診情況,每月復診費如果低於3萬元就要責問“醫生”﹔王宇的助理李某負責監督黑醫托,如果黑醫托不積極干活,她就要責問並上報。

  不少附近群眾對黑診所有所察覺,但往往不敢直接戳穿。一名在黑診所附近賣水果的商販說,有一次自己幫受騙的患者說了幾句話,第二天就被四名男子圍住,借口買水果時被缺斤短兩,打了自己幾耳光,還威脅“不許多嘴”。

  嚴密的管理防范體系也避不開法網。經重慶渝中區檢察院審查起訴,這些不法分子均分別獲刑。

  短評

  監管怎可無所作為

  打擊豈能一罰了之

  近年來,各地屢屢查出“黑醫托”、“黑診所”,犯罪手段不斷翻新,危害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如重慶這家黑診所的“醫生”張某,一人竟能“治”皮膚病、泌尿科疾病、甲亢、乳腺癌、肝硬化、膽結石、婦科病、精神病等數十種疾病,許多患者表示不但沒治好,病情反而加重了。

  有群眾質疑,這些“黑醫托”、“黑診所”在主城核心繁華區長期行騙,許多群眾都有所察覺,稱其為“假醫院”、“騙子”,卻為何長時間未被主管部門發覺?

  重慶社科院法學研究所教授丁新正認為,黑色醫療市場滋生,主要是監管存在漏洞,打擊力度時緊時鬆。記者採訪了解到,在醫院環節,黑醫托被保安抓到后也隻罰款或教育了事,往往不移送有關部門,造成懲處乏力。一名負責組織管理黑醫托的人員說,自己便經常找保安“勾兌”領人。在日常監管環節,雖然附近許多群眾、住戶心知肚明,但主管部門經常性的查訪不夠,等到有受害群眾舉報時,不法分子往往已行騙很久了。

  重慶渝中區檢察院建議,打擊黑醫托和黑診所要雙管齊下,一是嚴打黑醫托,衛生、公安等部門應對黑醫托進行專門性研究,堵住黑色醫療產業鏈的源頭﹔二是排查黑診所,經常組織不定期查訪,落實轄區責任制,及時發現和懲處。“新華視點”記者 王曉磊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