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企業"辦社會":做"社會性企業"--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現代企業"辦社會":做"社會性企業"

2012年06月11日14:24    來源:經濟日報      手機看新聞

  志高建起了醫院,娃哈哈建起了大學生公寓,陽光集團建起了幼兒園,中興通訊辦起了學院……隨著大批企業投入到社會事業,此類“企業辦社會”現象引起人們關注——

  現代企業“辦社會”,無論從規模、構成還是運作方式來看,跟人們記憶中的“企業辦社會”已經相去甚遠。客觀上講,現代企業辦一些社會事業,已不能冠以“企業辦社會”這個老說法了。

  怎麼看

  實質是“辦企業”

  分離企業辦社會職能,曾是國有企業改革的一項重要任務。改革開放前,大量國有大中型企業自身就像是一個“小社會”,不僅擁有學校、醫院、幼兒園,甚至有的還擁有自己的政法機關。隨著我國市場經濟建設的不斷深入和國有企業改革的不斷深化,從1995年印發《關於若干城市分離企業辦社會職能分流富余人員的意見》,到2004年印發《關於中央企業分離辦社會職能試點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在國家的強力推動下,一些社會職能或移交給政府,或轉為市場化運作,國有企業得以輕裝上陣,專注於做大做強。

  如果說這是一個艱難的“卸包袱”過程,那麼現代企業為何又開始自找“包袱”背呢?聯合國契約組織中國網絡中心辦公室主任陳英認為,一方面,企業是社會的,無論所有制結構如何,企業都具有一定的社會責任,理應從事一些公益性事業,為員工提供一定的福利﹔另一方面,在市場經濟環境下,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表現形式已經有了很大變化。

  為了讓外地員工安居樂業,娃哈哈集團建造了包括大學生公寓在內的企業廉租房,還實行了住房貨幣補貼制度﹔為了培養技術力量,儲備各種人才,中興通訊學院辦得有聲有色。這些實踐表明,現代企業“辦社會”,其出發點是“辦企業”,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建設企業文化,構建和諧勞資關系。這是建立在企業健康發展基礎上的一種投入,也是企業管理的一個組成方面。

  從規模上看,現代企業不再大包大攬、一應俱全地去“辦社會”,而是有的放矢地根據自身需要和行業發展的要求,有選擇地投入或興辦一些社會事業﹔從企業性質上看,“辦社會”不再是國有大中型企業的“專利”,民營企業、跨國公司等成為主力﹔從運作方式上看,有的是企業自建作為職工福利的一種形式,有的是市場化運作,類似於“服務外包”,有的是企業直接投資建立從事社會性服務業務的企業。

  怎麼辦

  建設“社會性企業”

  企業在做好經營活動的同時,如何辦好或介入與主業不相關的社會性事業?

  目前國際上的做法是,把企業需要的社會性職能與企業社會責任結合起來,發展“社會性企業”,即指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經營目標的企業,盈利僅作為維持企業存續的手段而非目的。

  規模較大的2012國際社會性企業論壇4月底在韓國舉行。來自學術界、金融界、市民團體等領域的代表,以“共同發展的合作企業家精神”為主題,深入研討社會性企業的可持續發展方案。世界500強韓國SK集團會長崔泰源在會上表示,“企業社會責任活動的主題是社會性企業責任,正如責任這個詞,在很大程度上象征著企業的義務。但如果想要解決社會問題,隻有在社會性企業中建立起自主的生態系統,才能持續提高效率。”

  SK集團目前已直接建立或協助建立社會性企業70多家,其中包括學校、圖書館、快餐店、農場等。這些社會性企業的建立有效地幫助了弱勢群體,推動了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其成功運營模式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

  陳英認為,社會性企業是一種制度創新,它將分散的企業社會責任行為系統化、制度化、長期化。建立社會性企業可以有效改善企業所處的社會生態環境,成為社會管理創新的有效形式,對於促進社會的穩定發展具有積極意義。社會性企業將經營管理優勢與社會發展需要有機結合,實現了高於傳統企業社會責任的社會效益,是對政府與企業的有效補充。

  廣東志高空調公司創辦醫院,是對“社會性企業”的有益嘗試。志高醫院對和諧勞動關系、增強隊伍凝聚力起了很大作用。同時醫院對當地居民和附近其他工廠的職工全面開放,便利了當地居民。

  不過,社會性企業需要同時實現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獨立生存的難度很大。崔泰源表示,社會性企業要取得成功,必須在政府、企業和社會之間搭建起橋梁,得到政府在制度和政策上的扶持。僅僅依靠企業或政府任何一方來解決社會存在的問題有一定的局限性。

  專家指出,隨著企業的發展和實力的增強,“辦社會”是一種趨勢性的選擇。社會性企業將在一定程度上開拓企業“辦社會”的思路,使企業既達到“辦企業”的目的,又能把投入和風險降到可控范圍,促進企業可持續發展。(記者 陳學慧)

  海外視線

  美國企業如何看待社會責任

  在美國的醫療和教育體制中,企業扮演著重要角色。

  美國長期實行自由開放的市場經濟,醫療和教育產業化進程中的私有化程度較高,許多醫療和教育機構本身就是以企業的形式運營。如美國醫院有限公司經過長期的資本運作和管理模式創新,已擁有163家醫院、109個獨立的治療中心和19.9萬名雇員,成為世界最大的醫療集團。

  不少美國企業為了履行社會責任或者獲得稅收減免,設立基金或者通過直接捐助的方式資助醫院、學校和其他公共事業機構。一些擁有大量現金流的大型企業,或者有投資需求的機構和個人,則可能充當投資人的角色。而更多的美國企業為了永續發展,擴大贏利水平,提升核心競爭力,從人力資源開發與管理的角度出發,為了培養或者留住人才,以企業名義開辦大學或者學院,實際是內部職業培訓部門。企業興辦的培訓院校,是美國較為完善的職業培訓教育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美國的私立醫療機構林立,企業涉入醫療保健或者醫療保險領域是出於追逐利潤的“經濟屬性”,並非展現“社會責任”或者提高員工福利水平的“社會屬性”。由於美國的醫保體系效率低下,廣泛存在“看病貴、看病難”等問題,許多美國大企業為了吸引和留住人才,與提供高水准的職業培訓和工作環境一樣,把提供高水平的醫療保健保障和集體購買(團購)高額醫療保險作為一種福利待遇。但是,單純為了提高員工福利水平,美國企業一般不會萌發“跨界經營沖動”去興建或者收購醫療機構。(記者 張偉)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鼓勵有實力企業承擔更多社會責任

  要嚴格區分“企業辦社會”和“社會性企業”之間的不同點。在市場經濟的今天,“企業辦社會”的做法不宜提倡,但要鼓勵有實力的企業主動承擔更多社會責任,積極發展“社會性企業”

  近年來,不少企業改變了過去隻追求股東與企業所有者利潤最大化的做法,開始注重企業社會目標規劃,並把部分資金投入到可以幫助企業實現綜合目標等社會職能之中。對於這種創辦“社會性企業”的做法,輿論評價不一。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要嚴格區分“企業辦社會”和“社會性企業”之間的不同點。在市場經濟的今天,“企業辦社會”的做法不宜提倡,但要鼓勵有實力的企業主動承擔更多社會責任,積極發展“社會性企業”。

  李佐軍說,“企業辦社會”的做法與專業化分工協作的基本要求相背離,會給企業增加不少成本。企業一旦以主導地位進入陌生領域,因缺乏必要經驗和專業化分工協作,短期內很難實現生產效率的提高和資源配置的優化。實踐証明,這種做法的效率非常低下,還帶來資源閑置、成本陡增的問題。因此,在市場化改革中,我國已經把企業的社會職能逐漸剝離了出來,使一大批國有企業輕裝上陣。

  “社會性企業”與過去的“企業辦社會”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社會性企業”和過去“企業辦社會”的做法不同,“社會性企業”在承擔社會責任的過程中,堅持按照市場經濟規律辦事,按照企業運行的基本規律協助開展學校、食堂、醫院等社會服務組織建設。企業在參與項目建設時,更多的是以資金投入為主,以經營管理理念輸入為輔,把項目的具體運營交給更加專業的團隊和機構,這有利於把企業的資本和經營管理優勢與社會發展需要相結合,從而促進企業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共同增長。這種做法具有可持續性,也有利於社會的協調發展。

  李佐軍說,當前,我國的醫療、教育等公共事業的社會化服務資源相對短缺,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進城務工人員的子女上學難等社會問題仍然存在,這些問題很難單純依靠政府部門在短期內解決。因此,一些有實力、有眼光的企業開始重視社會責任的戰略價值,積極履行社會責任,建設“社會性企業”,以獲得持久的競爭優勢。有關部門應對“社會性企業”的發展在政策方面給予必要的傾斜和支持。(記者 林火燦)

(來源:經濟日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