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負太重小企業不敢長大 逃稅成生存下去唯一出路--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財經頻道滾動新聞

稅負太重小企業不敢長大 逃稅成生存下去唯一出路

2012年06月12日09:10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邵林的公司非常尷尬:再小一點,就是“稅務部門懶得管的小蝦米”﹔再大一點,就會進入“查收的重點范圍”,偷逃稅費會變得很困難。規范吧,成本巨大﹔不規范吧,又很難融資和進一步壯大。

  報紙上“小微企業減稅”的大標題印得醒目,但邵林(化名)卻看都沒看就翻了過去。擁有一家40多名員工、年營業收入1000多萬企業的他,本應該與這樣的新聞息息相關,但他為何如此漠不關心?“再減我也不能交那麼多。”他說。

  “你的公司逃稅?”面對這個問題,邵林幾乎不假思索地回答:“如果所有的稅費我都嚴格按照規定繳納,我的公司馬上就會倒閉。如果過去我沒有逃稅,公司根本活不到今天。”邵林說自己是個出身“革命家庭”的創業者,但現在也被“逼良為娼”了。

  逃稅和倒閉的選擇題

  上個世紀90年代,本來在一家部級單位工作的邵林放棄了舒適安逸的工作而選擇了下海創業,借助自己的語言優勢和人脈關系,做起了中韓貿易,后來也發展了一些對中國台灣地區的進出口業務。幾年時間,邵林的公司就已經做得風生水起了。

  “剛開始,中韓建交時間不長,貿易幾乎是空白,幾乎做什麼都賺錢。”邵林說。但是,中國入世之后,大量韓國企業和韓國人涌入中國,貿易公司數量幾乎是幾何級數的增長,競爭越來越激烈。“特別是最近幾年,人民幣持續升值,國內的人工成本、運輸成本、房租成本增長得非常快,企業發展壯大甚至生存下去都變得很難,因為除了利潤什麼都在漲。”邵林非常無奈。

  絕大多數小微企業都是靠壓低成本和利潤空間以獲得價格優勢,進而求得在市場競爭中的一席之地。但是,在稅負問題上,針對小微企業的優惠並不明顯,或者說即使降了還是很高。

  “大部分像我這樣的小型外貿企業,稅前利潤率也就在10%~15%左右,如果足額繳納各種稅費,基本不僅白干還要倒貼錢。”面對高稅負,“逃”似乎成為了生存下去的唯一出路。

  比稅可怕的是“費”

  比“費”可怕的是“彈性征管”

  邵林給記者羅列了一份可怕的稅費清單:除了25%的企業所得稅和17%的增值稅這兩種最主要的稅,企業還需要繳納名目繁多的各種“稅”:城建稅、房產稅、土地使用稅、車船使用稅、資源稅、土地增值稅、契稅……

  更為可怕的還有林林總總的“費”:教育費附加費、水資源費、社會保險費、地方教育費、殘疾人就業金、工會經費以及工商、環保、衛生、質監、公安等眾多部門征收的各類行政性收費,據說有六七十種之多,這還不包括各種違規的罰款和滯納金,而且這些稅費很多都是不管企業盈利與否都要繳納的。

  由於業務需要,邵林在韓國首爾和中國北京分別建立了一家公司,另外近年來和中國台灣地區的一些業務也讓他對台灣的稅制情況有一些了解,這使得他對於國內小企業的艱難處境感受得更為深刻。

  “韓國小企業的所得稅率是10%,而中型、大型企業則是20%和22%,小企業低了一半。而我國是一般企業25%,微型企業才可以20%。韓國增值稅率為10%,我國則是17%。”邵林說,“台灣地區的中小企業一般隻繳納17%的企業所得稅和5%的營業稅(相當於增值稅)。”

  更讓邵林羨慕的是,無論是韓國還是中國台灣地區其他的雜稅都很少,而且還有一大堆的減稅、退稅和抵稅規定,“費”就更少了,甚至可以說對於一般行業的小企業而言,幾乎沒有,除非一些特殊行業。

  即便如此,高稅負還並不是中國小企業們唯一的“痛”,更讓邵林無奈甚至絕望的是“彈性征管空間”,即在稅費征收過程中,稅務部門很大的自由裁量權,征收彈性很強。

  “中小企業都是成長型企業,自然不可能像大企業會計制度那麼健全、操作流程那麼規范。稅務人員手鬆手緊對於小企業來說,那差別可以非常大的。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稅務代辦公司,可見權力尋租的現象非常普遍。”邵林說。

  現在邵林的公司有員工四五十人,很多已經跟了他近10年。雖然這麼多年的積累,邵林應該是可以退休了。“我們倆都不是對物質特別有要求的人,孩子也上了不錯的大學,不用我們操心太多。有時候做得太難了,要去求爺爺告奶奶,就會想干脆不干了!但是,這些兄弟跟我這麼多年,現在也都拖家帶口了,我不能對不起他們。”

  邵林說,自己現在的很多做法,都是自己過去非常不齒的。但是,沒辦法。

  不想長大也不敢長大

  實際上,邵林在“稅負”問題上的處境和態度並非個案,來自不同口徑的調查顯示:中國至少有九成的中小企業存在偷逃稅問題,大部分並非是想“佔國家便宜”,而是不逃稅就沒法生存下去。

  今年5月,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聯合阿裡巴巴集團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在調研所涉的1400多家中西部小微企業中,90%企業存在逃稅的操作。本次調研針對中西部1400多家小微企業,涉及四川、重慶、陝西、湖南、湖北等省市。其他調查的數據,也基本在這個比例,甚至更為激進。

  “有幾個公司會給客戶開發票,又有幾個公司會向供應商要發票?!大部分小企業報稅的營業額也就在實際數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否則你根本活不下去的。”邵林說。

  5月19日,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北京科技大學博士生導師周天勇的一條微博引發軒然大波。他說:“今年全國一大批小微企業有可能被稅務部門整死。”因為受到房地產業的不景氣和投資緊縮的影響,今年各地土地財政比較緊張,這些因素會導致稅收部門向中小企業普遍增加稅費,甚至在全國已經呈現出這樣一種趨勢。

  此前,周天勇就表示過:“如果讓他辦一個企業,社保費率佔工資的50%,再加上所得稅等肯定會倒閉,90%的企業不偷稅漏稅可能會倒閉。”

  邵林非常認同周的觀點:“大企業一般繳稅比較規范,沒什麼油水可擠了。但中小企業普遍偷逃稅,稅務部門應該也是了解的。所以,一旦財政緊張、稅收任務加重,那就會手緊一些,因為小企業這塊肯定是擠得出油水的。但在通常情況下,稅務部門還是盯大中型企業盯得比較緊。”

  邵林的公司現在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再小一點,那就是“稅務部門懶得管的小蝦米”,但如果再做大一點,就會進入稅務部門查收的“重點范圍”,偷逃稅費就會變得很困難,而且風險也太高。規范的成本是巨大的,但是不規范又很難融資和進一步壯大。

  “我的一個朋友是做連鎖美容的,本來可以做成一個大公司,成為一個大品牌,甚至融資上市,成為光明正大的企業家。但是他卻將公司一分為三,做三個品牌,讓每個公司都不太大,這樣讓他感覺比較舒服,也不少賺,只是處於一個灰色地帶。”邵林說他也在考慮將韓國業務和台灣業務分為兩個公司。

  現在還不到50歲的邵林頭發已經花白了大半,“比我媽都白。”他半開玩笑說。

(責任編輯:喬雪峰)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