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與多國公司開發南海 盜採石油后再賣給中國--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越南與多國公司開發南海 盜採石油后再賣給中國

郭芳 姚冬琴

2012年07月03日07:59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越南與多國公司開發南海 盜採石油后再賣給中國
 
 

    我們的越南“兄弟”

  在中國南海,抓我漁民、侵我島礁、盜我石油

  6月25日晚,廣西北海漁民葉紹明的船從南沙北緯8°、經6個晝夜的航程跋涉,風塵仆仆地回港靠岸。

  眾所周知,北緯12°以南至北緯3°25′之間的我國斷續國界線及其自然連線范圍內的海域及島礁,均屬中國的南沙海域主權范圍。那是南海漁民的“祖宗海”。然而,如今的北緯8°卻因為越南炮艇的非法驅逐,葉紹明和他的“同事們”的生產效益並不理想。

  越南的挑舋越來越頻繁,他有些猶豫,下一航次還要不要再到那一海域去。

  這群在中國南海海疆捕魚謀生的漁民們怎麼也想不通,越南——這個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自古以來與中國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友鄰,這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的“同志加兄弟”,這個1986年效法中國革新開放的東盟重要成員國,在南海問題上,面對中國的克制與尊重,卻總是怒目相向,甚至變本加厲,進而成為攪擾南海平靜的最難對付的狠角色。

  6月21日,中國批准設立地級三沙市。三沙市管轄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同一天,越南國會通過《越南海洋法》,該法將中國的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包含在所謂越南“主權”和“管轄”范圍內。對此,中方要求越方立即停止並糾正一切錯誤做法,不做任何危害中越關系和南海和平穩定的事情。

  還是疆土之爭,秉持“主權屬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原則的中國,不得不再次被迫應對越南“旗標金星”的劍拔弩張。

  1974年、1979年、1988年,中越三次軍事沖突(一次陸戰、兩次海戰),均以中國勝利告終。

  中國漁民的“恐越症”

  在南海這片遼闊、蔚藍的祖國國土上,中國的漁民們成了國家宣示南海主權的重要力量,也因此在南海主權的爭端中承擔著直接的風險。

  驅逐·追擊·開槍·侵漁

  葉紹明們從未想過自己是非法越境捕撈,“我們從來都是在自己國家的海域內正常生產作業。”

  農業部南海區漁政局官方網站資料顯示,中國對南沙海域主權的宣示范圍是:北緯12°以南至北緯3°25′之間的我國斷續國界線及其自然連線范圍內的海域及島礁。那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也是中國南海漁民的“祖宗海”。

  “但越南人經常出來驅逐我們的漁船,有時候在北緯8°,撒一網下去,越南炮艇就會過來驅趕,緊貼著我們的船拿著槍在喊話,你不走,他們就靠過來用水槍打,有時甚至對天鳴槍。”北海的船老板王永國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他的船有時候也會在北緯8°到10°左右作業,但經常招致越南炮艇的驅逐,一兩天就出來一次,船隻如果多一點,趕得更厲害,根本無法正常作業。

  因來自越南方的驅逐所導致的危險也時有發生。

  2011年,6月9日上午,中國漁船在南沙群島萬安灘海域作業時,遭到越南武裝艦船的非法驅趕,並導致其中一艘漁船的漁網與在現場非法作業的越南油氣勘探船的電纜纏繞在一起,越方船隻不顧中國漁民的生命安全,拖曳中國漁船倒行長達一個多小時。中國漁船主動剪斷漁網后,雙方才脫離接觸。

  王永國說,在南海,這樣的驅逐乃至開槍劫持事件時有發生,他們已經是身經百戰了,並總結出一套實戰經驗:任何情況下,走為上計,即便對方開槍,不是迫不得已,不停船。

  “10海裡左右,發現他們出來喊話驅趕,我們扔了鋼絲纜趕緊走人。”葉紹明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有時候是越南的漁政船,有時候是越南邊防軍的炮艇出來驅趕。“不然,被抓到損失更大。”

  2008年,與葉紹明一起在北緯8°附近作業的兩艘中國漁船被越南方抓扣,罰了10多萬元人民幣。

  據媒體報道,今年5月18日上午,5艘中國漁船在南海北緯11°22′、東經110°45′附近海域作業,該海域在中國傳統疆域線之內約50海裡處,卻招致3艘越南炮艇追擊。漁船在與炮艇周旋了近20個小時后,獲得剛完成黃岩島護漁任務的“中國漁政310”救助,漁政船成功逼退了越方的炮艇。

  在專家和漁民看來,越方炮艇此舉的意圖是要抓扣這些中國漁船。

  與越南的態度相反,中國的漁船對越南的漁船一直以來都是善意且友好的。“越南的漁船常常會靠近我們的船,向我們要些煙、酒、油、米什麼的,給他就走開了。”葉紹明說, “看著他們這些又小又落后的船在風高浪大的海面上漂也有些可憐的。”但正是這些“又小又落后”的越南漁船時常越境過來在中國境內捕撈,又讓葉紹明感到十分氣憤。

(責任編輯:李海霞、聶叢笑)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