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財政出奇招突擊增收 甘肅永登20天收稅6000余萬--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地方財政出奇招突擊增收 甘肅永登20天收稅6000余萬

田享華

2012年07月12日08:13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年中最忙、壓力最大的人是誰?全國各地的稅務人員是熱門人選。

  6月6日,甘肅省永登縣地稅局號召全局干部職工大干20天,向完成“雙過半”(時間過半、任務過半)發起全面沖刺。到6月28日,增加稅收6448萬元,完成“雙過半”任務。該縣上半年的各項稅收收入20203萬元,短短20天,征了上半年32%的稅。

  為了完成任務,該局號召“人人想收入、人人抓收入”,局領導帶領包干科(室)負責人到5個稅費任務較重的分局蹲點促收。

  湖南省常寧市國稅局則“暫停年休假制度和取消雙休日,集中一切人力物力投入到稅收征收工作中去”。

  土地財政斷炊,經濟大幅放緩,各地財政收入告急。但上級下達的增收任務要完成,公務員同事們緩發的工資要有著落,於是,各地都把收稅、收費的國家機器開足馬力。

  甚至別的部門也連帶“受累”。今年,雲南省彌勒縣公安局13個派出所成立了交警中隊,對無牌無証和亂停亂放車輛加大處罰力度。

  《第一財經日報》經過一番梳理,發現各地目前使用的增收手段頗為豐富。至少,從完成上級任務的角度來看,一些地方稅務部門這幾個月的工資發得物超所值。

  已經用上了“老底子”

  有些富裕地方,稅收“豐年”有余,如今可以用來救急。

  浙江省紹興市綜合實力排名第一的某鎮,長久以來不用為財政收入擔心。但今年的收入形勢,卻讓該鎮領導花白的頭上又多了好些白發。他告訴本報,雖然當地中小企業有不少固定資產或現金儲備,活命當無問題,該鎮上半年實現工業總產值338.6億元,同比依然增長了9.1%,但問題是,上半年財政收入7.95億元,同比僅增長了0.15%。

  “這還是6月單月收了2億多元以后的結果。”他說,今年1~5月,該鎮財政收入僅5.8億元,相當於去年財政總收入的43%。

  至於6月增收“奇跡”是如何實現的,他表示靠的是往年留存的老底子。在企業利潤較高的年份,該鎮會根據財政增收目標,暫緩征收一部分超出的稅收,留存在一些企業的“蓄水池”裡,以備“荒年之需”。

  “我們並沒有催企業預繳或多繳。”他表示,“只是現在連‘老底’都拿出來了,如果明年經濟回暖緩慢,財政收入壓力會更大。”

  不過,這種辦法可能隻適用稅收比較充裕的地方,像廣西壯族自治區的某縣那樣經濟實力不強的地方,就難以效法了。該縣國稅局信息中心主任對本報坦言,平時能收多少稅就會收多少,基本上是“抓大不放小”,做到“顆粒歸倉”。即便如此,基本上每年還是難以完成任務。今年形勢更不好,“目標是收2.4億,但目前隻收到8000萬。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完成‘雙過半’了。”

  挖掘潛力的“技術活”

  對於沒有刻意留存“人工蓄水池”的地方而言,還有“天然蓄水池”,那就是企業往年的欠稅和一些原本可收可不收的“彈性空間”。

  比如重慶市大渡口區地稅局就很善於清理欠稅。截至4月30日,該區企業所得稅同比增收2041萬元,同比增長46.70%。據該局文件稱,在欠稅追繳工作中,通過欠稅公告、約談、採取強制措施等方式,累計追繳以前年度欠稅3744萬元。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下稱“巴州”)地稅稽查局的稽查查補收入更獲得了歷史性突破:1~5月,該局累計入庫各項查補收入5084萬元,同比增收4911萬元,增長2.8倍。

  即便如此,巴州地稅部門也沒有完成“雙過半”任務,於是在7月初便謀劃下半年掌握主動權。除了要求“向重點稅源要稅收、向重點工程要稅收、向征管工作要稅收”之外,還包括“加大清理欠稅工作力度,對欠稅企業加大在公眾媒體上曝光的力度,真正起到震懾和警示作用”。

  在清欠過程中,地產幾乎總是重點領域。大渡口地稅局還充分運用產權所、國土局等部門共享信息,有針對性地開展了房產稅、土地使用稅和契稅等專項清理工作,實現了土地使用稅同比增收1041萬元,增幅133.63%﹔房產稅增收822萬元,增幅63.33%。巴州地稅部門5月則組織入庫房產稅786萬元,增長82.79%﹔城鎮土地使用稅1364萬元,增長327.59%。

  從嚴征收,壓縮稅收彈性空間則更是一個需要洞徹灰色地帶的“技術活”。

  一是嚴查微虧企業,找出實際上盈利的企業。湖北省武漢市青山區國稅部門將715戶微虧企業列為重點審核對象,這些企業均為2011年度已申報有銷售收入但納稅調整后所得為虧損的。

  二是取消一些企業的稅收優惠資格。今年上半年,湖南省衡陽市珠暉區國稅局對現有8戶享受福利企業稅收優惠政策的企業進行了一次全面清理,對不符合優惠政策規定的,堅決取消資格。

  還有一種最具爭議性的做法,就是“預繳”。據本報了解,湖南某地就到企業查賬,讓企業把未來的所得稅“預繳”上來,而實際上一些企業近幾年都沒有盈利。根據法律,它們並不需要繳納企業所得稅。

  在本報關注到的十多家地方稅務部門中,隻有河北省泊頭市國稅局曾在文件中特別強調:“堅決制止有稅不收和人為調節收入進度的行為,堅決杜絕‘寅吃卯糧’收過頭稅,規范稅收執法行為。”

  稅務部門“力不從心”

  稅收收入只是財政收入的一部分,稅收收入乏力,還可以在非稅收入上想辦法,各地不約而同也正是這樣做的。

  雲南省彌勒縣財政局日前公布,其上半年非稅收入突破4億元,同比增收12657萬元,增長46.2%。該局分析原因:一是紅河投資公司湖泉金秋“旅游小鎮”等項目的土地出讓金及時清繳入庫,二是今年雲南省彌勒縣公安局13個派出所成立了交警中隊,分別對無牌無証和亂停亂放車輛加大處罰力度。

  彌勒縣一名財稅工作人員告訴本報,旅游小鎮的土地出讓金約2個億,不過這是非常規項目﹔罰款收入則有558萬,同比增長61%。

  審計署日前發布的對全國54個縣財政性收入的審計調查顯示,2011年,54個縣實現的財政性收入中,非稅收入佔60.45%,非稅收入佔比超過稅收收入20.90個百分點。

  非稅收入似乎已“接棒”稅收,成為地方財政收入的生力軍。不過,多名接受本報採訪的業內人士表示,非稅收入具有很強的不可持續性,尤其是土地收入這一塊。

  下級財政收入的壓力,是上級政府的心病。

  四川省德陽市今年前5個月財政收入同比僅增長2.5%。德陽市政府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本報,德陽是四川第二財稅大戶,如果稅收下降,“省裡會多少緊張一下的”。

  因此,在各地稅務部門挖掘潛力的“戰斗”中,時常能看到上級政府“督陣”的身影,壓力顯而易見。比如4月份,新疆巴州下屬的10個征收單位中,累計一般預算收入有5個正增長、5個負增長,全部單位進度未達標。為了下半年能打個“翻身仗”,巴州地稅部門謀劃“嚴格落實組織收入考核機制,緊盯各縣市局的組織收入進度”,“對考核結果將進行排名、通報。”

  這種壓力有時也讓稅務人員感到“力不從心”。在巴州地稅局網站上,一名工作人員發表稅務評論稱:近年來,稅收收入任務基數連年高速增長,出現了與經濟發展步調“力不從心”的矛盾,各地當前稅收工作都面臨著嚴峻的形勢,普遍反映當前稅收工作壓力猶如“壓在駱駝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認為,稅務部門必須改變單純以稅收計劃完成情況作為衡量、評價稅收工作質量和成效唯一依據的觀念,而應該致力於建立良好的稅收環境,以此來助推經濟的發展。

(責任編輯:李海霞、聶叢笑)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