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延型養老險是誰的福利? 險企:別把肥肉玩成雞肋--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稅延型養老險是誰的福利? 險企:別把肥肉玩成雞肋

2012年07月17日08:02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個人稅收遞延型養老保險”(下稱“稅延型養老險”)——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個陌生且拗口的詞匯。按照陳建強目前的收入情況,如果每月他個人繳費700元參加稅延型養老險,本應繳納的140元個稅便會被免去。

  “個人稅收遞延型養老保險”(下稱“稅延型養老險”)——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個陌生且拗口的詞匯。

  “如今社保資金缺口大,這一政策又是騙老百姓的錢。”年近40歲的陳建強就職於上海某廣告公司,如今他每個月扣除“五險一金”后的稅后收入為9000元。對於年內有望獲批在上海試點的“稅延型養老險”,陳建強一開始聽說的時候還有些抵觸。

  事實上,正是像陳建強這樣的中年人群,將是這一新政策直接受益者。所謂稅延型養老險,就是投保人在稅前列支保費,投保人退休后領取時,這部分保險金將計入當時的總收入進行納稅。而退休后的投保人,屆時的收入可能已較投保時大幅降低,加之個稅起征點還有調高的可能性,其要繳納的個稅也會大幅降低。

  上海市金融服務辦公室主任方星海日前向媒體透露,上海已經向財政部遞交了方案,可稅延繳費限額為每人每月1000元,其中700元可用於個人商業養老保險並享受稅延,300元可用於企業年金並享受稅延。

  按照陳建強目前的收入情況,如果每月他個人繳費700元參加稅延型養老險,本應繳納的140元個稅便會被免去。這也可以看作他自己出資560元,而借用140元進行投資。假設投資收益每年為4.5%,那麼在60歲退休的時候,每月所借用的140元已經增值為421元。在養老金領取時,隻需按照當時的所得稅率進行交稅。

  投保人:買保險實現資產增值

  也有媒體披露稱:“上海個人稅延型養老保險產品定位為:契約型,產品形式為萬能型、分紅型保險﹔稅收遞延模式採取‘稅基遞延’型,即在繳費及收益階段免稅,領取階段再根據當期稅率表繳稅,在覆蓋范圍上,無論企事業單位還是政府機關,都可以參與。”

  上海交通大學高級金融學副院長朱寧則通過《中國經濟周刊》建議,這一險種推出后,民眾可充分利用這一機會。“目前中國的中老年人,都經歷過由國家提供社會福利保險的階段,對於養老保險的認識還沒有從個人投資角度去思考的習慣。尤其在城鎮化的過程中,中國的公眾投資選擇不多,很多人將所有資產投入了房子,通過房子升值養老。中國的保民應該充分利用這一新險種的推出,學會長期投資,確保自己的資產增值。”

  曾就職於某合資險企的業內資深人士張力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這是一種“還富於民”的新舉措:通過這一險種的實施,公眾可以通過延稅方式購買養老保險,降低當前稅務負擔。對於國家和企業而言,個人養老准備得充分可以減輕財政社保壓力。

  中美聯泰大都會人壽保險有限公司(下稱“大都會人壽”)中國首席執行官貝克俊接受《中國經濟周刊》專訪時表示:對於企業來說,可以採用相應的養老計劃激勵和吸引人才,單位受益。

  對於上海方案所設定的上限,貝克俊表示:“按照國外管理經驗,完全可以逐漸根據實際情況慢慢上調稅優上限。例如在美國,401K年金計劃稅延賬戶的上限就從2004年的13000美元,慢慢隨著經濟的發展提高到2012年的17000美元,美國人也得以投入更多的收入,享受更多的稅收優惠。”

  政府:三大支柱發展不平衡

  美國友邦保險有限公司(下稱“友邦保險”)給《中國經濟周刊》提供的一組數據顯示:2011年,國內商業養老保險僅佔同期社保收入的6.1%,普及度低。在此背景下,應該通過稅收優惠政策,如個稅遞延產品的推廣鼓勵購買,提升養老規劃在普通家庭財務規劃中的優先級。

  目前我國養老保險體系已經形成三大支柱:以政府為主導的社會基本養老保險﹔企業及職工自願建立的企業年金以及個人商業養老保險。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搭建的中國社會基本養老保險,作為我國養老保障體系的第一支柱,使得國家承擔的財政壓力過大,既不利於擴大覆蓋面也不利於可持續發展﹔同時它擠佔和替代了第二、第三支柱的發展空間,造成三個支柱之間發展的不平衡。市場普遍預期,未來養老金大規模集中支取的壓力將會陡然增加,凸顯巨大的養老金缺口。”友邦保險中國區總裁蔡強對《中國經濟周刊》介紹說。

  據媒體報道,上海稅延型養老險試點從3年前就已開始了准備工作,今年6月由上海市政府遞交方案至財政部后,財政部將會同國稅總局及人社部一同對方案進行最終論証。

  朱寧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表示:“稅延型養老險在短期內會對地方財政造成壓力,上海因為經濟相對發達,地方財政可以多作出貢獻,這也是選擇上海首先作為試點的原因。而作為財政部,需要考慮的是全國整體的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的要求,在決策上應更謹慎。”

  貝克俊認為:“從國外的經驗我們也可以看到,養老體系的形成、建設從來就是不斷發展,與時俱進的一個過程。但需注意的是,中國社會養老所面臨的負擔。如果不加快改革的步伐,這種負擔會有增無減。”

  險企:別把肥肉玩成雞肋

  有証券公司分析稱,按照每人每月1000元限額,若第一年10%從業人口參保,並逐年提高5%,則到第五年增加的保費收入相對2011年上海人身險保費收入將增加76%,提升年化增速10%。中性估計,上海地區5年后此項業務能夠貢獻行業年利潤約4.1億元。

  對於究竟哪些保險公司可參與首批試點,目前尚沒有具體消息。有報道提及,國壽、平安、太保等8家中資保險公司,曾前期參與研究討論,因此極有可能成為首批參與企業。《中國經濟周刊》聯系數家中資保險公司,就此話題進行採訪,但均因“話題敏感,不方便發表言論”被婉拒。

  除上述中資保險公司外,各大外資保險公司也都開始積極准備。大都會人壽方面向《中國經濟周刊》介紹:“我們正在進行市場研究和調研,收集和整理財稅、養老等方面的政策和市場動態。依托跨國公司背景,我們也在研究其他國家的政策和實踐經驗,作為我們推出產品和服務開發的重要參考。目前,中國的保險深度和保險密度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但民眾對於保險的接受度還需要一個過程。個稅遞延的制度創新要真正讓企業和消費者重視和接受也需要一個過程。”

  雖然各大險企都在積極准備,但張力提醒說,投資者的收益取決於壽險公司在這塊新業務中拿到足夠的份額並且能夠帶來盈利,不然最多賺個吆喝。

  本世紀初,香港特區政府推出“強積金計劃”,大部分壽險公司蜂擁而上,各家目標市場份額之和是實際市場的數倍,最后不少小公司悔不當初,被迫割肉把雞肋業務出售。“這個教訓值得記取。”張力說。

(責任編輯:喬雪峰、聶叢笑)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