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價跌跌不休 榆林煤炭堆積如山煤老板風光不再--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煤價跌跌不休 榆林煤炭堆積如山煤老板風光不再

杜光利

2012年08月02日07:40    來源:時代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上半年,榆林市煤炭庫存量達到1000萬噸。榆林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對外發布的數據顯示,6月,榆林原煤平均價格每噸400元,較去年同期下降150元,價格下跌尚未探底。

  陝西榆林神府煤田。榆林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煤炭產業對於榆林乃至陝西來說意義重大。

  本報記者 杜光利 發自陝西榆林

  7月27日,陝北榆林遭受了一次罕見的暴雨襲擊,讓神木縣幾處礦區價值數十億元的“黑金”也正裸露在風險中:堆積如山的煤炭像黑色巨人一般屹立在風雨中,若暴雨持續,這些“黑金”面臨著被洪水沖走的危險﹔而隨著雨水的浸入煤堆內部氧氣的增加,煤堆自燃的風險亦隨之提高。

  對於榆林來說,有個稱呼最特別:中國科威特。全市一半以上的土地中含有煤炭資源,煤炭資源探明儲量佔全國已探明儲量的12%,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這個與鄂爾多斯一樣因煤炭而暴富的西部城市,近年來以一種蓬勃向上的生長力量,實現了經濟的跨越式發展,目前,人均GDP已突破1萬美元,城市亦一派繁榮景象。

  但目前或許不是榆林的最好日子。和全國一樣,受國內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的影響,煤炭作為工業“糧食”,市場需求整體不足,價格暴跌。統計顯示,榆林原煤價格較去年同期每噸下降約200元,上半年全市煤炭庫存量1000萬噸,導致煤炭生產企業普遍開工不足,部分企業出現虧損。這對於榆林市以煤為主的產業結構來說,其受到的沖擊力度、影響程度在一定意義上超過了上一輪金融危機。

  7月25日,榆林市召開2012年上半年經濟運行分析會,商討如何應對這次經濟波動,當地政府提前預判,主動作為並及時出台了電價補貼、貸款貼息等一系列干預政策,力求確保榆林市經濟穩增長。

  煤炭業寒潮

  守在堆積如山的煤炭旁,40多歲的曹懷林一籌莫展。兩個月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煤場一步從興盛墜入凋敝,他不禁有一種被拋棄的絕望。

  3年前,神木縣錦界鎮人曹懷林在當地開辦了一家中等規模的煤場。從礦上買來煤炭,分揀后變成粉煤、三八塊等八種類型,出售給用戶,就是曹懷林每日的營生了。好在每月收入可觀,曹懷林的日子過得很有盼頭。

  在曹懷林的煤場周圍,還分布著很多家煤場和洗煤廠,連同附近六七家煤礦,短短幾年裡,這裡形成一個因煤而生的新興城鎮。從神木縣的大柳塔、孫家岔鎮、店塔鎮,一直到位於陝西省最北端的府谷縣,到處都是這種“黑金”催生出來的繁華城鎮。

  “榆林的興盛,是從上世紀90年代后期開始的。”對於榆林的興盛過程,曹懷林記憶猶新。從2003年起,每噸50元的煤價開始迅猛上漲,最高時達到每噸800多元,一個煤礦的價值也從三四百萬飆升到四五億元。大批文化程度不高的人,一夜之間成為坐擁億萬資產的煤老板,城市的上空,搭起無數的腳手架,一棟棟高樓呼啦啦地生長出來。與此同時,一大批採用先進技術的能源轉化項目,也紛紛落地。

  如果不是煤價的逆轉下行,也許這種繁榮的景象將會繼續在榆林上演。

  直到今年5月,榆林煤炭的產運銷依然平穩如常。盡管從一個月前來榆林調研煤炭運行形勢的鄂爾多斯政府工作人員口中得知,鄂爾多斯的煤滯銷、部分煤礦停產,但榆林不少煤炭行業的從業人員還是較為樂觀:因為榆林煤炭發熱量高,以煤質取勝,就憑這一點,即使有什麼波動,榆林的煤炭也不會輕易被波及。

  6月,事情開始起變化。榆林的煤炭運銷一改此前數年供不應求的局面,供求關系出現逆轉,上門採購的客戶一夜之間消失殆盡,210國道上,間或有運煤車駛過,曾經的煤車“長龍”已成往事,冷寂的煤場裡也不再有歡聲笑語。

  榆林市工業和信息化局7月份發布的榆林市工業經濟運行監測月報顯示,上半年,榆林市煤炭庫存量達到1000萬噸。

  “現在,榆林所有的地方都是煤場,煤運不出去,運煤列車到秦皇島港后卸不下來煤,煤裝到船上走不了,火車、輪船、港口、電廠都是煤場了。”榆林市能源局一位專家向時代周報描述煤炭積壓現狀,秦皇島是榆林煤炭的主要中轉港,目前因存煤壓港,已被要求暫停煤炭進港。

  截至7月19日,秦皇島港煤炭堆場庫存仍為約850萬噸,堆場部分煤炭已出現自燃現象。此前,該港口堆場庫存最高點時曾有946萬噸,而其最大堆存量上限為1042.5萬噸。

  煤老板風光不再。在榆林這個因煤而興的地級市,一切似乎都在貶值。曾有“黑金”之譽的煤炭資源,成為一堆堆讓人犯愁的滯銷商品﹔而昔日興旺紅火的煤礦,如今門庭冷落﹔去年價值30多萬元的運煤車,如今隻能賣16萬元﹔長途運費,也降至每噸80至90元。當地人戲言:“啥都不值錢了,連人也貶值了。”

  中小煤礦的日子尤其難過,大煤礦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據榆林市有關分析人員現場調查,即便是神華集團在榆林的分支機構—神華神東煤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發運量已由去年同期24列/日降至4列/日。時代周報記者走訪得知,陝西煤業化工集團在榆林的煤炭鐵路發運量,也由年初的5列/日降至2.5列/日。

  “煤價一路下跌,幾乎每隔五六天就掉一次價,每次都掉20至30元。”曹懷林說。他的煤場積壓了4000多噸的煤炭,按市價,他已經賠了200多萬元。但他的處境還不是最糟糕的,“有的大洗煤廠存煤有6萬噸,他們賠得更慘。”

  榆林市能源局運銷計劃科一負責人分析,榆林主要以電煤為主,煤質好,有競爭優勢,長期以來的賣方市場使得榆林煤老板對市場形勢變化的反應顯得有些遲緩。

  榆林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對外發布的數據顯示,6月,榆林原煤平均價格每噸400元,較去年同期下降150元,價格下跌尚未探底。

  7月底,榆林市有關專家實地調研后稱,榆林原煤價格較去年同期每噸下降200元,有的地方降了300元。目前,在神木、府谷縣,5500大卡的粉煤每噸價格降至280元,塊煤每噸不到400元,煤價仍持續走低。

煤炭庫存新聞:
煤價新聞:
(責任編輯:值班編輯、李海霞)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