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奧運軍團贊助商盤點 鄂爾多斯政府花300萬--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中國奧運軍團贊助商盤點 鄂爾多斯政府花300萬

2012年08月07日08:14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穿著“恆源祥”在開幕式上亮相,然后穿著“安踏”進入賽場,然后脫掉“安踏”、露出“李寧”或者“阿迪達斯”或者“耐克”進行比賽,然后再穿著“安踏”上台領獎。中國國家籃球隊、舉重隊、摔跤隊、田徑隊、網球隊、射箭隊和沙灘排球隊等7支中國軍團,將穿著耐克公司贊助的運動裝備出場比賽。

 

   香港:300萬元港幣(約240萬人民幣

   中國奧運贊助隊

穿著“恆源祥”在開幕式上亮相,然后穿著“安踏”進入賽場,然后脫掉“安踏”、露出“李寧”或者“阿迪達斯”或者“耐克”進行比賽,然后再穿著“安踏”上台領獎。

倫敦奧運會上,中國運動員在競賽,贊助商也在“奪金”。這只是比賽時有機會“露臉”的,更多的贊助商在鏡頭外,競爭的激烈程度毫不遜色。

4年一屆的夏季奧運會已經變成了一場愈演愈烈的商業爭奪戰。賽場內外、運動員身上,每一寸空間都被精明的贊助商挖掘到了極致。奧運金牌大戶中國隊,自然是商家眼中的“金牌合作對象”。

贊助商喜歡什麼隊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張璐晶 實習生 周敬啟︱北京報道

想為中國奧運軍團出錢、出力,主要途徑有三:一是成為中國奧委會的合作伙伴。二是贊助不同項目的代表隊。三是挖掘個別隊員,與其簽訂合作協議。

“貧富不均”的國家隊

本屆奧運會,精明的中國企業並沒有對昂貴的國際奧委會贊助商給予太多的熱情。

中國內地企業中,隻有一家上榜——北京水晶石數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水晶石”),且贊助等級位於第四層次,即2012倫敦奧運會的供應商和服務商。不過即便做國際奧委會贊助商裡的“小弟”,花費仍然巨大。有外國媒體預測,水晶石的贊助費用高達1470萬美元(約合8820萬元人民幣)。

更多的企業選擇了贊助中國奧運軍團。據《中國經濟周刊》不完全統計,中國奧運代表團31類項目,共獲得了國內外62家贊助商的支持。

據中國奧委會官網顯示,中國奧委會的合作伙伴有8家,分別為恆源祥、安踏、伊利、新浪、寶馬、希爾頓榮譽客會、茅台酒及中糧集團﹔贊助商為安利紐崔萊﹔供應商3家,分別為浪莎、策樂和中國外運。

加上贊助代表隊或隊員的企業,本屆奧運會,贊助中國軍團的國內外企業達61家,其中,有29家,一家准上市公司。此外還有一名獨特的贊助商——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政府。

對照之下可以發現,贊助商的偏愛十分明顯。比如最熱門的中國男子籃球隊,有19家贊助商,數量最多﹔最少的隻有4家贊助商,如射箭、蹦床、藝術體操、摔跤、舉重、現代五項、鐵人三項、賽艇、女子水球、花樣游泳等代表隊。

62個贊助商中,贊助代表隊數量最多的為安踏、恆源祥、策樂,均贊助了全部31個代表隊。

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體育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主任鮑明曉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近些年,中國籃球的CBA職業聯賽運作得當,商業價值越來越高,掙的錢50%都用到了國家隊的備戰中,同時贊助商的數目和經費也越來越多。

最不缺的是衣服

中國的體育健兒們最不缺的就是衣服。

參加開幕式的禮儀服,由恆源祥贊助。恆源祥集團品牌中心經理郭建晨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奧運期間將在全國多個地區進行奧運禮服的巡展,以謀求讓這套被網友們稱為“番茄炒蛋”的禮服更深入人心。

比賽領獎服“冠軍龍服”則由安踏贊助。另外,安踏還提供了中國代表團除正式禮儀服和競賽服以外的所有服裝,包括運動外套、運動短T恤、運動褲、運動鞋等。

曾經的中國奧委會合作伙伴李寧公司也不甘示弱,為國家體操、射擊、跳水、乒乓球和羽毛球5支奧運代表隊提供比賽服裝——“赤鱗”系列。近日,李寧公司創始人兼執行主席李寧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專訪時表示,“未來兩三年,我們要大幅度地增加籃球品類在李寧品牌中的銷售份額和比重。除了籃球之外,還有羽毛球、跑步,這三個運動項目將會成為我們主要的品類。”

運動品牌中的后起之秀361°則為曲棍球、現代五項、自行車、壘球、手球、鐵人三項等6支國家隊提供比賽服裝。此外,361°還與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簽署了贊助協議。不光是運動員,央視體育頻道的奧運報道記者團也獲得了361°提供的裝備。

隨著孫楊在400米自由泳比賽力克韓國名將朴泰桓取得金牌,由孫楊擔當主角的361°廣告適時在各頻道播出。

除了本土贊助商外,國際知名運動品牌依然活躍。阿迪達斯贊助了中國男女足球隊、中國男女排球隊、中國男女跆拳道隊、中國男女擊劍隊、中國拳擊隊(包括男子、女子和青年隊)、中國男女柔道隊等13支運動隊。

另外中國國家籃球隊、舉重隊、摔跤隊、田徑隊、網球隊、射箭隊和沙灘排球隊等7支中國軍團,將穿著耐克公司贊助的運動裝備出場比賽。此外,耐克還與劉翔、李娜等明星運動員簽署了贊助協議,專門為他們設計競賽裝備。隨著李娜在第一輪比賽的早早出局,對其寄予厚望的贊助商恐怕很難高興起來。

不過,他們還不是最郁悶的。每屆奧運會,都有一些未獲得奧運最終參賽資格的隊伍,比如本屆奧運會的中國男女足、男排、男網、男子曲棍球,他們的贊助商便無緣在奧運會上露臉。

國內吃肉,中糧負責

除了穿衣不愁,中國奧運軍團的吃喝更是“有備無患”。中國奧運代表團的食品供應由中糧集團贊助,涉及中糧旗下13個食品類別、36個食品品牌的近1000種產品。

據中糧集團官網顯示,4月13日,國家體育總局向負責提供肉食的中糧家佳康下達第一批共計400余萬元的訂單,包括豬肉、雞肉、牛肉等產品。4月25日,國家體育總局秦皇島基地緊急追加第二批訂單,含豬肉、雞肉、牛肉等產品,共計30余萬元。5月29日,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再次緊急追加訂單,共計130余萬元。

中糧集團公共關系部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該集團隻負責按國家體育總局下的訂單定時、定量發貨,中國體育代表團是否將食品帶往倫敦、攜帶多少則不得而知。根據英國海關的相關規定,生鮮肉類不能入境。

除此之外,《中國經濟周刊》還在各代表隊的贊助商中發現了諸如紅牛、健力寶、蒙牛、伊利等快速產品。

比賽開始前,中國奧運軍團在英國多地進行備戰。中國體操男女隊選擇在愛爾蘭利斯薩爾托體操中心進行備戰。中國體操隊沒有自帶廚師,而是到駐地附近的中餐館吃飯。為了讓中國體操隊的隊員吃好,北愛爾蘭體操協會每天給中國體操隊每人補貼25英鎊餐費。備受矚目的“翔之隊”單獨行動,劉翔、孫海平沒有跟隨大部隊,而是進駐倫敦市西南部特威克納姆草莓山上的聖瑪麗學院訓練。

奧運會正式開始后,中國奧運軍團移師倫敦奧運村,吃住都由奧運村負責提供。倫敦奧組委為了一改英國食物貧乏的印象,在美食上下足了工夫,提供了全世界各種美食。

市政府也是“贊助商”

奧運中國軍團中,最獨特的“贊助商”是內蒙古鄂爾多斯市人民政府。

2010年1月8日,中國曲棍球協會與鄂爾多斯市政府簽約,正式開展合作,鄂爾多斯市政府將在倫敦奧運會周期內為中國女曲提供后備支持。除每年提供300萬元資助女曲備戰奧運會之外,鄂爾多斯市還在當地修建了兩塊符合國際曲棍球比賽標准的場地,提供給國家女曲進行訓練或比賽。

時任鄂爾多斯市常務副市長王鳳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希望借助中國女曲這個品牌打造鄂爾多斯的城市名片,推動地方體育事業更快更好地發展。”

內蒙古在曲棍球項目上有著悠久的歷史傳統,國家隊的很多優秀選手都來自內蒙古。內蒙古體育局局長石梅表示:“鄂爾多斯市政府贊助中國曲棍球是一個合適的選擇。北京奧運會上拿到了銀牌的中國女曲是一隻‘績優股’,潛力巨大,鄂爾多斯市政府也是站在戰略發展的高度,決定為中國女曲提供后備支持和保障。”

國家體育總局手曲棒壘運動管理中心主任、中國曲棍球協會主席雷軍認為,這是一種嶄新的模式,對於將來曲棍球市場的培育和整合、有形資產和無形資產之間的貫通都有很好的示范作用,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也創造了各種模式合作的機制和空間,中國曲棍球未來的市場一定會越來越好。

贊助商的投入只是一部分

為了備戰奧運要投入多少,恐怕沒人能說得清楚。出手大方的贊助商,因為保密協議和種種考慮,也都為具體的投入資金“三緘其口”。

鮑明曉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這筆賬確實很難算。首先,備戰奧運會並不是一年的經費投入﹔其次,從財政經費上來說,大體分為三個部分,即國家體育總局的、地方投入的以及各項目中心補的錢﹔另外還有一部分贊助商的經費。“這個錢還真是算不清,即使是圈內人。”鮑明曉說。

據鮑明曉介紹,每個省份都希望能有自己的奧運冠軍,在投入上也是毫不手軟。並不是經濟不發達的省份的選手就一定補貼得少,相反,因為參賽選手少,它們反而能提供更好的支持和補助。

在國家體育總局2012年部門預算中,文化體育與傳媒類2012年預算14.86億元,比2011年執行數13.47億元增加10.37%,主要原因即為“參加2012年倫敦奧運會相關支出增加”。

這將近15億元的花費,是否可以看成是中國代表團備戰奧運的部分花費?備戰奧運的總花費和預算約為多少?《中國經濟周刊》向國家體育總局發去了採訪函,但截至發稿時並未得到回復。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這15億元絕對不算大數,甚至隻算得上是九牛一毛。

關鍵之道體育咨詢公司創始人張慶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要想測算中國軍團的奧運花銷“確實很難”,除了成本難估算外,不同的隊伍有的在北京備戰、有的在外地備戰,還有陪練等多項費用,迄今為止還沒有相關機構統計、歸納過這方面的數據。

張慶表示,關注這樣的數字,不如關注運動員身上的價值。

2004年,在雅典奧運會上劉翔首次奪冠。當時,據鮑明曉估算,劉翔一年的投入,大概包括訓練費用、競賽費用、支持和保障費用,以及他的基本工資和生活津貼,另外還有一部分出國競賽的費用,加在一起,2003年在劉翔身上的花費投入在300萬元以上。

不過鮑明曉也指出,這些錢都是賬面上登記在冊的明確費用,但在現實的訓練中,一名金牌運動員背后,很多投入是無法用數字來具體計算的。

8年過去,當《中國經濟周刊》再次提出以劉翔為例,估算備戰奧運的運動員投入時,鮑明曉卻不願意再做這樣的估算:像劉翔這樣的運動員已經超過了一般運動員的意義,測算的意義不大。

早前報道:

·奧運冠軍獎金大揭秘:英國0獎金 美國2.5萬美元

·法國奧運獎牌獲得者獎金未增且要交稅

·誰是倫敦奧運“吸金王”:奧運冠軍不等於賺錢冠軍

·奧運盤點:退役女明星和她們的“富豪另一半”

·倫敦奧運冠軍“賞金”知多少?馬來西亞賞12.5公斤金磚

相關報道:

·英國如何辦史上最節儉奧運:裝點工程僅挂彩球

·“奧運”魔咒恐再襲A股

·倫敦奧運倒計時:這裡很精彩

·81%國人關注奧運 廠商借力營銷

評論:

·奧運新精神:更快,更胖?

·奧運金牌價值幾何:背藏百萬美元商業贊助

·奧運難讓英國經濟轉運?

(責任編輯:喬雪峰、聶叢笑)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