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斥酒中有毒檢測方為其喊冤 張裕葡萄酒藏農藥秘密--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媒體斥酒中有毒檢測方為其喊冤 張裕葡萄酒藏農藥秘密

2012年08月13日07:52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剛過完120周年生日,喜慶氣氛還未消散,一份《張裕“農殘”》的報道預告將國內葡萄酒龍頭企業“張裕”推入危局。8月10日,張裕A股幾近跌停。截至收盤下跌9.83%,股價創兩年來新低。同日,“公司銷售系統發生紊亂”。

  8月10日、11日,張裕緊急公關,堅稱酒沒有問題,懷疑這場風波有幕后黑手,質疑報道存在諸多可疑之處。相關檢測機構負責人也為其站台,稱“並不能確定有樣本來自張裕”。而報道此事的《証券市場周刊》相關人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坦言,“該期紙質版刊物印刷完成后,被阻擋在印刷廠內”,“對於此事,最遲后天會有官方回應。目前,稿子已經不在我們的控制范圍內。”

  未面世的報道——

  致張裕A報55.23元,跌9.83%﹔張裕B跌停,報42.93元,基金一日浮虧1.6億元

  8月9日晚間,國內証券雜志《証券市場周刊》在其官方微博發布次日出刊的封面文章《張裕“農殘”》的預告,主要內容為該刊記者將三家國內葡萄酒上市公司的十款葡萄酒送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檢測,均檢出多菌靈或甲霜靈農藥殘留,張裕葡萄酒殘留值超過另兩家。並指出多菌靈有致癌風險,為美國禁用的農藥。

  然而,8月10日,上述報道並未如期“出世”。當天上午,《証券市場周刊》官方微博稱,8月11日第29期《証券市場周刊》因故推遲出版,目前正在積極協調有關方面,爭取早日發行。即便如此,該預告在資本市場引發強烈震蕩,截至收盤,張裕A報55.23元,跌9.83%﹔張裕B跌停,報42.93元。

  “張裕公司的銷售系統8月10號已經開始發生紊亂。”張裕公司總經理周洪江表示,部分商場已將張裕葡萄酒下架,更有部分地區的質檢部門向張裕公司索要質檢報告。

  值得注意的是,8月7日,張裕A交出的中報令投資者大跌眼鏡:2012上半年,張裕A實現營業收入30.13億元,同比下降2.51%。據同花順數據顯示,這也是張裕A自2002年中期營收同比下滑1.95%后,10年來中期營收首度下滑,且這也是張裕A自2000年10月上市以來,交出的一份最差中報。

  一些行業分析師甚至用“最壞的時刻”來形容張裕的現狀。因此,此次“致癌門”對於目前的張裕來說,負面作用不容小覷。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博時、匯添富、中銀、融通因大規模持有張裕A而集體“中毒”,一日浮虧達1.6億元。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共有23隻基金持有張裕A共計2843萬股,總持倉佔流通盤比例6.27%。其中博時第三產業持有559萬股,因張裕A暴跌9.83%,一日虧損2800萬元﹔匯添富成長焦點持有440萬股,一日虧損2400萬元﹔中銀持續增長持有366萬股,一日虧損2000萬元﹔大成2020生命周期持有338萬股,一日浮虧1800萬元。

  未公開的檢測——

  記者送檢的10款葡萄酒,確實檢測出較高的農藥殘留,但並不能確定有樣本來自張裕

  事后,張裕立刻啟動危機公關。8月10日下午3點,董秘曲為民召開針對投資者的電話會議堅稱,張裕葡萄酒原材料使用的每一批葡萄都是檢測過的,“如果不符合我們的標准,當場銷毀。”

  對於葡萄酒農殘超標,曲為民稱要做到徹底無農藥殘留太難,“我們的產品農藥殘留額量在國家標准范圍內。”曲為民還表示,基於美國環保局對多菌靈標准的披露結果看,美國多種葡萄酒都含有微量多菌靈,並且微量的多菌靈不會致癌,目前,中國對此的含量標准不會高於歐盟標准。

  8月11日,張裕又在北京召開了媒體發布會。當天,中國酒業協會和中國食品協會也到場助陣張裕。中國食品協會葡萄酒專家委員會主任楊強表示,中國葡萄酒行業歷來十分重視質量安全問題,多年來,骨干企業無論是自檢還是送檢均未發現過農藥殘留超標問題,農藥殘留限量遠遠低於歐美標准,廣大消費者可以放心飲用。

  作為在送檢報告上簽字的人,中國食品發酵研究院副院長宋全厚在會上通報了此次媒體送檢葡萄酒農藥殘留過程及檢測情況。他說,記者送檢的10款葡萄酒,確實檢測出較高的農藥殘留,但並不能確定有樣本來自張裕,而且以往對張裕葡萄酒的檢測,沒有出現不合格的案例。

  據介紹,此次媒體送檢樣品中,多菌靈送檢樣品最低含量為0.00157mg/kg,最高含量為0.01942mg/kg,而歐盟限量標准為0.5mg/kg﹔送檢樣品甲霜靈最低含量為0.00211mg/kg,最高含量為0.01414mg/kg,而歐盟限量和國內標准均為1mg/kg。

  “在我們的跟蹤監測過程中,確實是微量檢出這兩種農藥,都是在微克級,每千克十幾個微克,這麼個水平。那跟毫克級的限量先差了幾百倍上千倍,最少也是幾十倍。”宋全厚表示,之所以媒體報了以后消費者引起誤會,就是對量的概念沒一個把握。

  周洪江在發布會現場介紹稱,張裕葡萄酒中的兩種殺菌劑,均極其微量,遠低於歐盟葡萄酒及國家食品的標准,不會對人體健康構成任何影響。按檢測結果的殺菌劑含量0.01942mg/kg計算,相當於一個人一生每日喝123瓶葡萄酒,也不會對健康造成危害。

  周洪江表示,相關機構及個人發布的消息對公司及廣大投資者造成了嚴重損害,張裕公司將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未完善的產業鏈——

  由於我國種植業多為散戶經營,如果企業沒有嚴格把控好原料關,很有可能收進農藥殘留超標的葡萄、高粱、大麥等原料

  對於張裕所指的“陰謀論”,《國際金融報》記者8月12日從多位《証券市場周刊》內部人士處了解到,該期紙質版刊物印刷完成后,被“阻擋”在印刷廠內,與張裕的危機公關有關。

  “對於此事,我們最遲后天會有官方回應。目前,稿子已經不在我們的控制范圍內。”其中一位內部人士表示,很歡迎跟他們在法庭上見,到時一切真相都可以公之於眾。

  而另外一位內部人士則告訴記者,這篇稿子從好幾個月之前就開始做了,並沒有張裕那邊所指的“陰謀”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張裕公司對此次“農藥門”全盤否認,但有業內人士表示,無論是葡萄酒,還是黃酒、白酒和啤酒,由於我國種植業多為散戶經營,如果企業沒有嚴格把控好原料關,很有可能收進農藥殘留超標的葡萄、高粱、大麥等原料。

  “盡管我國食品工業規模已經相當大,但農業上的規模化經營依舊薄弱。”上海市釀酒專業協會秘書長吳建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國內的大型葡萄酒企業一般有自己的種植基地,可以管控種植風險,但由於擴張速度過快,原料葡萄種植一旦跟不上,就會向散戶採購,如果進貨時沒有一一檢測,就可能混進“農殘葡萄”。

  此前,英國葡萄酒與烈酒教育信托基金會高級品酒師施曄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專訪時也表示,中國的葡萄酒市場存在很多問題。她告訴記者,國外酒庄是今年種了多少葡萄就釀制多少酒,而且對於數量有嚴格的控制,但是國內企業為了市場擴張,經常超量生產。其中一些中小酒企根本沒有實力建造自己的葡萄園,不是從農戶手中收購葡萄就是從國外進口紅酒灌裝,其安全隱患更多。

(責任編輯:財經實習、劉陽)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