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福林:加快推進以消費為主導的轉型與改革--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財經頻道滾動新聞

遲福林:加快推進以消費為主導的轉型與改革

2012年08月15日10:36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今年二季度我國經濟增長率下降到7.6%,創2009年二季度以來新低。而更多數據顯示,當前我國經濟轉型正處在歷史拐點。如何解決好短期與中長期矛盾,關鍵要把擴大消費需求作為擴大內需的戰略重點,著力推進走向以消費主導的轉型與改革。

  穩增長:重在經濟轉型還是政策刺激?

  穩增長不是保增長。穩增長重在統籌當前與長遠,尋求可持續發展之路。問題在於,面對經濟增速下降,經濟政策的重心是以短期的經濟刺激為主,還是以中長期的經濟轉型為主﹔是短期的穩增長還是中長期的穩增長?應當說,未來幾年我國的經濟增長正處在全面性的歷史拐點。這就需要以轉型與改革推動國內發展方式轉變,釋放中長期經濟增長空間。

  1.經濟下行的本質: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

  對當前經濟下行主要有兩種看法:一種看法認為,經濟下行是結構性矛盾和周期性波動的疊加的結果﹔一種看法認為,經濟下行是經濟增長由高速向中速轉換階段不可避免的現象。在我看來,當前我國的經濟下行有國際國內經濟周期性的因素,但其本質是結構性下滑,是結構性矛盾長期積累的反映,是投資出口主導型的增長方式確實面臨著不可持續的突出矛盾和問題。

  第一,投資消費嚴重失衡。例如:目前市場鋼鐵的需求量隻有6億噸左右,但現在我國的生產能力將近9億噸,今年第一季度鋼鐵全行業虧損,但一些新的鋼鐵項目仍在上馬。第二,投資的邊際產出效應明顯下降。比如固定資產投資,每一元的投資產出效應,1997年為3.17元,到2010年下降到1.44元。第三,結構調整進程緩慢。盡管我們一再講調整結構,但2000年我國的服務業比重為40%,到2012年服務業僅增加了3個百分點,為43%。服務業43%的比例,與城市化率一年大約提高1個百分點左右的進程不相適應。

  2. 政策刺激的效應:難以達到目標。

  長期的結構性問題很難通過短期的政策刺激效應得到有效解決。對於當前的經濟下行,許多人寄希望於第二輪4萬億投資和寬鬆的貨幣政策保增長。但從財政政策看,原來4萬億投資所產生的刺激效應隻維持了兩三年,而且造成投資過剩的負面效應逐漸凸顯。從貨幣政策看,目前應當說變化的頻率比較快,但同以往貨幣政策對經濟增長相比,其作用並不明顯,可操作的空間也不大。就是說,經濟增長處在“轉變”的背景下,難以通過短期宏觀政策調整實現中長期持續增長的目標。為此,需要把適度的政策刺激與有利的經濟轉型相結合,並且把重心放在經濟轉型和結構調整上。當前,繼續堅持政策刺激為主不僅無助於解決中長期結構性的矛盾,搞不好,還會使矛盾進一步積累和加劇。

  3. 經濟轉型的臨界點:歷史拐點、關鍵時刻。

  當前的經濟下行意味著我國無論是增長還是轉型,都到了關鍵的臨界點。

  第一,高增長、低通脹開始成為歷史。由於結構性的問題,比如要素成本的上升,低成本擴張的模式已經走到盡頭。增長的目標未來能在8%左右已經是比較理想的。即使達到7-8%,不加快轉型,也是難以得到保障的。

  第二,我國經濟運行正處於投資出口主導向消費主導轉變的歷史拐點。我國從生存型階段進入發展型階段,需求結構發生了深刻變化,與人的自身發展相關的教育、醫療、旅游等成為多數家庭消費支出的主要部分,發展型消費比重在逐步提高。在這個特定階段,消費將逐步取代投資成為經濟持續增長的內生動力。

  第三,市場環境的深刻變化留給經濟轉型的時間、空間十分有限。從國際環境看,歐美市場的萎縮是一個中長期的趨勢,出口導向型的經濟增長模式難以為繼﹔從國內市場看,投資拉動動力減弱的同時,消費一時難以取代投資成為新的增長動力。在這種情況下,加快經濟轉型至關重要。“十二五”期間如果不能初步實現從投資出口主導向消費主導的轉變,“十三五”不能實現基本轉變,不但經濟下行的風險無法得到有效的克服,由經濟下行所引發的社會矛盾和問題都會急劇放大,處理不好,可能會出現某些災難性的后果。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