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船王生死迫近:遭3家銀行緊急圍圍追堵截--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溫州船王生死迫近:遭3家銀行緊急圍圍追堵截

冀欣

2012年08月20日07:40    來源:理財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造船公司生死迫近:東方造船遭3家銀行緊急圍堵,集體訴訟糾紛纏身,上市不足1年被迫摘牌 東方造船旗下有浙江樂清和安徽樅陽兩個造船基地,目前,安徽基地由陳通考的兒子陳國俊全權負責,溫州基地由其女陳秀丹負責。

  造船公司生死迫近:東方造船遭3家銀行緊急圍堵,集體訴訟糾紛纏身,上市不足1年被迫摘牌

  理財周報記者了解到,東方造船已於近日被迫在倫敦証券交易所摘牌退市

  理財周報記者 冀欣/北京報道

  成立東方造船的第26年,陳通考身上發生的故事,使其遭遇了第二次重大危機,這一次,又是有關生死存亡,而形勢卻遠比那一年復雜許多。

  陷入“跑路”風波之后,東方造船的資金鏈困局露出冰山一角,盡管有關方面積極介入協調融資問題,但顯然並未取得實質性進展,因無力按時償還貸款,東方造船開始不斷陷入與各大銀行的融資糾紛當中。

  而與此同時,陳通考的另一條融資道路也遭遇“封殺”,理財周報記者了解到,東方造船已於近日被迫在倫敦証券交易所摘牌退市。

  史無前例的風浪讓這家溫州樂清當地的明星企業風雨飄搖。

  事實上,東方造船目前的煎熬,正是國內大多數造船企業所經歷的現狀,這個陷入嚴冬的行業被預言破產大潮將至、授信介入較深的銀行人人自危,一方面通過各種方式追索權,一方面逐步收緊貸款力求全身而退。

  這是一場博弈,剛開局。

  更多債權銀行浮出水面

  多位業內人士介紹,東方造船總債務規模約在11億-12億元,其中銀行欠款約9億元,其余為供應商欠款等。

  根據此前媒體報道,東方造船債務涉及的金融機構有六家,具體結構為:中國銀行保函1.6億元,貸款8000萬元﹔民生銀行5000萬元﹔徽商銀行2億多元﹔樅陽建行5000萬元﹔福建某基金3000多萬元。

  而理財周報記者了解到,與東方造船有貸款業務往來的銀行或遠遠不止以上幾家。

  記者查詢浙江法院網公開信息所得,在最近的一個月中,浦發、建行的樂清支行先后將東方造船告上法庭,案由均為借款糾紛,目前具體涉案金額不詳。

  而在此之前的五月份,東方造船也因為一連串債務官司泥足深陷,彼時除了農業銀行,廣發銀行與東方造船的債務糾紛也因訴訟開庭浮出水面。

  另據了解,東方造船在瑞士信貸銀行或仍有4200萬美元債務償還困難。

  東方造船資金鏈出現問題后,一連串的債務違約開始頻頻出現,銀行也不得不拿出了最后一步的處置方案。

  消息人士透露,東方造船的已造好和未完工的船隻中很多已被法院查封,其中4艘被瑞士信貸銀行控制,而另外有3艘被包括農行和中行在內的幾家銀行控制。

  理財周報記者就此事多次致電東方造船,董事長陳通考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截至記者發稿前,尚未求証以上說法是否屬實。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連帶擔保責任,飛躍聯合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溫州天洲銅業有限公司、浙江潤源電子有限公司、浙江深港船務有限公司也與東方造船一起出現在了被告一欄。

  當地業內人士告訴理財周報記者,為東方造船提供擔保的企業中,飛躍集團擔保約1.6億,此時東方造船貸款違約頻現,飛躍集團也因此陷入危機。

  信貸資金被迫分批撤離

  對於東方造船而言,銀行所扮演的角色,現在看來是很難描述的。曾經為他們提供救命錢的銀行,現在卻也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樂清市政府金融辦庄志斌在2011年9月就曾經向當地政府提出東方造船遇到銀行抽貸,資金周轉困難,近11億銀行貸款可能無法償還。當地政府甚至下了行政命令,要求在7月1日以后收貸的資金,全部要無條件續貸給企業。

  樂清市政府副市長李銀巧甚至公開表示,政府已經成立了幫扶小組,並從財政拿出2億元作為轉貸基金,替類似東方造船集團這樣的困難企業解決燃眉之急。

  但是這樣的倡議並沒有得到銀行方面的充分支持,多家銀行開始“截流”,此后便傳出了陳通考“跑路”的消息,坊間傳聞,原因是東方造船被抽貸1.15億元,導致資金鏈周轉難以為繼,東方造船的樂清基地已經在年初停止了生產。

  “抽貸是從去年年中就陸續開始了,也並不是一家銀行抽了1個億,而是每家抽一點,分批次跟風似的,大家都怕做最后一個留下的人,這才讓東方造船一下子騰挪不過來。”

  事實上,在此前的2008年,金融危機訂單大幅萎縮,業務重心轉至歐洲市場后又身陷歐債危機泥淖的東方造船,在當年又發生了7艘石化船遭到了船東棄船的事件,涉及近8億元投資

  這讓這家老牌造船企業陷入了嚴重的資金周轉困難。但那一年銀行對於東方造船的態度跟如今完全不同,當時上述近10家銀行仍多數將這家企業作為重點的授信對象。

  其中徽商銀行與東方造船的信貸合作由來已久,早在2009年,東方造船出現流動資金困難的時候,該行樅陽支行便已介入,當時,支行領導親自帶領相關部室負責人深入東方造船調研,最后為其量身設計了保函業務、銀票業務、項目融資及中長期流動資金等金融產品,首批發放貸款2000萬元,2009年底又追加申請授信2.5億元。為了感謝徽商銀行的授信,東方造船還專門送上了"情系企業,鼎力支持"的錦旗,挂在支行牆上。

  溫州船王遭遇實業危機

  當然,銀行之所以集體逃離東方造船,還是主要基於其實業部分出現的問題以及對於行業風險的評估,而銀行的催貸也讓東方造船的業務開展處境更加被動。

  其實,若沒有遭遇此番嚴重的行業系統性危機,東方造船尚屬一家資質不錯的造船業巨頭。

  這家成立於1986年的老牌公司,主要從事造船和運輸業務,總資產20多億,主要生產60000載重噸以下的集裝箱船、化學品船、多用途船、散貨船等各類船舶。有1萬-3萬噸級造船台13座,總造船能力20萬噸以上,產品多銷往歐洲和美國。

  2010年,在全球航運及其制造行業均不景氣的背景下,營收1.27億美元,稅前利潤150萬美元。截至2011年6月底,該公司的訂單總額為8900萬美元,訂單交付日期排至2014年1月。

  東方造船旗下有浙江樂清和安徽樅陽兩個造船基地,目前,安徽基地由陳通考的兒子陳國俊全權負責,溫州基地由其女陳秀丹負責。

  據樂清當地業內人士透露,與溫州非常多的企業不同,東方造船在全盛期也未涉足地產、民間借貸等,一直專心實業,此番出現風險主要還是行業不景氣,訂單急速下降所致。

  據招股書披露,東方造船2008年至2010年間的營業收入從3010.4萬美元增至1.27億美元,但淨利潤卻從217.9萬美元逐漸下降至130.3萬美元。而2011年上半年虧損則達到170萬美元。

  而由於為生產提供資金的銀行信貸資金無法落實,兩個總額約5260萬美元金額的造船合同及約1450萬美元的8艘小型散貨船建造合同已經取消。

  訂單大幅縮水,使得東方造船經營每況愈下,而與此同時,公司高層也發生動蕩,首席運營官孫曉明以及財務總監先后提出辭職。

  上市不足一年被迫摘牌

  銀行停貸、密集訴訟、業務開展陷入僵局外,似乎還有更糟糕的情況。

  除了從銀行獲取貸款資金維持周轉,陳通考也曾寄望借助上市融資來化解債務困局和融資之渴 。

  誰知上市之路的曲折卻超乎了當初的預期,計劃新加坡上市失敗后又不得不調整方案,在籌備了2年多,耗費了高額成本后,去年8月18日,東方造船終於如願以償,正式在倫敦証交所AIM市場挂牌交易,成為國內首家在倫交所上市的造船企業。

  倫敦証券交易所公開信息顯示,東方造船當日以每股22便士開盤,發行1.9億股,有金融機構預計該公司市值將達到3200萬英鎊。

  當時,陳通考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公司上市一方面為了融資,另外一方面為了債務重組,降低銀行利息支出。”

  當時的他坦言,東方造船有1.8億美元的債務,而銀行年利率在8個點至10個點,利息支出巨大,上市后立即進行債務重組。

  而該公司當時的財務總監則表示,預計上市后債務的平均利息支出將從8%下降到5%。

  據悉,該集團在上市前進行了一次融資,共籌集1430萬美元,主要來自新加坡投資者。而礙於交易規則的原因,這一次的上市成功,並未在短時間內立刻幫助東方造船融得急需的資金。上市一個半月后東方造船進行了一次定向增發,發行約476.77萬普通股,募集資金180萬英鎊,增發后,陳通考在上市公司的持股稀釋至70.02%,但與龐大的債務規模來講,實在是杯水車薪。

  更糟的是,倫敦証券交易所公告顯示,根據AIM Rule 1,東方造船已於近日被取消了上市交易資格。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市伊始,陳通考曾表示,公司將用股票作為抵押向銀行申請貸款,將大大降低公司高額的利息支出。國外的銀行貸款利率僅為國內的一半。

  造船業貸款風險遭警示

  不僅僅是東方造船,去年年中以來,幾乎所有的造船企業都或多或少陷入經營危機,資金周轉困難也屢見不鮮。造船業更是與光伏和鋼貿行業一起,被多數銀行列入授信“黑名單”。

  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年中監管工作會議上的表態,無疑讓搖搖欲墜的造船業更加雪上加霜。

  “造船業就是被嚴控的產能過剩產業,由於造船業產能過剩,新船價格被推至8年來新低,並導致全國1500多家造船廠在今年上半年損失49%的訂單,中國最大的民營造船廠中國熔盛重工集團迄今為止還沒簽下任何訂單合同。”

  據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統計,按照協會的預計,2012年我國造船完工量會小幅下降,新接訂單不會有明顯起色,手持訂單將持續減少,除了“交船難、接單難”的考驗外,“盈利難”將成為行業發展新問題。

  而不斷露出端倪的破產大潮更是讓業內和相關的金融機構十分惶恐。

  百億債務壓身的熔盛重工獲得國內十多家金融機構的貸款,但如今還貸能力存疑,消息稱有債權銀行正對其進行密集調研。

  2011年11月,南通最大民營船廠宣布倒閉。2011年12月7日江蘇啟東市政府和法院宣布惠港造船進入破產保護,據媒體報道,惠港造船相關債務數額約22.4億元。涉及工行、建行、中國進出口銀行、浦東發展發行、民生銀行、啟東農村商業銀行等多家銀行,以及當地一些小額擔保公司、民營企業等,如今債務清算陷入僵持。

  而此后的2012年5月,繼寧波恆富船業有限公司和藍天造船集團之后,浙江台州規模最大的出口船舶企業金港船業向法院申請破產。6月,大連東方精工宣告破產。

  “今年對於銀行來講,特別是江浙一帶的銀行來講,控制風險比什麼都重要。”一位溫州當地銀行業人士告訴記者,“造船業的貸款大家都不敢再做了,但也得把握節奏,不然尚未到期的貸款風險更大,不隻銀行在跑,據說僅台州就有上百億的民間資本從造船業撤出來,對於高危行業,很多資金都在求落袋為安。”

(責任編輯:值班編輯、李海霞)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