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國字號商標引發混戰 川酒軍團集體圍攻(圖)--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茅台國字號商標引發混戰 川酒軍團集體圍攻(圖)

李妍

2012年08月21日07:48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  甚至有企業抗議稱,貴州地方保護主義過重,茅台與各級政府關系密切,申請“國酒”商標背后有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有違行業公平競爭。品牌專家路勝貞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一旦‘國酒’得到法理上的認可,這對強化茅台的市場地位、增加其品牌價值將會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圍攻茅台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妍|北京報道

  “國酒”的冠名權給了茅台?!

  10年申請,“國酒茅台”終於拿到了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的初審通過通知。然而,消息一出,白酒行業立馬炸開了鍋。以五糧液、劍南春、瀘州老窖為首的川酒軍團緊急開會商討對策,山西汾酒立即遞交商標異議申請書,河南杜康甚至發布“十問檄文”。茅台的支持者寥寥無幾,競爭對手、業內專家、媒體、網友一擁而上,質疑、“陰謀論”、聲討如潮襲來,大有“各大門派圍攻光明頂”的架勢。

  “誰才是國酒”,和武林之中“誰才是天下第一”的發問一樣。“是我!”“我才是國酒!”不服氣、不認可,非要爭出個結果不可。

  8月16日,茅台董事長袁仁國出席某白酒行業論壇,面對台下各位老總,他始終小心避談商標一事,只是強調,民族品牌需要支持和保護,白酒行業需要理性客觀的環境。

  “國酒”兩個字究竟意味著什麼?一直以國酒自居的茅台為什麼難以“眾望所歸”?貴州省副省長蒙啟良的“四個不理解”能找到答案嗎?

  “國酒”兩個字究竟意味著什麼?一直以國酒自居的茅台為什麼難以“眾望所歸”?貴州省副省長蒙啟良的“四個不理解”能找到答案嗎?

  不被理解的茅台和茅台的不理解

  2009年8月28日,茅台為澳門回歸十周年出品的酒,價值8888元人民幣。 本刊記者 肖翊I攝

  茅台給人的“國酒錯覺”很大程度上與新中國外交有關。

  新中國成立初期,茅台便經常出現在各大外交宴會上。開國大典、抗美援朝、日內瓦國際會議、撒切爾訪華、金日成之交……茅台的氤氳酒香與“國”字緊密相依。

  直到2010年7月,國家工商總局出台《含“中國”及首字為“國”字商標的審查審理標准》(下稱“《‘國’字標准》”),大家才意識到,原來,“國酒茅台”只是一句廣告宣傳語,而非合法注冊商標。

  今年7月20日這天,茅台終於等到了“正名”的一刻。

  “國酒茅台”九死一生

  茅台曾試圖“轉正”。

  2001—2010年,茅台先后9次提出“國酒茅台”商標申請。不料,十年未果,個中緣由,茅台及國家工商總局都沒有任何表態。

  據業內人士分析,根據《“國”字標准》的相關規定,對“國+商標指定商品名稱”作為商標申請,或者商標中含有“國+商標指定商品名稱”的,將以其“構成夸大宣傳並帶有欺騙性”、“缺乏顯著特征”和“具有不良影響”為由,予以駁回。

  時至今年,十年懸案峰回路轉。

  7月20日,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網站上貼出例行公告,稱“國酒茅台”商標申請初步審定已通過,申請人為“中國貴州茅台酒廠有限責任公司”,“在三個月公告期內如果沒有異議或異議無效”,茅台將“轉正”為名正言順的“國酒茅台”。

  茅台“九死一生”合法合規嗎?“難道被異議人享有特權?”汾酒集團在其提交的商標異議申請書中直呼。

  “我不理解,我真的不太理解。”汾酒集團董事長李秋喜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連用兩個“不理解”來表達對此事的態度,

  “為什麼之前的申請都被駁回,現在又公示了?”汾酒集團文化中心主任柳靜安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質疑道,“最重要的是按法律辦事,看它是否違反了法律法規。”

  “茅台絕不是一個普通的白酒企業,它是一個極具政治性的行業特例。”白酒營銷專家陳默在評價白酒企業時,總再三強調“除茅台之外”的行業共性。

  有傳聞說,茅台確實駐扎著一個武警中隊,因為裡面有很多年份酒價值連城,非常稀有,屬於重要國家財產,需要保護。在茅台酒廠工作了20余年的前高級釀酒師王宏(化名)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証實,“很多老年份酒都是貼著封條的,酒廠內部人員也隻有極少數幾個能進去看看。”

  王宏驕傲地介紹說,“茅台與國家領導人、各國元首的照片貼滿了文化廳幾面牆,除了茅台,誰配稱國酒?”

(責任編輯:值班編輯、李海霞)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