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民間借貸案審判標准出台 企業內部集資被視為合法--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新聞>>宏觀

溫州民間借貸案審判標准出台 企業內部集資被視為合法

滕昶

2012年08月23日08:05    來源:時代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葉劍秋之所以難掩興奮,緣於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此前一天發布的《民間借貸案件審理指導意見》(下稱“《意見》”)。”  事實上,在發布《意見》的同時,溫州市中院還透露,到目前為止,溫州中院及其他10個基層法院均已獲編委核准設立金融審判庭。

  溫州民間借貸案有了審判標准 當地法院出台審理指導意見,有助於推動地方金融改革

  “看來案情峰回路轉了!”8月15日中午,溫州本地律師葉劍秋在微博上如是說。葉劍秋之所以難掩興奮,緣於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此前一天發布的《民間借貸案件審理指導意見》(下稱“《意見》”)。

  《意見》對民間借貸所涉夫妻共同債務,進行了十分詳盡的解釋。葉劍秋手頭上,正有一個相關案件尚未宣判,《意見》的及時出台,顯然為其厘清案情提供了極大的司法支撐。

  事實上,溫州市出台《意見》的時間,放在全國看來雖談不上早,但是其細致程度確是目前國內少見的。除了對夫妻共同債務有清晰界定外,《意見》清楚列舉了四種被認定為無效的借貸行為,還提出,企業僅在單位內部針對本單位職工集資並用於本單位生產經營的,該借貸行為將被認定為是合法有效的。

  浙江省浙商研究會執行會長楊軼清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溫州作為金融改革的試驗區,不僅要探索體制內的金融改革路徑,更要找到適合溫州自身發展特色的解決方法。“如果一味地按照體制內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就算最后改革成功了,那麼溫州的民間活力也被扼殺了。”而溫州市中院出台的《意見》,正被看做是一份“接地氣”的地方法規文件。

  集資案裁量尺度有望統一

  根據時代周報記者從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得到的數據顯示,今年1至7月,全市法院共受理民間借貸案件12035件,涉及標的額81.88億元,收案數與2011年全年12052件幾乎持平,是2010年全年的1.46倍,收案標的額是2011年全年的1.52倍,是2010年全年的2.36倍。

  事實上,相較於與日俱增的收案數與標的額,真正讓人頭疼的是,民間借貸與非法集資,甚至是金融敲詐之間,一直缺乏一條清晰的界限。民資活躍的溫州,一直缺乏一套統一的案件裁量尺度。

  “同樣性質的案件,在同一個法院審理,可能都會出現不同的審判。”溫州中小企業協會會長周德文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因此公眾自然會對司法公正性產生質疑。”不過溫州市中小企業協會會長周德文也強調,很多時候,未必是法院主觀造成的,“恰恰是由於司法界定上缺乏明顯的界限,使得‘同案不同罪’的情況頻頻出現。”

  另一個讓周德文擔憂的情況是,目前地方政府在民間借貸的態度上,有些“秋后算賬”的意味,“對放高利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旦出現社會問題,就對這些涉事人一抓了事。”甚至在民間借貸的司法界定上,很大程度也是由其造成的社會影響來決定的。“社會反響大的認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反之可能就被當作是正常的民間借貸。”周德文認為,這樣的判定,十分不科學。

  事實上,與山東省、上海、南京等地相比,溫州這份《意見》在出台時間上絕對不能算早。但是從《意見》的細致程度上來看,溫州市對於厘清民間借貸這團亂麻的決心,可見一斑。

  《意見》指出,民間借貸“是指自然人之間、自然人與從事非金融業務的法人、其他組織之間以及從事非金融業務的法人、其他組織之間借貸人民幣,港、澳、台幣,外幣或者國庫券等有價証券的行為。”經批准設立的依法從事擔保、典當、租賃、小額貸款等業務的企業法人及其分支機構,通過融資擔保、典當、租賃、發放貸款等形式進行借貸,由此引發的糾紛可參照適用《意見》。

  此外,《意見》還確認了四種無效的借貸行為,包括企業以借貸名義向職工非法集資﹔企業以借貸名義非法向社會集資﹔企業以借貸名義向社會公眾發放貸款﹔其他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的借貸行為。

  企業內部集資被視為合法

  對於《民間借貸案件審理指導意見》的出台,溫州市中院對外用了“驚艷”一詞。《意見》中被較多引用的一條是“企業未向社會公開宣傳,僅在單位內部針對本單位職工集資並用於本單位生產經營的,該借貸行為有效。”有法律界人士表示,這條規定的細致程度,幾乎已經到了“手把手教”的地步。

  周德文則認為,該條款充分體現了溫州特色。“溫州企業對內部集資的情況,十分普遍。”周德文說,幾乎所有溫州企業,因為生產經營需要集資,都會從內部員工開始,“一方面,對企業主而言,內部集資比較容易操作,另一方面,就員工而言,也比較信賴自己工作的企業,願意出資。”

  但是按照現行法律,這一借貸行為,也許就會被定為非法集資罪,“溫州很多大企業因為員工人數多,即使是向內部集資,其規模也很有可能觸‘紅線’。”周德文說。

  楊軼清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該條款正反映了溫州市的金融改革越來越“接地氣”,他表示,通過《意見》的方式,總結溫州民間借貸糾紛中遇到的問題,並為今后的審理提供參考,非常有必要。

  債務人配偶權益更受保護

  針對溫州家族企業多,“夫妻辦廠”情況普遍的現狀,《意見》專門用了五項條款,來解釋民間借貸所涉夫妻共同債務。溫州本地律師葉劍秋表示,與《婚姻法》及最高法院對《婚姻法》的司法解釋相比,《意見》對借貸雙方的保護更為全面。

  葉劍秋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由於《婚姻法》的規定,隻要夫妻雙方未離婚,夫妻一方又不能舉証証明債務為另一方所有時,出借人就能主張債務為夫妻共同承擔。而根據以往的經驗,夫妻中一方要“自証”的難度非常大,因此,過去司法實踐中,判夫妻雙方共同承擔債務的佔了很大一部分。“有的債務人配偶,甚至都不知道另一方在外面借了錢,但是一樣要承擔債務,非常冤枉。”

  而《意見》第八條規定,如果借款人的配偶以該借款發生在夫妻分居或離婚訴訟期間為由進行抗辯且有証據証明,同時借款人又不能舉証証明借款的實際用途,那麼法院便不會認定債務為夫妻共有,除非借款人能夠証明該借款用於家庭共同生活、經營所需。也就是說,除了借款人配偶有取証義務外,借款人也應當承擔相應的取証義務。“過去司法機構出於謹慎考慮,會依據《婚姻法》,保護甚至是過度保護債權人的利益。”

  如今,《意見》在保護債權人利益的同時,也充分維護了債務人配偶的權利。事實上,在溫州,對於債務人權益的傾斜,並不僅僅體現在夫妻所涉民間借貸案件中。在《意見》就民間借貸利率和利息部分有規定:“借貸雙方對應當支付利息有約定,但對利息的計算標准約定不明確,雙方主張的利息計算標准不一致的,應就低認定利息計算標准。”《意見》還規定,在民間借貸利息的認定上,若借款人已經支付的利息超過四倍利率標准的,超出部分沖抵借款本金。在實際操作中,這些條款事實上都是在保護借款人的利益。

  《意見》細致被贊“接地氣”

  周德文作為溫州市中小企業協會會長,同時也是溫州市中院和鹿城區人民法院的陪審員,“陪審員中,有不少人十分理解債務企業的無奈,因此,對借款人都是從寬執行的。”周德文說,“當然,一旦發現債務人有惡意借款的事實,執法力度一定是十分嚴厲的。”

  不難發現,無論是對企業內部集資的規定,還是對債務人配偶權利的保護,這些規定在國內司法實踐中,或多或少都有突破之舉。楊軼清認為,溫州作為金改試驗區,同時也是民間資本活躍之地,本就沒有必要完全按照體制內行政化的手段來做事。在他看來,溫州金改與深圳、天津的改革相比,更民間、更草根,“因此相應的法律手段也應該更具活力性。”

  因此,楊軼清十分支持溫州中院出台這類“接地氣”的法律文件,“如果把整個金融體系成建制地納入到體制內來,最后就算金改成功了,民資的活力或許也已經被扼殺了。”

  事實上,在發布《意見》的同時,溫州市中院還透露,到目前為止,溫州中院及其他10個基層法院均已獲編委核准設立金融審判庭。溫州市中院副院長陳有為表示,今后全市涉金融機構和金融類案件將集中到金融審判庭或金融審判專項合議庭管轄,實行簡案快審、專案專審、難案精審,促進金融審判專業化、集約化。

(責任編輯:值班編輯、李海霞)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