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澱2000畝水域魚3天死光 官方稱缺氧導致(圖)--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新聞

白洋澱2000畝水域魚3天死光 官方稱缺氧導致(圖)

張劍孟凡澤

2012年08月27日14:08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事發10天后,白洋澱中還有不少死魚。本報記者潘之望攝

  從本月12日開始,河北省保定市安新縣境內的白洋澱部分水域出現大面積死魚現象。三天之內,大約2000畝水域內的魚幾乎全部死光,20多名養殖戶損失共達上千萬元。

  事發后,安新縣多個職能部門介入調查,初步認定死魚原因系7·21洪水及主汛期白洋澱上游孝義河來水較大,事發水域水體環境發生變化,導致魚缺氧死亡。但養殖戶們對此並不認同,他們懷疑是孝義河上游企業偷排污水導致魚大面積死亡。

  事發

  魚翻騰幾下后立即死亡

  水體變成小米湯顏色

  8月21日下午,本報記者來到安新縣端村鎮大河南村的白洋澱邊,這裡是此次死魚事件最嚴重的地區。距離岸邊不遠處的水面上,養魚的圍欄星羅棋布,但水面上看不到一艘船。一些圍欄裡面,水面仍漂浮著部分死魚,刺鼻的腥臭味仍很濃烈。該村養殖戶劉墨山說,死魚已經基本清理完畢,所以水質和周圍的味道已經好了很多。8月12日至14日是死魚最嚴重的時候。養殖戶當時拍攝的照片和視頻顯示,死魚最嚴重的時候,養魚圍欄所在水面一片白色,死魚帶綿延數十米。

  據村民介紹,此次死魚事件主要涉及大河南村及西堤村,其中以大河南村最為嚴重。該村的養殖面積近2000畝,此次全部被波及,20多戶養殖戶遭受損失。據這些養殖戶稱,他們最少的損失了幾萬斤魚,估計此次的死魚量近200萬斤,損失超過一千萬元。大河南村養殖戶劉擁軍說,他承包了150畝水域,此次死魚量達40萬斤,是所有養殖戶中損失最慘重的。

  據大河南村養殖戶王小蒼回憶,8月11日晚上10點左右,上游西堤村的養殖戶給他打電話提醒他們注意,孝義河上游突然有暗紅色的污水流過,已經發生了死魚現象。王小蒼立刻跑到河邊查看水質,當時沒有發現異樣。次日清晨4點左右,王小蒼和其他養殖戶像往常一樣來到水邊勞作,眼前的景象就和西堤村同行們描述的一樣:原本清澈的水面變成了暗紅色,網箱裡的魚比往常活躍,少量死魚開始浮出水面,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臭味。隨后,養殖戶們紛紛打開氧氣泵,給水箱中的魚輸氧。

  “氧氣泵一開,更是臭氣熏天。”王小蒼說,水體慢慢變為類似於小米湯的顏色,幾萬尾魚在網箱裡亂躥。令王小蒼奇怪是,這些魚在空中翻騰幾下后,便立即死亡。養殖戶們看到打氧不起作用,便紛紛跑去買藥,“魚蝦救星”、“增氧靈”等平時不怎麼用的藥都用上了,還是於事無補,大約一個小時過后,水中的魚不蹦了,全部肚皮朝上浮在水面。接下來的兩天裡,該村2000畝水域的魚幾乎死絕。

  養殖戶們提供的照片顯示,8月14日、15日打撈死魚時,水體顏色仍呈類似小米湯的顏色。王小蒼等養殖戶說,這樣顏色的水和泥沙較多的渾水並不一樣,“渾水裡的漂浮物多,沒什麼味道,但這次來的水臭味特別大”。

  從8月14日開始,眼見補救無望的養殖戶開始陸續打撈死魚。隨后,安新縣、端村鎮政府介入善后和調查工作。8月16日,安新縣政府調來一艘挖泥船和一輛挖掘機,將上百萬斤死魚打撈出水,並在多處陸地上挖坑掩埋。8月18日,死魚基本清理完畢。

  爭議

  養殖戶不認可官方結論

  將自行調查死魚原因

  據安新縣政府通報,事件發生后,該縣組織權威部門對死魚發生原因進行調查,並責成有關部門採取綜合措施,改善區域水體環境。經保定市、安新縣兩級水產養殖技術人員採樣化驗調查,初步確認此次死魚事件為受7·21洪水及主汛期強降雨影響,白洋澱上游河道洪水進澱,澱區蓄水量急劇上漲,水體環境變化引發魚兒缺氧窒息死亡。目前死魚現象已經得到有效控制,市、縣兩級環保部門經檢測發現,事發地水質未受到污染。

  另據安新縣相關負責人介紹,此次死魚事件涉及的水域面積約為2000畝,而事發地所在的大澱總面積達2萬畝,因此屬於個別水域死魚。該負責人說,目前處於夏秋交替之際,恰為魚類免疫力較低時期,容易感染疾病。7·21洪水及主汛期期間,白洋澱上游大量來水,而事發水域養魚密度過大,流水攪動水底青泥、飼料殘留物、魚的排泄物等雜物,導致水的含氧量降低。大量來水同時導致水體環境變化,魚對此不適應,因此可能患病。多重因素最終導致大量死魚。

  該負責人表示,目前,縣裡已經開始對損失進行核實登記,盡早制定補償方案,幫助養殖戶早日恢復生產。

  對於此次大量死魚原因,養殖戶們提出了不同觀點。劉擁軍等養殖戶稱,大家最少也有8年養魚經驗,並不認為目前的養魚密度過大,死魚發生前,一個網箱內大約有3000條草魚,這個數量也是經過多年的養魚經驗摸索出來的,多年未出現問題。養殖戶們還提到,通過觀察魚死之前的情況,判斷死魚原因並不是單純的缺氧。王小蒼說,如果只是單純缺氧,通過開增氧機、投放增氧藥劑等方式,基本就能解除缺氧現象。但此次魚死之前,所有的魚在水中到處亂躥亂撞,根據多年養殖經驗判斷,這應該是中毒症狀。

  養殖戶們表示,他們早就知道孝義河上游的蠡縣有排放污水的現象,此次死魚事件發生后,懷疑污水來源於高陽、蠡縣。他們將自行開展調查,如有充分証據,將起訴相關企業。

  探訪

  那幾天上游來水臭氣熏天

  地點:關城村

  澱中野生魚蝦驟減

  8月22日上午,記者從大河南村乘船,一路向西探訪白洋澱上游。行船4公裡左右,到達有著4000戶村民的端村鎮關城村。這個澱邊的大村,多數村民已外出打工、做生意,隻剩一些留守在家的中老年人偶爾劃船下水,捕撈野生魚蝦換些零花錢。據村民反映,死魚事件發生后,白洋澱中的野生魚蝦驟減,收獲越來越少。以前一天能捕撈百十斤野生魚蝦,現在一天隻能抓到十幾條小魚。

  關城村村民老劉說,大約在8月5日左右,上游來水突然發黑發紅,且散發出濃烈的臭味,“流了好幾天,臭味熏得人頭暈,大家都不敢開窗戶”。直到死魚事件過后,關城村附近水域水體顏色仍為類似小米湯的顏色,臭氣濃烈。

  地點:郝關村

  上游來水月初大增

  行船約20公裡,記者到達安新縣同口鎮郝關村,這個村位於白洋澱的最上游,孝義河從村南流淌而過,並在這裡匯入白洋澱。據介紹,孝義河是匯入白洋澱的9大河流之一。

  死魚事件發生10天后,孝義河水已基本恢復清澈,河邊的釣魚撈魚者眾多。但不少村民說,孝義河上游的高陽縣和蠡縣分別以紡織和毛皮加工著稱,大量毛紡和皮革企業將污水偷偷排進孝義河,到2006年年初,孝義河基本上變成了一條臭水溝,河內魚蝦完全絕跡,當年三四月份,白洋澱爆發大面積死魚,引起中央重視,高陽和蠡縣沿孝義河的大量污染企業隨即被關。經過幾年整治,孝義河的河水重新恢復清澈。郝關村村民回憶說,8月初,孝義河來水大增,其中有幾天河水呈現黑紅色,且散發出濃重的臭味。這一情況使一些村民擔心上游又在排放污水。但這些污水流了幾日,河水便恢復正常,村民們才鬆了一口氣。

  地點:辛興鎮

  確有企業偷排污水

  23日上午,記者沿孝義河分別前往上游的高陽縣和蠡縣。在高陽縣境內的孝義河流域,除部分河段水面有大量漂浮的垃圾外,水體比較清澈。高陽縣環保局稱,該縣毛紡織企業多,確實曾對孝義河造成很大污染。從2006年至今,該縣建成3家大型污水處理廠,對企業排放的污水進行集中治理。已基本杜絕了直接向孝義河排放工業污水。

  在蠡縣辛興鎮,數十家毛紡、印染企業都在正常生產。當地知情人士介紹,2006年以前,這些企業的污水被直接排進孝義河,並最終流進白洋澱,常年排污導致白洋澱水質急劇下降,2006年的大面積死魚事件驚動中央,辛興鎮內幾十家重污染企業被關閉,污水處理廠建立起來,大量的污水得到集中處理,但偷排污水的現象並沒有得到有效遏制。

  辛興鎮南宗村距離鎮裡不到一公裡,該村附近的不少小河溝與孝義河相連。南宗村村民說,2006年以前,這裡的孝義河也曾經成為臭水溝,排污被禁止以后,孝義河逐漸清澈起來。直接排污雖已不再有,但南宗村附近一些干涸的小河溝成為排放污水地點。村民張先生說,周圍的一些企業不定期向這些小河溝內偷排污水,隻要不下雨和來水,污水就不會流進孝義河,而是慢慢滲入地下。7月底到8月上旬,這裡有多次較大降雨,早已干涸的很多小河溝重又有水,不排除在此期間,有企業偷偷向小河溝內大量排放污水,這些小河溝基本都與孝義河相連,污水流進孝義河,並最終流進白洋澱。

  記者張劍孟凡澤

(責任編輯:薛白、喬雪峰)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