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翅的“戰爭”:北京魚翅消費一天一個億(圖)【2】--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魚翅的“戰爭”:北京魚翅消費一天一個億(圖)【2】

白朝陽張偉

2012年09月04日09:02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日益激烈的“魚翅戰爭”

  姚明“拒食魚翅”公益廣告的廣告主是世界野生救援組織(WildAid)中國辦公室(下稱“WildAid中國辦公室”)。這是一家全球性的環保志願者組建的非營利組織。WildAid中國辦公室首席代表子雯告訴《中國經濟周刊》,為了提高公眾的動物保護意識,2006年WildAid中國辦公室邀請姚明拍了公益廣告,並擔任護鯊大使。此外還邀請了李寧、郭晶晶等體育明星做了保護動物的公益廣告。

  越來越多的演藝明星和知名企業家的參與,無疑讓“拒吃魚翅,保護鯊魚”的呼吁得到了更廣泛的關注。

  2009年4月,由中國企業家俱樂部、WildAid中國辦公室等聯合發起的公益倡議行動中,柳傳志、王石、馬雲等數百名企業家呼吁,從自身做起,“保護鯊魚,拒吃魚翅”,用行動影響魚翅的主力消費群體,並簽署了“我不吃魚翅﹔我不以魚翅為禮品送人﹔積極以自己的行動影響身邊的親人和朋友”的承諾。

  2011年8月,俏江南集團總裁汪小菲在其微博上發起拒絕食用魚翅的行動,並表示,從去年10月開始,俏江南的新菜單中取消一切和魚翅相關的菜品。此舉得到了舒淇、王菲、蔡康永等眾多明星的支持。

  2012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在微博上表示,簽名支持全國政協委員、雅昌企業(集團)董事長萬捷關於“拒吃魚翅”的提案。丁立國等30多位人大代表還共同提交了《禁止公務宴請和消費魚翅案》的議案。

  子雯告訴《中國經濟周刊》:“2004年WildAid中國辦公室成立時,很多中國人對野生動物的保護沒有概念。近幾年,中國在環保方面進步明顯,發展速度之快不可思議。比如2005年我們做了一個調查,75%的人都不知道魚翅就是鯊魚的魚鰭,在2010年的時候,我們又做了調查,56%的人表2011年4月,中國IT高峰論壇在深圳舉辦。據媒體報道,開會之前,深圳市政府就向論壇組委會表示,“大家放心來,深圳市政府的宴會上沒有魚翅。”

  2012年6月初,全國鯊魚制品的集散中心蒲岐鎮所在的浙江省樂清市出台公務接待新規定:魚翅、鮑魚不上席。

  2012年6月底,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明確表示,將發文規定公務接待不得食用魚翅。

  示都看到了我們關於保護鯊魚的公益廣告,其中82%的人表示拒食魚翅或減少食用魚翅。這次特別鼓舞人心的是,在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出來發聲之后,絕大多數的媒體和公眾表示支持拒食魚翅。”

  而在“魚翅之都”香港,近年來抵制魚翅的風潮則更加猛烈。2010年,香港花旗銀行推出“刷信用卡魚翅打折”活動,引發輿論聲討,該活動隻得草草收場。自去年11月香港半島酒店集團宣布停售魚翅至今,據《第一財經日報》報道,已有112家企業與機構承諾停止吃魚翅。

  這無疑讓魚翅相關行業感覺到了些許寒意。

  魚翅業的寒意

  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和一些環保組織公布的數據顯示,亞洲是魚翅的最大市場。在全世界的魚翅主要進口地中,中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2000年到2005年,鹽漬干制鯊魚鰭的進口量排名中,前三位分別是中國香港地區、中國大陸地區和中國澳門地區。

  香港是世界上最大的魚翅轉口貿易中心,根據海洋環境保護組織(Oceana)和國際著名生態學期刊EcologyLetters資料顯示,全球魚翅貿易量中有50%以上要經過香港。

  2005年,香港進口了5776噸的干制魚翅和4572噸的冷凍魚翅。深圳東門海味市場的一位批發商表示,魚翅的批發價格在1200元至2500元/斤。以2000元/斤的價格粗略估算,2005年,香港進口的魚翅總額超過400億元。

  浙江省樂清市蒲岐鎮有“中國鯊魚加工基地”之稱。有媒體報道稱,每年被捕獲后進入中國的鯊魚90%會被送到這座僅11平方公裡的小鎮上,在20多家鯊魚廠進行加工﹔2010年全鎮水產業年產值4億元,其中,鯊魚加工佔去1個億,魚翅是最值錢的,佔利潤的70%以上。

  長期從事鯊魚保護和研究工作的山東大學(威海)海洋學院副教授王亞民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中國的魚翅主要靠進口,國內產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魚翅主要的收益流到了貿易商、加工商和末端食品提供商那裡,魚翅效益驚人,幾乎是暴利。”

  在深圳東門海味市場和福田農批市場,魚翅的價格五花八門,最低10多元/斤,最高上萬元/斤。一位批發商告訴記者,魚翅有兩種:真魚翅和人工合成翅。真魚翅的批發價一般來說在1200元∼2500元/斤。人工合成翅也叫素魚翅,由澱粉做成,一斤售價20元,銷量很好,平均每天都能賣出去幾百斤。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一般的飯店大多採購的魚翅價格在600元至800元/斤,一碗貨真價實的魚翅湯成本價大約在60元左右。而20元一斤的素魚翅做出的魚翅湯,一碗的成本隻有幾元錢。國內市場上消費的魚翅中,約四成是“素魚翅”。魚翅業的暴利不在加工、批發環節,而在餐飲業。

  近年來,紅火的魚翅行業正在發生一些改變。

  廣州一德路,被稱為東南亞最大的海味干貨批發市場。“現在大環境不好,一邊是成本上漲,一邊是魚翅賣不出價,利潤率低到隻有5%∼10%。”廣州市海味干果行業商會秘書長伍惠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10多年前,一德路佔全國海產品交易量的70%,而現在的銷量不到當初的一成。”

  香港海產品進出口貿易商會生態保護委員會的負責人林丁貴稱,香港約有1萬人從事魚翅貿易行業,現在不少同行生意做少了,有的還轉了行。

  除了鯊魚數量的減少,民間環保人士的抵制魚翅行動被認為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魚翅的銷量。

  由民間公益組織倡導的“中國零魚翅”活動有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近幾年,香港的政府部門及一些社團、個人聚餐都主動減用魚翅,多用燉湯代替。3年來,香港魚翅銷售額下跌約15%。

  《紐約時報》調查發現:2011年夏季,魚翅在新加坡、中國香港、中國台灣三地的銷售量銳減三分之一﹔因需求持續低迷,魚翅的批發價已下跌20%。種種跡象表明,魚翅產業中心地(香港)的保護行動已經取得實質性的進展。

  今年5月,香港海產品進出口貿易商會(MPA)針對香港環保組織向香港政府請願、希望出台公務宴請拒絕魚翅的行為,進行公開抗議。

  7月20日,由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下稱“中國水產協會”)主辦的“鯊魚可持續利用會議”在北京舉行。會上,一些專家表示,目前中國沿海的鯊魚捕撈都是兼捕所得,不存在專門捕撈鯊魚的作業,鯊魚基本保持了種群數量的平衡。此外,隻要有經濟魚類的捕撈,就必然會有鯊魚的捕撈,被撈獲的鯊魚基本上無法再存活,不利用它反而是一種資源的浪費。

  有人說,國內魚翅行業開始反擊了。

(責任編輯:財經實習、劉陽)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