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產抗癌藥通過網絡流入國內 成本低利潤高--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印度產抗癌藥通過網絡流入國內 成本低利潤高

孟廣軍

2012年09月06日10:02    來源:法制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易瑞沙、格列衛、特羅凱由印度生產的抗癌藥物正悄悄通過淘寶網等銷售途徑流入我國。黃勇告訴記者:“印度生產的抗癌類藥品,價格約為正規進口的歐美藥品的十分之一,成本低、利潤高,國內患者有大量需求。

  本報記者游春亮本報通訊員孟廣軍

  易瑞沙、格列衛、特羅凱由印度生產的抗癌藥物正悄悄通過淘寶網等銷售途徑流入我國。根據我國藥品管理法,藥品進口須經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審查批准后發給進口藥品注冊証書﹔未經批准進口的藥品,以假藥論處。因此,銷售未經批准進口的藥品,涉嫌銷售假藥罪。今年以來,廣東省深圳市檢察機關辦理的此類案件明顯增多。

  水客過關帶進印度抗癌藥

  深圳市人民檢察院統計表明,從2009年到2011年3年間,該市檢察機關共批准逮捕生產、銷售假藥案件17件25人。今年上半年就批准逮捕生產、銷售假藥案件11件14人,其中8件11人都是因銷售未經批准而進口的藥品,涉及銷售印度生產的抗癌藥佔了4件7人。

  犯罪嫌疑人何某是深圳某知名企業派駐印度的員工。2010年10月,何某開始通過網絡銷售印度抗癌藥物。他先從印度海德那巴市某藥廠的代理商處購買了易瑞沙、格列衛、特羅凱、力比泰等抗癌藥品,然后通過郵寄、水客帶過關等方式帶到深圳。隨后,利用互聯網聯系國內的買家。

  這些買家中,有的是癌症患者,有的則是批發商。商定藥品的價格和數量后,何某通過淘寶賬號收取款項,並通知在國內的曾某、劉某通過物流公司給買家郵寄藥品。2011年11月,公安機關將3名犯罪嫌疑人抓獲,繳獲的藥品經鑒定價值上百萬元人民幣。

  今年5月,公安機關將該案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審查中。

  借銷售其他商品之名售藥

  “以往的銷售假藥案中,未經批准的進口藥多是風濕藥、性藥等,現在的銷售假藥案中,治療腫瘤的化療輔助藥物增多,其中涉及印度抗癌藥的案件較多,這引起了我們的關注。”深圳市人民檢察院黃勇說。他向《法制日報》記者分析了非法銷售印度抗癌藥案件的幾個特點。

  “涉案假藥都來源於境外。犯罪嫌疑人從印度購買藥品后,先郵寄到香港,再從香港設法帶入深圳。在一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讓其在印度留學的兒子購得藥物,通過快遞寄回國內。”黃勇說,此類案件大多通過網上銷售。由於網上賣藥也需要經過藥監部門的審批,因此犯罪嫌疑人往往會假借銷售其他商品的名義來行賣藥之實。

  辦案檢察官透露:“看似買家拍下的是檀香或佛珠之類的物品,其實背后隱藏的是藥品交易。”

  “另一個特點是案值都比較大,不少案件的涉案藥品動輒就高達數百萬元人民幣。在何某涉嫌銷售假藥案中,案發時其淘寶賬號已經累計收取了280萬元人民幣。”黃勇說。

  黃勇告訴記者:“印度生產的抗癌類藥品,價格約為正規進口的歐美藥品的十分之一,成本低、利潤高,國內患者有大量需求。利用網店銷售容易逃避藥品、市場、稅務等行政主管部門的監管,所以犯罪嫌疑人才打起了這個主意。”

  網售抗癌藥真假難辨風險大

  值得注意的是,這類案件不同於通常意義上的銷售假藥案,這些藥品可能有一定的療效,對於某些癌症患者,可能是救命的一線希望。犯罪嫌疑人何某在接受檢察官訊問時,就振振有詞地辯解說:“我賣的這些藥都有很好的療效,買藥的人都很感謝我,我是在做好事,為什麼司法機關要追究我的責任呢?”

  買藥者姜某說:“我爸爸是腫瘤患者。如果通過正規途徑買藥,一個月就要花15000元,而從網上買藥,治療一個月才花1500元。”

  記者通過百度搜索,也發現有不少患者在四處詢問哪裡才能買到印度產的抗癌藥,而願意提供“代購”服務的更是比比皆是。

  記者了解到,易瑞沙、格列衛、特羅凱、力比泰等抗癌藥品,目前國內並沒有生產,完全依靠從歐美國家醫藥公司進口。但是這些藥品相當昂貴,市場上格列衛每盒11460元、易瑞沙每盒4606元、特羅凱每盒4000元、力比泰每盒5090元,一般腫瘤患者難以承受,而印度仿制的抗癌藥品則便宜很多。

  因此,很多經濟承受能力較低的腫瘤患者,通過這種非法途徑獲得急需的藥品。

  對此,案件承辦人、羅湖區人民檢察院公訴二科副科長劉若茵向記者介紹說,以前的刑法規定,生產、銷售假藥,“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才構成犯罪﹔而刑法修正案八規定,隻要行為人有銷售假藥的行為,不需要出現危害健康的后果,就構成銷售假藥罪。由於涉案藥品均未經我國批准進口,何某銷售未經批准進口的藥品,就是銷售假藥。

  劉若茵認為,檢察機關依法打擊網絡銷售假藥行為,有利於加強藥品銷售監管,規范市場秩序,保障群眾生命健康。“從表象看,非法銷售進口藥品的犯罪嫌疑人不同於那些用假藥害人、喪盡天良的不法分子,看似情有可原,但他們非法售藥的行為,侵害了正常的藥品銷售監管秩序,還有可能危及患者生命健康”。

  根據藥監部門反映,網上銷售的印度抗癌藥真假難辨、魚龍混雜。即使在印度當地購藥,也難免會買到假藥。因此,在網上購買完全沒有監督的印度抗癌藥品,風險很大。

  鏈接

  重慶一對情侶網上賣禁藥被刑拘

  本報訊記者徐偉通訊員張功波重慶市石柱警方近日破獲一起網上銷售禁藥案,犯罪嫌疑人冉某和譚某明知“曲美”是禁藥,但懷著僥幸心理利用網絡銷售。石柱網警和打假民警聯合行動,抓獲了這對小情侶。

  經查,彭水籍男子冉某2008年通過網聊認識了石柱籍女子譚某,二人在不同的醫藥公司做藥品銷售。為增加收入,二人遂共同經營淘寶網店,銷售“曲美”減肥藥。

  2010年10月,因“曲美”主要成分西布曲明被証實對人體心血管有害,國家藥監局發文停止生產銷售使用西布曲明制劑及原料藥。

  然而,在利益的驅使下,冉某和譚某從某醫藥集團王某等業務員處非法進貨,將“曲美”圖標略作修改,繼續在網上銷售,從中獲利數萬余元。去年6月,冉某與譚某因情感不合分手,二人將部分存貨賣給遼寧省沈陽市的關某,不料關某被沈陽警方抓獲。石柱警方進而將冉某和譚某抓獲歸案。

  說“法”

  藥品監管體系需向網絡延伸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以及網購風潮的興起,各類用品不斷出現在網店中,其中不乏藥品。在互聯網法治不是很完善的當下,不少商家將網絡作為逃避現實監管的一個渠道,在這種背景下,網店所售藥品的真假無疑是一個值得懷疑的問題。藥品安全事涉群眾切身利益,因此,我們在加大現實社會中打擊假藥力度的同時,也需要將監管的觸角擴至虛擬社會。

  加強網絡上的藥品監管,既需要完善互聯網管理體系,同時也需要藥品監管部門主動將視角擴展至網絡,避免網絡成為藥品監管的空白地帶。 (來源:法制網——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值班編輯、李海霞)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