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寶良:走出“中等收入陷阱”關鍵在民間資本--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如何促進民間投資健康發展

祝寶良:走出“中等收入陷阱”關鍵在民間資本

——訪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副主任

本報記者 吳秋余 

2012年09月18日05:09    來源: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閱讀提示

  今年上半年,民間投資總規模達到9.37萬億元,大約比2010年同期翻了一番。1—8月,民間投資佔國內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為62.1%,增長25.1%,增長速度高於國有投資,顯示出當前國家各項政策措施對民間投資健康發展的推動作用。然而,民間投資仍面臨三方面障礙。保護好民間投資積極性,需要從法律、體制、資金、監管等多方面著力。

  民間投資在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過程中具有怎樣的積極意義?當前各項政策措施對於促進民間投資有怎樣的作用?民間投資健康發展還面臨哪些“瓶頸”?記者獨家專訪了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副主任祝寶良。

  走出“中等收入陷阱”關鍵在民間資本

  “我國經濟發展已基本完成依靠資本、勞動力等生產要素驅動的階段,進入依靠科技進步等創新驅動的發展階段,這個階段的特征決定了必須充分發揮民營企業和民間投資的作用,才能推動經濟長期健康穩定增長。”祝寶良表示。

  祝寶良說,2010年,我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4700美元左右,按照世界銀行2010年的劃分標准,我國進入中等偏上收入國家行列。當前,我國的工資成本開始上升,勞動密集型產業逐步衰落,在這樣的形勢下,如果沒有科技創新和進步,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升級將十分困難,導致經濟增長動力不足,最終出現經濟停滯,陷入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

  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是指當一個國家的人均收入達到中等水平后,由於不能順利實現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導致經濟增長動力不足,最終出現經濟停滯的一種狀態。

  “走出‘中等收入陷阱’,關鍵在於充分發揮民間資本作用,這是由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的經營機制不同所決定的。”祝寶良分析認為,民營企業的經營目標就是追求資本收益最大化,並具有將其利潤進行再投資以實現進一步資產增值的內在投資欲望。在這一目標的驅動下,民營企業往往以市場為導向,將資本投向邊際生產率高的技術和產業。

  全國工商聯日前發布的《2012中國民營企業500強調研分析報告》顯示,2006年到2010年間,民營企業500強入圍門檻的增速連續5年都高於國有經濟佔主導的中國企業500強,其中2006年和2009年的增速都高出18個百分點。另一方面,民營企業500強的資產負率也相對要低一些。數據顯示,2006年以來,民營企業500強的資產負債率一直保持在70%以下,低於中國企業500強將近20個百分點。這表明,民營企業具有很強的市場活力和競爭力,是推動科技創新和經濟增長的重要力量。

  此外,民營企業在吸納社會就業方面作用巨大。目前,我國非公經濟產值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超過一半,提供了80%以上的城鎮就業崗位和90%以上的新增就業崗位。

  民間投資面臨三方面障礙

  “當前,我國民間資本的發展還處在起步階段,破解融資難是促進民間投資健康發展的首要問題。”祝寶良說,以前談到民間投資很多人會先想到我國很多領域和行業不對民間資本開放。事實上,目前在很多行業開放后,民間資本還是很難有實力進入,比如鐵路、航空等領域,動輒幾千億的資金投入,單靠民間資本原始積累,確實很難在短時間內具備這樣的實力。

  另一方面,民營企業在我國現有融資體系中處於相對弱勢的地位,民企很難從商業銀行、資本市場獲得資金,隻能依賴自我積累或民間融資,技術進步投入明顯不足,被迫成為產業鏈最低端的參與者。

  祝寶良認為,除了融資難,建設公平的市場環境也是促進民營投資迫切需要的。現在很多高盈利或通過補貼后具有高盈利的行業被人為設置高門檻,民間投資基本無法進入。資源類和公用事業類的行業,不少民企因非市場因素被迫退出,鋼鐵、航空、煤炭、教育、醫療中民企被迫退出的案例屢見不鮮。

  此外,對於民間投資法制保障的欠缺和行業監管的不到位,也是制約民間投資不能健康發展的重要原因。

  “激活民間投資熱情的主要條件,是有一個值得信賴的、具有私有權利保障和保証契約執行的法律體系,以及值得信賴的專業投資中介服務市場。”祝寶良分析認為,我國當前法律對於保護私有財產已經有了原則性規定,但如何讓民間資本吃上定心丸,敢於放開手腳大膽投資,還需要具體法律規則的不斷完善和整個社會法律意識的提升。

  祝寶良強調,對於民營資本投入較多的高技術產業和新興領域,特別需要國家對於知識產權的保護。“民間資本是非常活躍的資本,必須要有投資回報。如果對於知識產權的保護不足,民營資本很難從技術創新中獲得應有的收益,將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民間資本的積極性,也無法發揮民間投資在促進產業轉型升級中的重要作用。”

 

(責任編輯:劉軍濤、李海霞)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