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老板嘆婚不起:女方彩禮送寶馬男方得花180萬--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溫州老板嘆婚不起:女方彩禮送寶馬男方得花180萬

2012年09月24日13:06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結婚,對於兩個相愛的人來說,無疑是一件非常甜蜜的事情,但曾幾何時,這份甜蜜卻開始變得異常沉重。結婚彩禮錢是中國舊時婚禮程序之一,又稱財禮、聘禮、聘財等。我國自古以來婚姻的締結,就有男方在婚姻約定初步達成時向女方贈送聘金、聘禮的習俗,這種聘金、聘禮俗稱“彩禮”。

  結婚,對於兩個相愛的人來說,無疑是一件非常甜蜜的事情,但曾幾何時,這份甜蜜卻開始變得異常沉重。買房、買車、拍婚紗照、辦婚禮……每一項“甜蜜因子”的背后都需要大筆資金的支持。“婚不起”,漸漸成為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共同感受。

  有網友說,爺爺娶奶奶隻用了“半斗米”﹔爸爸娶媽媽隻用了“半頭豬”﹔而等我結婚,卻要用爹娘“半條命”!此話不假。近日,上海一對小夫妻微博晒婚禮賬單引來眾人圍觀。除去房、車,雙方合計花了32萬元,而且多數都由雙方父母承擔。網友計算,中國人的結婚成本30年來增長了數千倍。

  結婚馬拉鬆充滿累和貴

  “‘婚不起’,真是‘婚不起’,把所有程序都走完,差不多像是被剝了一層皮。”在杭州一所高校當老師的高琳玲(化名)不久前剛剛跑完她的婚禮“馬拉鬆”,面對記者的問題,她的臉上寫滿了疲倦和無奈。

  今年29歲的琳玲老家在山東日照,在杭州完成學業后順利成為下沙一所高校的老師。雖然參加工作沒多久,但是家裡大人看著兩個孩子年紀也不小了,就催促他們在今年完成婚禮。

  “一開始就為花銷發愁。”說起結婚,琳玲依然皺了個眉頭,因為現在高校年輕教師收入相對偏低,像她現在雜七雜八全部加起來也就每年六七萬元,所以對結婚開銷格外敏感。“還好我不是男的,要是靠我一個人辦婚姻大事,基本沒有可能。”她苦笑著說。

  不過喜事到頭來並不全是喜悅。“累!”這是琳玲總結的第一個關鍵詞,因為兩人老家與工作地分屬三省,3個月裡,小兩口分別跑了山東日照、陝西咸陽、浙江杭州三個地方。而且在山東老家和杭州各走了一趟婚慶常規程序,在陝西則按當地風俗在村裡熱鬧了幾天,都不是省事的活。

  第二個關鍵詞自然就是“貴”。光杭州擺的15桌婚宴就花了6萬多元,再加上5萬元的煙酒、近2萬元首飾、親戚來杭州參加婚禮加游玩的近3萬元接待費,最后跑完這場婚禮“馬拉鬆”,小兩口整整花了21萬多元錢。

  “相當於我們兩個人不吃不喝一年的收入!”高琳玲忍不住提高了聲調。雖然在結婚過程中,兩人找朋友借婚車、沒有買鑽戒,一再告訴自己要省一點再省一點,但是另一方面,“畢竟一輩子就結這麼一次婚”、“不體面的話,親戚、朋友、同事難免說閑話”等聲音一再充斥耳邊,最終,兩人的支出一次次超出預定范圍。

  結婚費用高無奈啃老

  “結個婚這麼辛苦,可能還是因為自己太‘窮’了吧。”交談中,琳玲這樣自我解嘲。

  然而,並不隻有經濟條件一般的人才喊“婚不起”,有錢人似乎也有他們的煩惱。不久前,一位溫州老板就向朋友抱怨給兒子辦婚禮辦不起,被晒到網上。

  “因為女方送男方一輛寶馬X5,所以男方訂婚出的禮金是52萬元﹔到香港訂購首飾和衣服,女方出了18萬元,男方出了15萬元,婚宴設在一家排場很大的五星級大酒店,總的費用加起來要180萬元,還不算現成的房子,去年大兒子結婚也花了差不多150萬元。”而事實上,這樣的費用支出放在溫州高端婚慶市場並不算什麼,難怪這位老板連連感慨,現在自己賺錢的速度,還真是趕不上兒子結婚花錢的速度。

  類似感嘆並不在少數。不久前,上海一對小夫妻在微博裡晒出婚禮賬單,顯示除去房、車,雙方合計花了32萬元,引起社會極大共鳴和反響。

  據了解,以“愛情之都”杭州為例,男性的婚姻成本大約為250萬元。其中包括100平方米的房子,以杭州兩萬元/平方米的均價,需要200萬元。裝修20萬元,辦喜酒10萬元,以及其他必要開支20萬元,如戀愛成本、度蜜月等。假設男方自有存款30萬元,年收入以10萬元計算,(250-30)/10=22年。最后得出結論為:男方傾其所有+不吃不喝工作近22年=討一個杭州中等條件的老婆的成本。

  在日趨昂貴的“中國式結婚”面前,越來越多的新人們愈加覺得囊中羞澀。據調查顯示,86%的被訪新婚夫婦月收入不到8000元,其中絕大多數的月收入不到5000元。“結婚錢父母出”已經成為時下很多新婚夫婦應對巨額花銷時的首要選擇。

  中國婚博會數據中心主任廖俊國介紹,大約有47%新人結婚費用的20%至60%來源於父母支持,其中更有14%的新婚青年,其結婚消費的80%至100%靠父母資助。

  結婚不應是一種奢侈

  既然成本高昂的婚禮,讓許多“80后”都覺得無奈。那麼到底是什麼心理驅使越來越多的人選擇豪華婚禮呢?

  業內人士認為,婚禮給年輕人帶來的巨大壓力,很多是由傳統的家庭觀念導致的,一些父母因為各種原因和對傳統習俗的固守,往往帶來很多繁復的手續。有六成多的受訪者表示,自己願意舉辦簡約的個性婚禮,但是說說容易做做難,也有近六成受訪者直言,婚禮從簡的阻力來自父母。

  除家庭因素,據紹興一家媒體的調查顯示,有26%的受訪者認為,舉辦豪華婚禮是出於攀比心理,而有10%的受訪者更是直言,舉辦豪華婚禮是炫富在作祟:“看見別人的婚禮很有派頭,自己不跟著,生怕會落伍。還有些把婚禮也當做社交的一部分,通過婚禮來炫耀自己的經濟實力,排場越大越顯示身份的與眾不同。”

  對此,有人直言不諱地指出:“其實奢侈的‘中國式結婚’背后,折射的是‘中國式奢侈’的風行。”現實中,“中國式奢侈”隨處可見,豪華“官衙”四面開花,公務接待奢侈化,公車也盡買豪車,富豪一擲千金極顯雍華——這些遍地開花的“中國式奢侈”,深深地影響愛面子的中國人。

  於是,盲目攀比之風滲透社會的各行各業、生活的方方面面。單位與單位之間互相攀比辦公條件誰豪華,簡陋的反被嘲笑﹔公務接待攀比喝什麼酒,不是茅台還拿不出手﹔而普通百姓之間有個紅白喜事、請客送禮等,也少不了比較,以至於“豪華婚宴”、“天價婚禮”層出不窮。在盲目攀比之風的推波助浪下,愛面子的中國人讓結婚花銷步步攀升,一路瘋漲,最終導演了一幕幕夸張的“中國式結婚”。

  “當結婚也逐漸成為一種奢侈,應該引起整個社會的警惕和反思。”有網友指出,面對暴漲的結婚成本,年輕人結婚要量力而行,有什麼條件就結什麼條件的婚,愛情不需要盛大的婚禮來証明,“瘦婚”、“裸婚”都是可行的﹔家長也不要盲目攀比,畢竟家庭和睦不在於一時排場,不要因為一場婚禮而給新人增加沉重的負擔。愛情珍貴,但婚姻不該真貴。

  現實中,高昂的婚戀成本之下,年輕人結婚方式選擇的兩極分化日趨明顯。一部分人選擇啃老,另一部分則直接選擇裸婚。據《2011年“情人節”婚戀調查報告》顯示,目前對於裸婚持反對意見隻佔33.9%,也就是說大多數的人對於這種形式都報以支持,或者並不反對。

  對於當下許多適婚男女而言,裸婚或許已成為迫於婚戀成本過高的一種有效應對。

  浙江省社會科學院調研中心研究員、教授楊建華:結婚奢侈風越刮越厲害,與社會經濟的發展有很大關系。婚禮作為兩個人愛情的結晶值得紀念,但是說到底只是一個形式而已。婚姻生活是實實在在的。一味地追求婚禮的奢華,過多透支財力,必然會影響到婚后的生活。新人特別是家長應該更理性地面對這一問題,不能盲目跟風。為了“面子”和虛榮心而不惜重金打造奢華婚禮的做法,並不可取。

  何謂彩禮錢

  結婚彩禮錢是現代中國保留舊時結婚風俗,由男方支付給女方的聘金。法律對於彩禮錢沒有明確規定,可認為屬彩禮范疇。

  結婚彩禮錢是中國舊時婚禮程序之一,又稱財禮、聘禮、聘財等。

  我國自古以來婚姻的締結,就有男方在婚姻約定初步達成時向女方贈送聘金、聘禮的習俗,這種聘金、聘禮俗稱“彩禮”。周代是禮儀的集大成時代,彼時逐漸形成一套完整的婚姻禮儀,《儀禮》中有詳細規制,整套儀式合為“六禮”,西周時確立並為歷朝所沿襲的“六禮”婚姻制度,是“彩禮”習俗的來源。“六禮”即:納採、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六禮中的“納征”是送聘財,就相當於現在所講的“彩禮”。這種婚姻形式直到中華民國都有延續。

  中國改革開放以后,“結婚彩禮錢”,一詞躍然於中國社會婚姻風俗中,在20世紀70年代末,“結婚彩禮錢”主要花費區域是有四大件之稱的“自行車、縫紉機、收音機和手表”,后人沿用“四大件”之說,表達“結婚彩禮錢”的內涵。

  上世紀70年代

  “四大件”具體包括自行車、縫紉機、收音機和手表。人們也形象地稱其為“蹬蹬、轉轉、聽聽、看看”。

  上世紀80年代

  “四大件”是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和電風扇。

  上世紀90年代

  “四大件”是在80年代基礎上稍微有點調整:冰箱、彩電、空調、洗衣機。

  2000年至2009年,這十年中,關於這十年間的“四大件”說法,爭議很大,最早有“房子、車子、票子和保險”四大件之說,按照現在結婚首先需求男方要有“房子和車子,穩定的工作”一說,應該比較靠譜,當然也還有其它說辭。

(責任編輯:喬雪峰、聶叢笑)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