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罷工調查:產品設計缺陷反苛求員工把關--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富士康罷工調查:產品設計缺陷反苛求員工把關

馬 燕

2012年10月10日07:49    來源:中國經濟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據媒體報道,10月5日,富士康鄭州工廠約有3000至4000名工人停工,此次停工將影響iPhone 5的產量。盡管在旁觀者眼中,富士康矛盾的爆發有其必然性,但鄭州工廠的罷工事件,對於富士康的管理者來說,卻似乎是出乎其意料的。

  據媒體報道,10月5日,富士康鄭州工廠約有3000至4000名工人停工,此次停工將影響iPhone 5的產量。富士康新聞發言人劉琨昨日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天鄭州園區確實發生員工糾紛事件,但只是三、四百名員工以故意曠工的形式表達訴求,並且隻持續了2小時,並不會影響工廠生產。

  劉琨對記者表示,工會等組織都已經竭力溝通,這一事件也已基本平息。另據一名富士康內部員工告訴《証券日報》記者,鄭州富士康罷工並沒有暴力和群毆,而是三個廠區的品管有組織的非暴力不合作罷工,以表達對公司忽略矛盾、無視員工需求和高壓工作氛圍的抗議。

  據該員工告訴記者,10月5日的罷工已經平和結束,“一位署名某副理的鄭州工廠高層給品管們群發了一條類似辟謠的短信,隨后就陸陸續續的復工了”,但本質問題並沒有任何改變。

  富士康鄭州園區品管罷工

  員工爆料壓力大導致沖突

  據媒體報道,10月5日下午1點,富士康鄭州工廠發生大規模停工,一直持續到晚上,參與者多來自iPhone 5質量檢測部門,停工直接導致“生產線癱瘓”。停工原因則是富士康除要求工人在節假日加班外,還向工人提出新的、異常嚴格的標准,但公司事前卻並未給予相應的技能培訓,這導致工人幾乎無法生產出滿足標准的產品。

  10月5日,該生產線的質檢員與工人發生沖突,而工廠管理層對沖突事件沒有採取應對措施。這一情況導致了整個工廠的質檢員停工。富士康鄭州園區多個廠房的多條iPhone 5生產線在當天處於停工狀態。

  而來自富士康員工的爆料則從細節上表述了同樣的狀況。10月5日,負責生產iphone5的多天產線的OQC(現場品檢)集體罷工,幾個廠區的多條iphone5產線癱瘓。

  該富士康員工對記者表示,事件的起因是,領導及蘋果客戶在設計存在缺陷的情況下對iphone5的品質提出苛刻要求,例如鋁合金邊框及后蓋的劃傷、凹陷標准是0.02mm。0.02mm的外觀缺陷已是視力的極限。該員工表示,按此外觀要求,根本就產不出合格的iphone5。員工每天心理壓力巨大,且假日無休。

  “前段時間K區產線員工和品管發生沖突,導致斗毆並砸了品管CA室,多名員工受傷和住院,此事未完,K區又有發生類似事件,同是品管挨打。昨天L區又有品管遭到人身威脅。反映到高層領導,領導無視矛盾的嚴重性。於是10月5日,白晚班課長一致商議停工,產線癱瘓。”

  富士康稱曠工僅持續2小時

  高層短信召員工復工

  對於10月5日的罷工事件,富士康10月6日發表聲明稱,該公司鄭州工廠並未發生罷工,僅僅是發生了兩起“爭吵”。公司在一封電子郵件中稱:“任何有關罷工的報道都是不准確的。”表示,“鄭州及其他地方的工廠並未停工,生產正有序進行。”

  針對媒體有關罷工的報道,富士康回應稱,這兩起“爭吵”的發生時間是10月1日至2日,“與其他事情沒有聯系,立即得到了解決,並採取了增加流水線員工等措施”。

  但隨后,富士康新聞發言人劉琨10月7日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卻表示,當天鄭州園區確實發生員工糾紛事件,但只是四百名員工以曠工的形式表達訴求,並且隻持續了2小時,並不會影響工廠生產。

  劉琨對記者表示,工會等組織都已經竭力溝通,這一事件也已基本平息。對於iphone5是否確實存在設計上的缺陷,劉琨表示,涉及到任何產品和客戶的問題,都無法回答。

  劉琨還表示,他人還不在河南,還不清楚這件事情的細節,所以雖然聲明是從他這兒發出的,但聲明並沒有涉及到問題的細節。

  鄭州事件出乎預料

  富士康承認基層管理有問題

  擁有120萬名員工的超級制造工廠富士康近來不斷“生事”,尤其是其內遷不久的新工廠,事端連連。9月23日,富士康太原工廠剛發生過千人規模的員工沖突,造成40名工人受傷,起因是保安與工人發生口角。緊接著,10月5日富士康鄭州園區發生罷工。

  在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文化教研部教授李興國看來,富士康的管理無疑存在問題。他對媒體表示,從跳樓、打架到停工,不管微觀原因是怎樣的,客觀都是存在問題的。富士康把工廠從深圳遷到內地,這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它的管理問題,根本矛盾沒有解決。李興國認為,產品質量要求高了,培訓和福利卻沒跟上,矛盾就發生了,矛盾積累多了就會爆發。

  華創証券TMT首席分析師馬軍也對本報記者表達了這樣的看法,他認為,新的工廠會出現各種問題,比如人員的培訓和管理,當這些問題累積到一定時候就可能發生鄭州園區的事件。

  盡管在旁觀者眼中,富士康矛盾的爆發有其必然性,但鄭州工廠的罷工事件,對於富士康的管理者來說,卻似乎是出乎其意料的。劉琨對《証券日報》記者坦言,在發現有幾百名品管曠工時,富士康的管理者也看到了這些品管的投訴。品管們投訴有一些員工與他們有一些言語上的沖突甚至威脅,他們感覺工作做起來比較困難。“但是他們這些年輕人採取的這種處理方式確實是我們沒有想到的一種方式。”

  劉琨認為,員工由於年齡、學歷等限制,他們採取的方式不一定為大家所接受,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講,劉琨也承認,員工最終選擇這樣的方式去表達訴求,肯定也是工廠的基層管理工作沒有做好。

  從跳樓、打架到停工,由於接二連三的事件,一直有不少媒體質疑富士康的內部管理存在問題,對此,劉琨對記者解釋稱,“每一個事件並不是如外界想象都是同一類型的事件,鄭州工廠這次罷工,質檢人員與個別員工在情緒上有一些問題,我們的管理者也沒有事先發現,這種情況確實是以前沒有想到過。這說明富士康在一些細節的管理上還有待改善”。

  劉琨對《証券日報》表示,怎麼讓基層員工有一個溝通的渠道,能夠及時發現他們當中的不良情緒,已經成為一個亟待解決的棘手問題。這起事件對整個區的管理工作是一個新的課題。

  矛盾本質並未解決

  富士康繼續辛酸

  雖然在富士康管理者看來,一次次事件的發生,完全是管理和溝通上的問題,但基層員工的看法卻並非如此。他們認為,富士康高壓、粗暴的管理政策和惡劣、混亂的生活環境,才是最值得關注的本質。

  據富士康員工告訴《証券日報》記者,近來iphone5的外觀問題使每個人壓力巨大,不斷收到世界各地的客訴,每天不挨頓罵就沒法下班。

  在太原富士康沖突事件后,鄭州富士康一名員工告訴記者,一夜之間,宿舍的保安好像換了,連續見到幾個保安都是陌生的面孔,基本都是又高又壯,還有一個身高一米八幾的女保安,眼神、說話、走路都氣質不俗。9月28日一大早,更是有一輛警車開進宿舍小區,鳴著警笛,在小區裡慢慢轉悠。

  雖然富士康稱,在鄭州採用全國最高的深圳標准,給予工人的薪資標准遠高於當地標准,但即便如此,富士康工人的收入也並不高。在與記者的交流中,一名富士康員工辛酸說道:“我們工作幾個月才買得起一部蘋果。”據記者了解,由於上半年基本沒有什麼工作,工人的上半年的工資基本都在兩千左右,下半年工資會高一點,但加班費卻佔整個工資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早上七點半上班,晚上七點半下班,是鄭州富士康員工的工作時間,而工廠實行的休假制度是13休1,繁重的勞動讓年輕的小伙子盼望生病,因為這樣,才能有個說得通的理由請假。

  而據一名在煙台富士康工作的員工告訴記者,煙台富士康的工人更加辛苦,一天十一小時站立工作,天天如此。

  在與記者結束交談時,上述鄭州富士康的員工說道:“這個月一月無休能發三千多點,明天發工資。”

  據一名鄭州富士康的員工告訴記者,一位署名某副理的鄭州工廠高層給品管們群發了一條類似辟謠的短信,隨后就陸陸續續復工了,但本質問題並沒有任何改變。

  (中國經濟網——《証券日報》)

(責任編輯:值班編輯、李海霞)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