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中等收入陷阱並非必然--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林毅夫:中等收入陷阱並非必然

2012年10月23日10:32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王輝 攝

  中國經濟體已進入一個新的發展期。如何更好地駕馭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如何走上更富活力的經濟增長路徑?

  10月17日,林毅夫、李稻葵、白重恩等10余位經濟學界的高端學者匯聚在北京召開的《中國開放新階段高峰論壇——經濟結構調整:中國與世界》,論道中國經濟。

  中國是否已經進入到中低速增長時期,經濟發展的快速勢頭還能不能持續?

  曾任世界銀行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的林毅夫認為,中國現階段仍需以投資為主才能追趕發達國家,中國未來20年仍有年均增長8%的潛力,而中等收入陷阱則並非必然。

  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副院長白重恩教授則一針見血地指出,原有的依靠投資拉動經濟的舊模式已成為掣肘,不宜增加投資率,而需要努力改善投資的效率。

  林毅夫:仍有年均增長8%的潛力

  “經濟增長的動力是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中國現階段仍需以投資為主才能追趕發達國家。”

  林毅夫認為,經濟增長的動力是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中國現階段仍需以投資為主才能追趕發達國家﹔比照日韓等經濟體利用后發優勢的經驗,中國未來20年仍有年均增長8%的潛力。

  林毅夫提出,應該用積極的財政政策,投資於能消除增長瓶頸、短期能創造就業、中長期能夠提高增長潛力和競爭力的交通、能源基礎設施、環境等方面的建設,以增加需求。

  林毅夫稱,新結構經濟學對中國如何克服中等收入陷阱有兩點建議。

  首先,深化改革,完成向市場體制的轉型,釜底抽薪消除收入分配不均、儲蓄—消費不均衡和內外不平衡。發展能為農戶和中小企業服務的地區銀行和中小金融機構,提高資源稅費水平,放開民營企業向電信、交通等壟斷行業的准入和競爭。

  第二,政府在產業、技術結構升級中發揮因勢利導的作用,對位於世界產業鏈內部的產業,按“增長甄別和因勢利導”框架所倡導的“兩步六法”來利用后發優勢。對接近或已位於世界產業鏈前沿的產業,按發達國家的做法,在產品和技術創新上按專利保護、支持基礎科研、政府採購、行政指令等方法支持。

  “中等收入陷阱並非必然,據新結構經濟學的觀點,按照要素稟賦所決定的比較優勢發展就是經濟發展成功的秘方。”林毅夫強調。

  白重恩:需要努力改善投資效率

  “長期而言,中國的確還需要更多投資,但短期內投資增速過快,投資效率必然受到影響。”

  當前中國經濟,是投資激勵還是消費增長?

  林毅夫的觀點是投資,因為投資在短期可以創造就業和需求,讓人們用收入進行消費﹔投資還可以提高未來生產率。隻要經濟發展可持續、具有包容性,符合比較優勢,增長率越高越好。

  林毅夫的“新結構經濟學”在將市場作為基礎性制度同時,強調政府作用。這正是其觀點在國內引發爭議之處。

  國家統計局公布今年前三季度宏觀經濟數據顯示,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256933億元,同比名義增長20.5%,實際增長18.8%,增速比1-8月提高0.3個百分點。

  白重恩卻一針見血地指出,原有的依靠投資拉動經濟的舊模式已成為掣肘。

  “長期而言,中國的確還需要更多投資,中國人均資本佔有量確實較低,但短期內投資增速過快,投資效率必然受到影響。”

  白重恩說,真正要判斷投資是否太多,要看投資是否可以帶來回報。投資回報率從1993年的15.7%下降到2010年的5.1%。顯示投資效率已經受到短期內投資增速過快的影響。因此,不宜進一步增加投資率,需要努力改善投資的效率。

  白重恩認為,資本配置的很多問題也影響投資效率。例如,由於利率沒有市場化,金融機構、尤其是銀行賺錢很容易,就不會有很強的進取心來改善資本配置效率。

  對於國有企業的投資效率,白重恩強調,國企需要更多投資和要求有更多分紅,並不矛盾,反而有利於提高投資效率。

  白重恩指出,當企業不分紅時,就有大量資金,投資不需要從市場上籌集資金,用企業內部的自由現金流投資,就不會很認真地考察投資會帶來多大效率,因為不受到外部約束。如果在分紅的同時,可以從市場、從金融機構獲得資金進行投資,效率將更高。

  李稻葵:居民消費率並不悲觀

  “數字顯示,消費率在過去幾年一直在下降,然而居民消費的統計可能存在系統性的誤差。”

  經濟學界一個共識是:中國經濟結構的改善必須圍繞著降低貿易順差減少對外依賴,以及提升居民消費比重等方面來下功夫。

  然而,過去十年間,中國的消費支出在整體經濟當中所佔的比重非但沒有增長,反而顯著下跌,從佔國內生產總值的45%降到了33%。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前委員、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研究發現,居民消費率並不悲觀。

  “數字顯示,中國的消費率在過去幾年一直在下降,然而我們發現,在居民消費的統計上可能存在系統性的誤差”。李稻葵如是說。

  他提出,中國經濟已經開始出現明顯的結構調整的跡象和趨勢。分析其原因,李稻葵首先提到的是中國對外經濟的再平衡和國內消費的逐步上漲。

  李稻葵表示,通過更加全面的測算,居民消費佔GDP的比重從2007年開始出現明顯上升,平均每年上漲0.5%-0.6%,同時近年來中國外貿順差的頂點是8.8%,去年降到了2.53%。經常賬戶的順差,最高點是10.13%,降到了去年的2.8%。

  李稻葵列舉的另一原因便是中國的二元經濟結構逐步消失,農村剩余勞動力逐步減少,工資率開始上漲,勞動成本上漲,企業對外競爭力下降,居民可支配收入比重上漲,勞動收入佔GDP的比重開始出現逆轉。

  這一系列的結果都帶來了消費上漲。

  李稻葵稱,外貿順差下降的主要原因並不是出口增速的下降,更多的是進口的加速。這表明中國內需的上漲事實上是外部結構改善的主要原因,內因是外部失衡緩解的主要因素。

  但在李稻葵看來,盡管居民消費率並不悲觀,但在未來的三到五年內,舊的增長機制逐步退出,包括出口和房地產﹔而新的增長機制,包括消費,還不能起到拉動作用。

  由此得出一個推論就是,人民幣實際匯率的升值應該適當放緩,同時必須加快制度方面的改革,讓經濟增長能夠有一個更加強大的制度基礎。

  國家統計局副局長許憲春對此持相同觀點,並提出需要注意的問題,包括要保持經濟穩定增長、要保持合理的收入分配結構和消費率、要提高經濟增長質量、要保持合理的資產價格水平和價格結構。

  ■熱點話題

  如何調整社保繳費率?

  白重恩教授認為,收入在居民、企業和政府這三個領域之間的分配,中國社保繳費率過高,影響到了居民可支配收入,應降低繳費率,由國企分紅支持社保,國企退休人員的負擔由全社會來承擔。

  白重恩的一項研究發現,中國5項社會保險法定繳費率之和相當於工資水平的40%,有些地區更高。

  在高繳費率的同時,又伴隨著低參與率的情況。居民部門可支配收入佔比下降,勞動者報酬佔比下降是最主要的原因。除居民部門經營性留存、財產收入佔比均有下降外,再分配過程也減少了居民部門的收入佔比。

  他說,在173個國家和地區中,中國社保名義繳費率位列13,處於較高的水平。

  “社保繳費擠佔了員工的勞動報酬,不利於擴大就業和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甚至可能減少了總體消費。”白重恩認為,再分配過程中更主要的是社會保障。一方面是降低繳費率,一方面是利用國有企業的分紅支持社保。

  上海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左學金對此表示認同。他指出,中國的社保體系目標是“廣覆蓋、保基本、多層次、可持續”,因為強制繳費率太高,這個原則很難實行。

  他認為,社保的改革方向首先要大幅度降低強制繳費率,真正做到廣覆蓋和多層次,但也要設計一個過渡方法,讓現在養老金較高的人不因為改革而受到影響。(記者 龍金光 實習生 李旦)

(責任編輯:聶叢笑、喬雪峰)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