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社部副部長:高收入行業工資將調控--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人社部副部長:高收入行業工資將調控

2012年11月01日13:10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在經濟騰飛的同時,我國收入分配差距卻日益拉大。對此,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昨日透露,要改革國有企業工資總額管理辦法,加強調控高收入行業工資總額和工資水平。

“國企高管動輒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的年薪是亟待改革的一大重點問題。”國家行政學院教授、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汪玉凱稱,國企高管畸高的年薪是拉高社會平均工資的重要因素。在天則經濟研究所近期召開的《2012年第三季度宏觀經濟分析》發布會上,與會專家也認為在初次分配中,決策層應首先解決好企業與職工、高管與普通職工之間收入差距問題。

行業之間、職工群體之間收入差距過大

邱小平介紹,2002年至2011年,全國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從12422元增長到42452元,年均增長14.63%。2011年,全國作為產業工人主力軍的農民工總數達25278萬人。農民工工資收入大幅增加,成為農民增收的主要渠道。2005年至2011年,外出農民工月均收入由875元提高到2049元,年均增長15.2%。

普通職工和農民工收入的增長令人可喜,但我們也不得不面對另一大問題。數據顯示,目前在我國,收入最高的10%群體和收入最低的10%群體的收入差距,已經從1988年的7.3倍上升到目前的23倍。

國家統計局5月份公布的2011年全國職工平均工資顯示,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24556元,而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為42452元,私營企業收入遠低於非私營企業。人社部近期發布的《2011中國薪酬發展報告》也表明,行業之間、部分職工群體之間的收入差距逐步拉大的趨勢尚未根本扭轉,分配秩序不夠規范,分配不公問題比較突出。

在各行業利潤對比中,壟斷行業更是足以“傲視群雄”。人社部的統計表明,目前,電力、電信、金融、保險、煙草等行業職工的平均工資是其他行業職工平均工資的2~3倍甚至更高,考慮到住房、工資外收入和福利待遇上的差異,實際收入差距可能在5~10倍之間。

“壟斷行業工資的過快增長,更多地反映了壟斷利潤的快速增加和向工資的轉移過程。因此,非私營單位和私營單位的收入差距還會繼續拉大。”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執行院長李實表示。

除此之外,行業內部高管與普通職工的收入也在拉大。《2011年中國薪酬發展報告》透露,我國上市公司高管年薪平均值由2005年的29.1萬元飆升到2010年的66.8萬元,平均年遞增18.1%﹔部分行業企業高管年薪已經上千萬元。有的高管年薪已經達到當年全國企業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的2000多倍,相當於農民工平均工資的4000多倍。

“目前很多國企高管既是國企高管,又有行政級別,這些雙重身份的國企高管既然還屬於體制內任命或者委派的人員,就不應該和私企的職業經理人一樣拿市場化的高薪,”汪玉凱認為,這個問題是有關部門在改革國有企業工資總額管理辦法,乃至在進行收入分配改革時應優先考慮的。

改革趨勢:“提低、控高”

李實認為,過大的收入差距和收入分配不公,都不利於經濟長期發展和社會穩定。他說,在過去,依靠經濟的高速增長和低失業水平,我國能夠在收入差距不斷擴大的同時保持相對穩定。收入差距雖在擴大,但低收入人群收入在增長。然而,如果經濟增長出現下滑或出現經濟長期衰退,過大的收入差距和分配不公對社會不穩定的影響將會更加凸顯。

事實上,為解決收入分配問題,10月17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第4季度要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總體方案。對此,多數專家建議堅持“提低、控高、擴中”的原則,解決收入差距過大和分配不公的問題。

“收入分配改革遵循這一原則有其道理,”天則所學術委員會主席張曙光稱,收入分配改革首先要解決兩大問題:一個是企業收入增長較快,工資收入增長較慢。這就需要建立工資協商談判機制以及工資隨經濟發展有序提升的制度﹔二是企業高管的收入與普通職工的收入差距過大問題。

“壟斷部門利用壟斷地位,把產品價格定在均衡價格之上,從而獲取超額利潤,是拉開社會收入水平差距的重要原因。”與華安遠見投資顧問公司研究部主管汪嵐的觀點相近,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蘇海南在受訪時認為,必須加大對壟斷行業佔有國有資源的相關稅收征收,提高國有企業稅后利潤上繳比例,從源頭上調控壟斷行業的高收入來源。

汪玉凱同樣認為,收入分配改革必須改革壟斷行業的利益,否則作用和意義都將打折扣,目前不盡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也很難被徹底打破。

對此,邱小平介紹到,要改革國有企業工資總額管理辦法,加強對高收入行業工資總額和工資水平的調控。並將在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合理調節企業工資收入分配。研究建立最低工資標准評估機制,指導各地把握調整的時機和節奏,合理確定調整幅度。積極穩妥地推動各類企業開展工資集體協商,健全企業職工工資正常增長機制。

同時,完善工資指導線、人力資源市場工資指導價位和行業人工成本信息指導制度,加快建立統一規范的企業薪酬調查和信息發布制度,為企業合理確定職工工資提供參考依據。

另據悉,原有綜合性《工資條例》很可能被拆分成單項條例出台,並將優先解決急需解決的問題,比如工資支付方面欠薪情況比較嚴重,幫助農民工清欠的措施會先出台﹔然后才是難點、熱點問題,比如工資集體協商等。

人社部發言人尹成基此前在10月25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即表示,為保障企業一線員工的最低勞動報酬,人社部已經根據收入分配改革總體方案的要求和部署,嚴格建立並實施了最低工資制度,並力爭在工資制度設計方面進一步改革完善。而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也將爭取在今年年底之前發布。 記者 劉曉靜 實習生 陳攀

(責任編輯:聶叢笑、喬雪峰)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