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產權房為何"野火燒不盡"?--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小產權房為何"野火燒不盡"?

2012年11月04日09:45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新華網北京11月4日電 作為清理小產權房的試點,北京市日前首次公布了清理出的79個在建、在售“小產權”住宅項目,讓小產權房再度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

  近年來,有關部門多次發文,嚴禁小產權房建設與銷售。然而,各地小產權房似乎仍在蔓延。是什麼原因導致小產權房清理難查處難?

  查處不斷,違建不停

  “十一五”期間,有關部門針對小產權房發文多達14條,明確小產權房不合法,嚴禁建設銷售,要求分類清理整頓,查處相關責任人,甚至要求拆除未銷售建筑。其中建設部還特別提醒城市居民不要購買小產權房,強調不受法律保護。

  據全國工商聯相關調查,全國小產權房竣工建筑面積僅“十一五”期間就達2.83億平方米。

  記者在多個省份調查發現,小產權房有從東部到中西部,從城郊向偏遠鄉村擴散之勢。

  距離大連市區40分鐘車程的甘井子區大黑石村,依山傍海。一家名為“牡丹城”的小產權樓盤,佔地數百畝,有70多棟樓。銷售部顧經理正領著幾名顧客看房。顧經理說:“買房一年后,就拿到一個不帶國徽的綠本房產証﹔有幾百平方米的大房型,也有22平方米的小戶型,價格最低的每平方米3980元,而附近的商品房價格在每平方米1萬元以上。”

  在北京市昌平區鄭各庄村,東西長約2公裡、南北寬約1公裡的范圍內,一棟棟六七層高的小產權房密密麻麻排列著。

  近年來,小產權房的品種繁多,從普通毛坯房到精裝修小戶型,從海景別墅到田園地產,似乎應有盡有,並不亞於正規商品房項目。

  供求活躍,產銷兩旺

  記者調查發現,我國小產權房市場早年以剛需為主,近年不斷有投資者介入,其市場化特征日益明顯,甚至二手交易也很紅火。

  從購買者的成分看,他們大約來自三個方面:一是買不起正規商品房的被征地農民和城市居民,例如南京市鐵心橋街道的“鳳翔花園”,從2002年至今,已經開發了五期,有數千戶居民。

  這裡的業主說:“住戶七成是拆遷農民,當時這裡的房價是每套12萬至15萬元,而拆遷補償是每戶20多萬元,買下房子后隻剩下幾萬元。這裡的房子沒有產權,但商品房價格要貴一倍。我們都是自住,也不需要產權証。”

  27歲的大連居民劉女士告訴記者,小產權房便宜,雖然沒有產權証,但是圓了她有房一族的夢。“城裡的中低收入群眾、‘新市民’佔了購買者很大一部分,他們買商品房有困難。”

  二是退休后到農村享受田園生活的城裡人。在大連大黑石村一個名為“億盛風情西海岸”的小產權房小區,68歲的宋先生說,去年他在這裡買了一套46平方米的房子。“主要是為了退休后休閑。”

  三是購買別墅用來投資。一些小產權項目打出了“不限購”,以吸引購房者。一些投資者認為,小產權房出租有一定收益,將來也會升值。

  非法牟利,必須嚴懲

  國土資源部今年3月重申,小產權房是指佔用農村集體土地建設,並向農村集體組織以外的成員銷售的商品住宅。如大連大黑石村“牡丹城”“藍海之星”等項目,都是在農地上建設,無法辦理正規產權証,均屬於違法該查禁之列。

  江蘇省國土廳副廳長吳震強告訴記者,有的小產權項目違規操作,導致土地秩序混亂,以及國家稅費大量流失,對於非法牟利的開發企業和鄉村干部,必須繩之以法。

  這位副廳長介紹,南京市郊區有一個佔地900畝的小產權房項目,由於村干部與開發商暗箱操作,國家方面少收土地出讓金約9億元,但少數人獲利幾千萬元,目前開發這個項目的村支書已被司法機關逮捕。

  專家建議,在清理小產權房方案中,首先要建立“數據庫”,完成摸底調查﹔其次制定“路線圖”,做好分類處置方案﹔另外,要規劃“實施表”,依法操作、公平合理。

  國土資源部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清理小產權房還需要更具可操作性的法規。比如說,除了基本農田外,農民宅基地和集體建設用地該如何區分?這就需要更清晰的法規。

  北京大學教授周其仁說,禁止小產權房,需要開辟“城市反哺農村”的渠道。目前,農村土地征收為國有后,並沒有把巨大的土地增值收益反哺到農村。因此,首先要在法律上為農民“還權賦能”。

  專家指出,解決小產權房問題,不能忽視農村集體享有土地增值的收益問題,需要加以評估、界定,應該兼顧各方利益公平處置。(記者鄧華寧、李舒、徐揚、孔祥鑫)

(責任編輯:聶叢笑、王靜)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