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重科又陷質量官司 需求遇冷加劇信用風險--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中聯重科又陷質量官司 需求遇冷加劇信用風險

宏源証券分析師於軍華認為,工程機械行業訴訟多發,主因是需求市場冷清而引發的信用風險,買賣雙方都想轉嫁風險。於是,上海至聖於2012年10月在長沙中院向中聯重科提起了產品責任民事訴訟,同時向酒泉中院提起針對酒泉安監局依據事故調查報告作出行政處罰的行政訴訟。
2013年01月07日08:14    來源:經濟導報    手機看新聞

  中聯重科(000157)近日公告稱,將實現對歐洲混凝土機械巨頭CIFA的完全控股。不過,就在海外市場開疆破土之時,中聯重科在國內卻陷入了多起質量訴訟的泥潭。

  5日,經濟導報記者從上海至聖工程機械有限公司(下稱“上海至聖”)獲悉,該公司已將中聯重科告上法院,質疑其生產的中聯牌QUY1000履帶起重機存在質量缺陷,索賠約2000萬元。上述設備在2011年10月華銳風電項目施工中發生吊裝設備傾倒事故,造成5死1傷。

  宏源証券分析師於軍華認為,工程機械行業訴訟多發,主因是需求市場冷清而引發的信用風險,買賣雙方都想轉嫁風險。

  官方結論遭質疑

  出事之前,雙方曾有過短暫的蜜月期。QUY1000是中聯重科首台千噸級履帶起重機,上海至聖以5400萬元的價格購買,並於2011年3月付清首筆1000萬元貨款后使用。作為首個用戶,上海至聖還於當年5月參加了中聯重科召開的盛大交車儀式。根據約定,中聯重科將為上海至聖提供長達8個月的試驗調試期。

  就在調試期臨近尾聲的2011年10月10日,上海至聖參與了華銳風電項目風電機組的吊裝。誰知在吊裝過程中,吊臂發生斷裂,起重機傾覆,造成5死1傷的事故。

  甘肅省酒泉市政府發布的調查結果認定,“這是一起發生在作業場所、作業期間,由作業人員違章操作引發的較大安全生產責任事故。”起重機傾覆的主要原因是由於路基板傾斜度超標,導致吊臂傾斜,在起吊過程中產生側向屈曲變形。在累積損失的情況下,當回轉操作時,受回轉慣性載荷影響,瞬間側向載荷超出起重機主要受力構件的強度極限,吊臂根部斷裂,導致傾覆。

  不過,上海至聖對這份事故責任認定並不買賬。其代理律師傅蓮芳表示,事故報告根據路基箱與地面傾斜度為13/1000認為路基板傾斜度超標,而事實上,起吊時,站位點車載水平儀顯示起重機完全處於水平狀態。

  傅蓮芳還認為,調查報告認定起重機吊裝時斜拉的結論也失實。第一次試吊時,發現機艙、起重機及配重不在同一鉛垂面后,司機及時停止作業並進行了處理,避免了歪拉斜吊。第二次起吊后,司機在起重機儀表顯示正常的情況下進行起吊,沒有出現斜拉情況。

  “一年多過去了,設備目前還堆放在工地。”上海至聖總經理黃茵告訴導報記者,事故發生時,她就在作業現場,中聯重科的兩名技術人員、業主方和施工方都在現場陪同。

  中聯重科回應稱,對於“10·10”事故原因,酒泉市政府組織成立的調查組和專家組均提交了事故調查報告和技術分析報告,酒泉市安監局依照法定程序作出處理並組織了聽証,涉事單位當時均簽字認可。

  機構報告稱主臂焊縫未焊透

  中聯重科認為事故“與中聯重科起重機質量無關”,依據的正是官方的事故責任認定報告。中聯重科還稱,上海至聖的訴訟不能改變對“10·10”事故屬於安全責任事故的定性。

  千噸級起重機被國內工程機械行業視為標杆性產品,此次斷裂的QUY1000正是此級別,顯然誰都不想把拳頭產品與質量缺陷扯上關系。但是,如果上海至聖能夠通過行政訴訟推翻此前官方對事故責任認定的結論,那麼中聯重科就難逃干系。起重機質量是否存在缺陷將成為判決關鍵。

  傅蓮芳稱,事故調查組對起重機質量問題的調查僅局限在主臂主弦杆材料是否存在金屬材料缺陷的事實上,並據此排除了起重機可能存在質量問題。但作為重大設備,起重機不光是材料和零件的單體合格問題,工藝、設計均是重要組成部分。

  “根據權威機構的測定結果,事故起重機主臂斷裂處的焊縫未焊透。”傅蓮芳還向導報記者出具了中冶集團建筑研究總院焊接研究所的《QUY1000履帶起重機基節主臂斷裂處焊縫質量情況》報告,顯示起重機斷裂處焊縫存在多處未焊透及夾渣缺陷。

  黃茵認為,當天是QUY1000起重機第二次使用,首次從事塔式工況作業,且距離其實際交付才半年,還在“三包”服務期限內。該設備是中聯重科初次研發的精密特種設備,在設計、制造及工藝等方面都明顯存在不足,中聯重科應該對該缺陷造成的巨額損失負責。

  三起官司案中案

  事故發生前,中聯公司標示的事故起重機的起重能力超過了國內外的所有同類型起重機,事故發生后,中聯公司主動降低了其起重能力。傅蓮芳認為,事故起重機產品質量明顯不符合《產品質量法》的規定。鑒於起重機存在嚴重的質量缺陷,上海至聖多次發函要求退回起重機,返還已支付的合同款及賠償損失,但是中聯重科未予理會。

  於是,上海至聖於2012年10月在長沙中院向中聯重科提起了產品責任民事訴訟,同時向酒泉中院提起針對酒泉安監局依據事故調查報告作出行政處罰的行政訴訟。行政訴訟已由甘肅省高院指定甘肅省張掖中院審理﹔民事訴訟在長沙中院立案兩個月后,又於去年12月31日突然裁定由岳麓區法院管轄,目前黃茵正著手提起管轄異議。

  長沙中院之所以將案件判給岳麓區法院管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聯重科已經在岳麓區法院起訴了上海至聖,原因是其沒有按期交付出事設備的第二批款項。

  傅蓮芳告訴導報記者,已經聽說了訴訟,但還沒有收到起訴材料。如果產品有缺陷,她們可以要求退貨。就在昨(6)日,上海至聖已就管轄權裁定提出上訴,不同意兩起案件合並受理。

  6日,導報記者多次致電中聯重科外聯部、投資者關系部和起重機分公司,均無人接聽。截至發稿時,中聯重科也未就上海至聖的最新表態發布公告。

  市場冷多發糾紛

  近年來,工程機械行業因質量問題導致的訴訟官司呈現多發態勢。本報此前曾多次報道中聯重科濟南斷裂門車主的訴訟,至今仍懸而未決。此次又是上海用戶的起訴。

  於軍華表示,工程機械行業這幾年一直採用銀行按揭、融資租賃等信用銷售模式,在行業高速增長期有利於提振企業業績,但在市場低迷時,則可能會出現較大的信用風險。尤其是下游建筑市場資金一出問題,就會傳導至整個鏈條,先是施工企業,然后就會傳到生產廠商。

  慧聰工程機械網主編趙利祥告訴導報記者,市場形勢好,用戶忙著掙錢,會掩蓋一些問題﹔一旦市場轉冷,有些原本不突出的矛盾就會凸顯出來。開工率上不去,掙不到錢,一些原本屬於日常保養解決的問題也會牽扯進來。當然也有個別確實是設備本身存在問題,再加上不當操作,質量問題可能很快就顯示出來。

  “信用銷售是目前市場最受歡迎的一種銷售模式。”趙利祥說,零首付的激進銷售模式並不可取,應該規定最低首付,就像房地產銷售一樣。

  於軍華表示,今年全國“兩會”之后,城鎮化建設有望全面啟動,屆時工程機械市場有望迎來復蘇,有些糾紛或許會隨著市場轉暖而冰釋前嫌。

(責任編輯:薛白、喬雪峰)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