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談收入分配改革:有話語權者在既得利益集團--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專家談收入分配改革:有話語權者在既得利益集團

2013年01月16日07:3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專家談收入分配改革:有話語權者在既得利益集團

  華生

  近來,收入分配改革被社會各界熱議。據悉已醞釀8年之久的方案仍未出台。這或許意味著改革亟待破局。收入分配公平是社會穩定的基礎,一個社會應是一個經濟發達的社會,也應是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從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克服平均主義”開始,收入分配問題能否處理得當便關乎中國改革的成敗。《冰點周刊》就此問題專訪中國經濟改革進程中三項重要變革“價格雙軌制、國資管理體制、股權分置改革”的提出者、推動者華生教授。

  這好像說不通吧,明明是土地公有,怎麼好處全歸少數私人了呢

  記:你曾經提出,當今中國,包括學界在內的社會各界對於收入分配改革的討論有偏調之嫌。怎麼理解?

  華:這個題目說得很熱鬧,別說普通人,現在連專家都很混亂。很多時候這個話題已經脫離了兩極分化和貧富差距這個根本出發點被討論。就以“提低、擴中、限高”這個大家普遍達成共識的大方向為例。先說“提低”,很多自相矛盾的說法盛行。比如媒體一邊宣傳工資收入停滯不前,一面又說企業人力成本急劇上升,經營困難,這兩個說法必然有一個是假的。客觀地說,以農民工的工資為例,事實上這幾年確實提高得很快,每年都超過20%,這樣就有提低到底是提誰和怎麼提的問題。“擴中”同樣面臨類似問題,怎麼擴,誰來擴?民營經濟的就業人口佔了一多半,政府說了不算,政府能提的人,無非是公務員、國有企業、事業單位,但是大家已經嫌他們高了,要是擴這些,意見就更大了。所以說起來容易,具體落實不好辦。“限高”這個事情就更典型,泛泛說限高所有人都贊成,一具體化了誰都不贊成。比如現代西方國家主要靠個人所得稅與財產稅調節貧富差距,而中國人一講到這些頭都疼了——好不容易掙了套房子還要繳稅,留給孩子還要繳稅?

  到最后,所有的討論都圍繞著如何提高收入展開,大家也都愛聽。要提高收入這對不對?當然對,但要注意到,這時候討論已經遠離貧富不均這個主題了。因為這些年來我們的主要問題並不是蛋糕做小了,而是蛋糕切得不公平。

  記:收入分配問題真正的症結在哪裡?

  華:貧富差距和收入分配是有關系,但同樣是有差別的。收入更多是講一個流量,本身不能代表你是富人還是窮人。比如一個人工資5000塊錢,但沒有房子,還有一個人也是拿5000塊錢,但家裡有幾套房,價值1000萬元。這兩個人能一樣嗎?所以說收入和貧富這兩個概念不能偷換,大家真正不滿意的是貧富差距太大了,單純講收入,完全是講流量,並不能反映存量。

  現在的各類富豪榜上,地產商獨佔最大的份額。在自然資源豐富的省份,則是坐山吃山的老板最風光。社會不可再生的土地、礦藏這些壟斷性資源成為少數人暴富的資本,這就是我們這些年制度安排的最大失衡。

  我的一個大學同學,在美國當教授的,現在快要退休想回國來住,把他在美國的房子賣了,賣了50萬美元,回到中國一線城市來都買不起房。在美國,他這個教授絕對是中產階級,淨資產50萬美元啊。美國的工薪階層財產也就是二三十萬,50萬美元已經很好了。但你要是到中國來,一套房可能都買不起。

  這說明我們現在收入分配極其混亂,收入和財產的分配極其不平衡。因此,如果單純從流量上、從表面收入上看問題會有非常大的偏差,針對解決貧富差距的措施就容易扭曲,最后收入分配改革就不好搞了。

 

(責任編輯:楊翼、李海霞)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