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荒導致多地最低工資上漲 企業習慣性叫苦--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用工荒導致多地最低工資上漲 企業習慣性叫苦

2013年02月08日07:59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手機看新聞

西歷新年伊始,多地競相擂響上調最低工資標准的戰鼓,目標鎖定舊歷新年后的勞動力大軍。

2月4日,廣州的月最低工資標准由1300元調整至1550元。而這頂“全國第一”的帽子,花城才戴了不到兩天,6日就被宣布最低工資標准調整至1600元/月的鄰居深圳超越。

據《第一財經(微博)日報》記者統計,今年初,河南、陝西、浙江、北京、貴州等地也都紛紛上調了最低工資標准,而廣西、安徽、遼寧等省份也都在日前明確表示今年將上調這一標准。

在勞動者拍手稱好的同時,不少企業主對本報反映,人工成本傷不起。

30省市最低工資超千元

本報記者對32個主要省市的最低工資標准進行了梳理,發現30個省市的最高檔工資標准都已超過1000元,除了江西(870元)和甘肅(980元),這兩個省份上一次對最低工資標准進行調整分別在2012年的1月和4月。

而在此前,尚有好幾個中西部省份的最低工資標准在千元以下。比如雲南、西藏、青海、重慶、海南,這五個省份都是在2012年調整后步入千元陣列。而貴州是在2013年1月1日開始調整,由此前的930元上調至1030元,非全日制職工小時最低工資標准上調至11元。

目前,最低工資標准較高的省份仍集中在東部經濟發達地區。排在前五位的分別是深圳(1600元)、廣東(1550元)、浙江(1470元)、上海(1450元)和北京(1400元),非全日制職工小時最低工資標准最高的是北京,為15.2元。

1月25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新聞發言人尹成基表示,2012年已有25個省份根據經濟發展情況適時適度調整最低工資標准,平均增幅為20.2%。

多名專家認為,目前的用工緊張正倒逼各地提高最低工資,這有利於吸引外來工,緩解用工緊張。“春節過后,外來工肯定會看哪裡的工資比較高就往哪裡去。”暨南大學教育學院院長、統計學教授韓兆洲說。

穩慎調整最低工資

最低工資標准的上調,總是一面受到勞動者的熱烈歡迎,一面牽動著用工企業已經隱隱作痛的神經。

在1月底的廣州兩會上,一位民營企業家就曾對本報記者反映,不斷上調的最低工資標准給他們很大壓力。“雖然我們給的工資肯定要比這個高,但是標准一上調,人社局一公布工資漲幅目標,就必然會引起工人們的聯動反應,他們就開始要求漲薪。”他說。

這位企業家所反映的情況其實很普遍。東莞台商協會的顧問袁明仁告訴本報,現在經濟形勢很不好,並且年初會更不好,現在很多台商企業都希望政府來把自己的地買回去,“落袋為安”,台商企業有的縮小規模,有的轉行,不然就是干脆關廠。“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再上調最低工資標准無疑是雪上加霜。”他說。

對於最低工資標准的提高,廣州女神鐘表公司總經理朱中興認為:“可以調,但是要給企業時間。”他建議,與提高最低工資標准、對企業收取高額稅費相對應的是,政府應該在工人的職業培訓方面承擔更多的職責。工人的流動性太大,企業主不敢把錢花在員工的培訓上。

事實上,官方對於最低工資標准的調整態度也並非“大冒進”。在2012年底的全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工作會議上,人社部部長尹蔚民提出,要探索建立最低工資標准評估機制,穩慎調整最低工資標准。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稅系主任林江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在出台最低工資標准前最好啟動雇主和雇員的集體協商,經過多輪協商,凝聚社會共識,最后再推出最低工資標准。

(責任編輯:喬雪峰、聶叢笑)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