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強爆料房產交易20%個稅“都是潘石屹攪合出來的” --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新聞>>宏觀

任志強爆料房產交易20%個稅“都是潘石屹攪合出來的” 

姚毅婧

2013年04月09日08:38    來源:國際在線    手機看新聞

  4月8日下午,博鰲亞洲論壇2013年年會舉行“經濟轉型與樓市調控”分論壇。論壇一開場就讓嘉賓評論熱點話題“國五條”,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直接了當承認“中央政策我不敢評論,地方政策我也不敢評論”﹔而華遠董事長任志強則認為,“國五條”明確告訴大家中央政府不管了,把責任推給地方政府去管﹔對此,長江商學院副院長王一江也坦言,實在摸不清政府調控思路,“為何不採用市場手段,而直接採用了行政手段?”

  關於調控政策:

  住建部官員稱服從大局 任志強斥“中央踢皮球”

  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秦虹表示,中國房地產調控開始於2003年,到現在已經有十年時間,房地產再重要也是國民經濟一部分,這些年房地產調控,一直在服從大局。

  秦虹稱,從2003到2008年上半年,當時房價就跟不能增加供給有關系,服從國民經濟防止過熱大局。但到了2008-2010年這一輪,房地產就開始服從另外一個大局,即保增長。當時把房地產開發企業資本金比例從35%降到20%,買房子可以利率打折都是那個時候出來的。

  秦虹認為,對普通老百姓來講,房子成為影響家庭財富分配差距擴大一個重要因素。隨著房價上漲,擁有多套房的家庭財富倍增,沒有買房子的家庭,越來越買不起房子,這個時候國家通過限購、限貸這種政策抑制繼續多佔有住房,緩解社會矛盾,這是有邏輯的。

  任志強針對秦虹的發言稱,房地產就是夜壺,需要的時候拿出來用,不需要的時候就往床底下一踢。他稱,“國五條”明確告訴大家中央政府不管了,把責任推給地方政府去管。

  任志強分析“國五條”時稱,“隻傳達了一個信號,就是,我們是希望房價不要高漲,然后你們地方政府去承擔責任,你們地方政府去限定一個目標,你們去管,你們管不好的話,我們就收拾你們”。他還表示,“國五條”基本上沒有說出什麼道道,最嚴厲的就是北京,單身也不准買第二套房子,把單身戶口的權力也限制了。海南最聰明,沒出細則,就執行原來的。

  關於“國五條”20%個稅:

  任志強爆料“都是潘石屹攪合出來的” 潘石屹守“我沒說要在流通環節征稅”

  任志強爆料,“國五條”出台不久前找潘石屹討論,“他就說你們不能限購,你們得加稅,於是得出一個‘國五條’”,“突然發現原來‘國五條’是他攪和出來的!”

  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直呼冤枉,“這是謠言!”他稱,現在的房子供應量並不像改革開放初期那樣緊張,所以把持有物業的稅增加,把流通環節的稅降下來,就能把炒房者擠出去,讓沒有房子住的人能夠把房子資源充分利用起來,“但‘國五條’加稅是把流通環節的稅加20%,這個事情是不對的”,他表示。

  針對限購,潘石屹表示,住建部的領導曾請其去征求意見,但他認為限購的辦法非常不好,這是一個短期的措施,不能是長期的措施。“就像一個人病了,需要動手術了,可以打麻藥,可是你不能把麻藥當飯吃,天天打麻藥,這個東西不行。”他認為限購導致價格機制不靈敏,將引發更大的問題。

  關於房價:

  任志強稱“穩中有升” 潘石屹說“我有辦法讓房價下降”

  對於未來房價走勢,任志強認為穩中有升。他分析稱,因為現在的調控手段並非市場手段,所以漲,要是市場經濟的手段,房價就會隨著經濟變化波動了。“別的國家也有波動,中國為什麼一路漲,就是因為用行政手段往下按按不住就蹦上來了,好比水缸裡按瓢一樣,隻要不變成市場經濟,就一定是一路漲。”

  “想讓房價下跌?我有辦法!”潘石屹表示,如果讓其提一個建議讓房價往下跌的話,第一個辦法就是把全國房子都聯網,任何人拿身份証、名字可以查出任何一個人房子的號,“這個從技術不難,為什麼實施這樣多年,還實施不出來?”

  潘石屹認為,這並不是一個特別困難的技術。聯網將推動二手房供應量增長,“我就不信房價不會跌。任志強談了很多數字,也不知道他說的數字是真的還是假的。隻有全國房子聯網這個事情解決,所有事情就清清楚楚了,怕的就是不清楚。”

  論壇結束眾生相:

  官員溜 地產商逃 學者坦然善后

  主持人剛宣布論壇結束,便有很多媒體記者沖上台,圍堵諸位地產領域的大佬和權威人士。

  “小潘,快跑!”隻聽任志強大喊一聲,便同潘石屹一起強行沖開圍堵的記者,徑直從大門“逃”離現場﹔秦虹則低調地順牆根繞側道向門口走去,其間雖有記者不斷發問,但她始終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最后,隻有長江商學院副院長王一江留在台上與記者繼續交流。他表示,對“國五條”調控思路是感到非常的不清楚。現在房地產市場邏輯上怎麼也統一不起來。政府推出的各項政策,一方面創造了各種條件推高房價、土地政策、財政政策以及稅收政策,推高房價﹔此外,在宏觀方面,購買力的政策,貨幣的發行和流動性通貨膨脹政策在拉高房價,一手在推高,一手在拉高,真要高的時候,一手按下來,不准高﹔而且這個不准高的手段顯得非常強制,不採用更符合市場經濟原則的手段,直接採用了行政手段。(記者 姚毅婧)

(責編:孫博洋、聶叢笑)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