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投資上半年遭遇斷崖下滑 民間資本“不願投”

石慶偉 陳夢陽 徐揚

2016年08月22日07:49  來源:經濟參考報
 

  上半年,遼寧省經濟形勢格外引人關注。全省經濟6項重點指標中,有5項出現負增長,地區生產總值同比下降1%。特別是固定資產投資降幅為58.1%,呈斷崖式下滑,為東北振興以來所未見。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深入遼寧部分地區了解到,當前遼寧經濟主要指標大幅下滑,既有國內外市場大環境的影響,民間資本投資意願不足等因素,也與遼寧以裝備制造和重化工業為主的產業結構轉型艱難、轉型周期長有關,需要全面辯証分析,增強振興攻堅信心,切實採取有效有力措施。

  撫順縮影:上半年固投同比降八成

  數據顯示,制造業、基礎設施和房地產是遼寧固定資產投資的三大主力板塊,約佔全部投資的80%,上半年均出現同比大幅下降。降幅最大的制造業下降66.5%,基礎設施下降60.3%,房地產開發下降31.5%。

  以煤油電鋼鋁著稱的老工業基地遼寧省撫順市,上半年固投僅完成年初目標的十分之一左右,同比降幅80.6%。

  “保民生、穩投資、謀發展,我們要多線作戰!”撫順市市長葛海鷹感到前所未有的挑戰和壓力,“我們絲毫沒有放鬆努力,眼下新抓到手的項目有抽水蓄能電站、石化技改等項目,同時也在爭取中鋁等央企的支持。”

  撫順只是一個縮影,遼寧其他城市也面臨類似困難。

  走進沈陽北方重工巨大的盾構機車間,巨龍一樣的5台地鐵盾構機正在組裝。“生產任務量比去年有所減少。”裝配負責人說。

  “國內市場投資下降效應已從原材料傳導到裝備制造行業,上半年集團訂單綜合下降7%左右。”北方重工集團負責人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特別是礦山、水泥和鋼鐵裝備板塊最大降幅達50%,國內市場還在萎縮,必須向國際市場發力。

  爬坡過坎,滾石上山,以受經濟周期性影響大的重化工業為主的老工業基地遼寧正在經歷轉型路上最痛苦難熬的一段時期。然而,就是在外界看來形勢非常嚴峻的遼寧省,記者所看到、聽到和感受到的,與冰冷的數字存在著一些反差。

  “今年上半年集團經營總體來說好於去年同期,餐飲利潤板塊增長了20%左右,集團旗下的東北最大海鮮批發市場做得也特別好。預計下半年也會好於去年同期,全年利潤計劃增長6%”,沈陽副食集團副總經理仉樹利在參加沈陽市部分企業座談會時,談到的情況和其他幾家參會裝備制造業企業談到的情況截然相反。

  沉舟側畔千帆過。傳統產業、傳統產品和新興產業、高科技產品所處的境遇甚至可以說是冰火兩重天。暖流正在堅冰下涌動,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的投資也在迅猛增長,這是記者採訪中感受到的另一個側面。

  北方重工的環保板塊大幅增長,新拿到4台垃圾發電核心設備的大訂單﹔沈陽機床集團憑借世界首創的具備智能互聯功能的I5機床,提供智能工廠服務,上半年獲訂單1.5萬台,同比猛增5倍。

  戰略性新興產業快速成長。拓荊科技、通用電氣能源公司、新鬆機器人、東軟醫療等領軍企業,產值分別增長342.2%、200.8%、14.3%、42%。

  雖然遼寧經濟出現困難,並沒有擋住一些有遠見的國內外資本的腳步。今年初,華晨寶馬汽車公司新發動機工廠在沈陽開業﹔6月,德國總理默克爾帶著20家知名企業訪問沈陽,推進德國“工業4.0”與“中國制造2025”戰略對接﹔7月,總投資55億美元的英特爾高端存儲器項目在大連提前投產……

  雖然經濟面臨巨大下行壓力,一些先行指標卻發出了積極信號。上半年,遼寧省工業用電量同比回升了4.1個百分點﹔公路貨物運輸量增長2.8%,鐵路貨運增速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資本觀望:企業存款余額增長一成半

  盡管需求減少、價格下跌,民間資本不願投入,實體經濟缺乏直接融資管道,但遼寧各地正在努力破解這些全國許多地區都存在的共性問題。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採訪中切身感受到,遼寧一些經濟指標下滑是經濟因素 和非經濟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特別是遼寧以裝備制造和重化工為主導的產業結構,在當前大宗商品價格下跌、需求減少的背景下,深度調整在所難免,轉型升級需要攻堅克難。

  “招商難度有所增大。”遼寧省經濟合作局副局長何岩感觸很深,“以往出去招商,諸如房地產等項目有時太熱了,甚至要有所控制。現在出去招商則要在有些產業投資熱度下降的情況下,瞄准那些更有發展前景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精准招商。”上半年,遼寧引資重點項目完成958個。

  鞍山市上半年固投下降約三分之二。市政府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鞍山以鋼鐵和菱鎂等資源產業為主,投資力度減弱,這就必須大力進行結構調整,營造出招商新優勢。”

  老工業基地歷史遺留問題多、社保繳費比例高,需要進一步卸負擔、增活力。站在撫順市投影地圖前,記者看到兩個露天大坑將主城區掏成兩個大洞,藍圈內的採煤沉陷區超過18平方公裡,上萬戶居民亟待搬遷,需要幾十億元投資﹔退休工人多,養老金缺口累計超百億元,這都讓財政收入不足百億元的撫順急需上級的政策支持。

  記者在遼寧多市走訪發現,面對投資大幅下滑的局面,各市政府一方面想方設法招商引資,一方面努力加大政府投資力度。

  遼寧民間投資佔全省投資的比重達到了7成,但上半年,全省民間投資降幅達到近60%。然而,截至今年5月底,遼寧省內人民幣非金融機構企業存款余額為12776.9億元,同比增長了14.33%。這意味著資本並沒有離開遼寧。

  在當前情況下,既要以改革創新精神打破資本“不願投”的觀望心態,增強預期,還要幫助那些有市場、有好項目的企業解決“沒錢投”的困難。

  今年以來,沈陽機床集團的I5機床和智能工廠服務訂單猛增,I5機床的月產能需要從原來的二三百台迅速擴大到1500台左右,可受到資產負債率過高等困擾,企業融資遇到困難。一些民間投資機構雖然非常看好沈陽機床集團的良好投資前景,卻因資產負債打分低而止步。

  “國際上知名的裝備制造企業都具備一定的金融造血能力,其依靠金融租賃業務加快轉型的成功經驗值得借鑒。”沈陽機床集團有關負責人說,企業以新產品和商業模式撬開了巨大的市場需求,當前急需擴產能、招員工、推進迭代研發,希望得到金融租賃政策的支持。遼寧省社科院副院長梁啟東說,對這些確有市場、有效益的企業,尤其需要融資方面幫一把。

  企業自信:兩三年內翻身不成問題

  “數據雖然不好看,但我們心裡不服氣,對發展充滿信心。”一位政府官員的話代表了許多人的看法。記者走訪中了解到,遼寧干部群眾信心不減,千方百計想辦法爬坡過坎。

  “不能僅看數據表象,更要看實質、看趨勢,現在是結構調整的最佳時期,未來大有希望!”沈陽市經信委副主任栗文安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

  記者了解到,非經濟因素對數據波動也有影響。“實事求是地說,全部擠淨統計水分需要一個過程。”去年遼寧某市規上企業統計有900多戶,今年隻有200多戶。進一步做實數據才能讓經濟指標更實。一位干部分析,遼寧有的市固投在GDP中佔比過高,甚至高達八九成以上,應注重協調發展。

  在遼寧各地調研採訪發現,當地社會大局穩定,民生投入不減,群眾生活水平穩步提高。上半年,遼寧城鎮、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實現16560元和7620元,分別實際增長4.3%和4.9%。城鎮登記失業率為3.71%,低於4.5%的年度控制目標。記者採訪的遼寧一些大型國企,盡管面臨很大經營壓力,並未出現裁員潮。

  “上半年數據公布后,很多朋友給我打電話,問我東北經濟怎麼了,我接到這樣的電話就很煩,關鍵要靠自己唱好‘國際歌’,早日走出困境。”沈陽防鏽包裝公司總經理劉洪文說,企業原來主要面向鋼鐵等產能過剩行業,現在注重轉型開發高附加值產品,靠氣相防鏽膜等新產品打開了市場,上半年利潤增長77%。“隻要努力提升自己,兩三年內翻身不成問題!”劉洪文說。

  面對嚴峻的經濟形勢,遼寧省出台了一系列措施穩增長。將今年確定為“項目年”,各級黨委、政府全力以赴抓項目建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全力推進,上半年已化解煤炭產能350萬噸,鋼鐵產能210萬噸。同時著力解決影響投資、營商等軟環境的突出問題。不少城市還成立審批局,提高政府審批服務效率,優化發展環境。這些措施正在顯現積極效果。

  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雖然艱難,恰恰成為老工業新一輪發展的重大機遇。今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干意見》正式印發,吹響了新一輪東北振興的號角,一系列振興政策的推進,必將注入強大振興動力。

  “從近兩個月數據觀察看,遼寧經濟有企穩跡象,指標降幅在收窄。”遼寧省統計局有關人士分析。採訪中,不少企業家和專家認為,雖不敢說遼寧經濟現在已經調整到底,但繼續大幅下滑的可能性不大,筑底企穩可期。

  遼寧省委書記李希說,遼寧正在經歷刮骨療毒、轉型升級的艱難過程,要咬緊牙關,把數據做實,把民生辦好,抓好政治生態建設,突破體制機制束縛,抓好結構調整和改革創新,遼寧經濟一定能浴火重生。(記者 石慶偉 陳夢陽 徐揚)

(責編:王子侯、喬雪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