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鍋中國不能讓美國“再次偉大”

2019年05月23日08:0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最近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主席、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斯蒂芬·羅奇發表了一篇題為《美國在中國問題上的錯誤敘事》的文章。文章指出,美國如今把所有困擾自己的東西都歸咎於中國,而這一切都基於一系列不可靠的推論。他認為,痛批中國與其說是對真實外部威脅的反應,不如說是國內問題的產物,“把注意力放在替罪羊上顯然比反觀自照來得容易得多”。

面對中國,美國缺乏自信

“美國國內有兩股思潮。令人遺憾的是,兩股思潮都對中國不友好。一面是通常所說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基本盤,‘鏽帶’。這些地區的很多人認為中國搶走了他們的工作。另一方面是民主黨人士在人權等問題上對中國有諸多不滿。”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胡逸山對本報說,“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挑起貿易戰,既能滿足其基本盤的要求,又能籠絡民主黨人,可以說是一石二鳥。”

“現在,美國有很多人認為,中國在欺負他們。正是這種強烈的憂慮幫助特朗普走進了白宮。”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教授沈丁立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這兩年來,無論是與加拿大、墨西哥還是歐洲打交道,特朗普政府都達成了對美國有利的條款。這成為特朗普政府的政績,也成為他們與中國打交道的底氣。”

這一切的根源或許在於美國開始缺乏自信。斯蒂芬·羅奇認為,受困於自身造成的宏觀經濟失衡並擔心自己退出全球領導地位,這帶來了一個缺乏自信的美國。

“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在下降。”沈丁立認為,“目前,美國國內最重要的分歧之一在於要不要繼續領導世界。以特朗普為代表的一部分人希望美國再次偉大,圖的是實惠,要的是‘招商引資’來過好日子,而不在乎是否繼續領導世界。另一部分人則希望,寧肯過苦一點的日子也要繼續站在世界領導的位子上。”而無論是哪一方都不樂見一個強大的中國。

美國《雅各賓》雜志網站文章則指出,隨著選舉在即,美國兩黨政客都樂於打中國牌,告訴他們的選民迫使中國“遵守”全球資本主義規則是為普通美國人創造體面生活的關鍵。事實上,這隻關乎重振美國的政治和軍事霸權,幫助美國公司佔領新的行業和市場。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正如斯蒂芬·羅奇在文章中所說,從貿易到知識產權再到匯率問題,美國都是以弱証據提出強硬指控。這已引發多方質疑。

美國《雅各賓》雜志網站文章稱,就像上世紀80年代美國工人面臨的問題並非源於日本一樣,今天的問題也不是因為中國。社會不平等加劇,普通民眾獲得體面生活的路徑明顯缺失以及普遍存在的疏離和不信任,都不能歸咎於中國。向工薪家庭發起戰爭的是美國企業和精英階層。

英國《金融時報》社評也指出,特朗普政府針對華為所採取的行動已超出應對安全擔憂所需的范圍。這些行動還將有損美國以及其他西方國家企業的利益。

“把關稅提高,工廠和資金就會回流美國嗎?顯然不會。”胡逸山說,“而且,最終這一切都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美國民眾的怨聲載道相信也不是特朗普政府願意看到的。”

事實上,很多人企業與個人都開始感受到切膚之痛了。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報道指出,不斷升級的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可能會危及持續了十年的美股牛市。美國鞋業經銷商及零售商協會表示,關稅將使美國消費者每年多付70億美元,對工薪階層沖擊最大。5月20日,包括耐克、阿迪達斯等在內的173家鞋類巨頭聯名致信美國總統特朗普,希望其能放寬對中國制造的運動鞋的關稅。聯名信指出,加征關稅將“對美國的消費者、我們的企業和整個美國經濟造成災難性的影響”。

貿易戰令整個世界受害

美中關系很可能進入以相互猜疑、關系緊張和沖突為特征的時代。這是斯蒂芬·羅奇的判斷。《金融時報》網站文章也擔心,美中貿易戰令人不安的一點是,這只是一個開始。對華鷹派已經把目光投向關稅以外的問題,他們希望美中經濟脫鉤。

中美貿易摩擦令整個世界緊張不安。正如胡逸山所說:“中美貿易沖突,一些國家最初或許能受益,但是最終整個世界都會受害。”

德國《明鏡》周刊網站近日發表題為《大棒的終結》的文章指出,在對華貿易爭端中,特朗普沒有給美國創造新的就業崗位,而是給全球經濟造成越來越大的負擔。美國消費者也遭受痛苦:特朗普對中國產品征收的懲罰性關稅,大部分由他們買單。這位美國總統大概仍然希望與中國達成一筆“交易”,主要是它能賦予特朗普贏家的形象。但是,美國早已很弱,中國早已很強。

當然,也有專家保持著謹慎的樂觀。“中美關系現在的確很糟糕,不過其實並沒有那麼復雜。”沈丁立認為,“雙方都需要處理好自己國內的事務,同時保持良好的溝通。”

胡逸山也認為:“中美關系總會正常化的,畢竟中美已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系。”(本報記者 張 紅)

(責編:楊曦、付長超)

相關專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