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在不斷積累(經濟透視)

李向陽

2019年09月03日08: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伴隨美國金融市場收益曲線倒挂現象不斷出現,投資者對美國及全球經濟衰退的擔憂上升。歷史經驗表明,收益曲線倒挂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出現了經濟衰退。不過,反對者認為,國際金融危機后發達國家央行實施的量化寬鬆政策,壓低了長期利率,收益曲線倒挂已不再是經濟衰退的預警指標。即便如此,全球經濟下行的壓力也在不斷積累。近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把今年全球經濟增速下調至3.2%,為過去10年來最低。

  首先,自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盡管主要發達國家經濟增長緩慢,但並未出現統計意義上的經濟衰退。受周期因素的內在驅動,超過10年的增長周期很難再持續下去。這期間,還有兩個重要趨勢值得關注。

  一是支撐經濟增長的新技術革命並未發揮出主導作用,以新技術革命為基礎的新產業並未形成。全球經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得益於大國的量化寬鬆政策。

  二是拉動全球經濟增長的國際貿易逐漸失去應有的作用。過去10年間的多數年份,貿易增長率處於與經濟增長率大體相同,甚至低於經濟增長率的狀態。這與戰后貿易增長率高於經濟增長率2—3倍的趨勢形成了鮮明反差。2017—2018年國際貿易增長率有所回升,但2019年上半年這一趨勢再次被打斷。預計2019年全球出口增長率僅為1.8%。

  其次,短期內,收益曲線倒挂、發達國家股票市場高估現象嚴重以及美國單方面挑起經貿摩擦等,都將加速經濟周期拐點的到來。收益曲線倒挂反映了投資者對未來前景的擔憂。據德意志銀行估算,目前全球債券市場約有16萬億美元的債券接近零收益,佔全球債券交易總額的27%。與此同時,日本和歐洲央行一直維持負利率水平。這種由貸款人向借款人付費的現象,嚴重扭曲了金融市場的價格機制。美國國債市場盡管尚未受到這種現象的影響,但美聯儲近期已經降低利率,未來出現國債負收益現象也並非不可能。至於發達國家的股票市場,已經預支了長期經濟刺激政策的收益,如美國政府的減稅政策。在這種背景下,美國單方面挑起經貿摩擦對金融市場帶來的巨大沖擊已開始顯現。

  此外,主要發達國家實施經濟刺激政策的空間在縮小。在貨幣政策領域,美聯儲降息空間已經很小,日本和歐洲央行目前短期利率為負,量化寬鬆政策所引發的后遺症也還未處理﹔在財政政策領域,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預測,聯邦政府預算赤字2020年將超過一萬億美元,受此約束,擴大政府支出、減稅等政策必然遇阻﹔在宏觀經濟政策國際協調領域,美國政府推行的保護主義和“美國優先”政策,加大了大國經濟政策的協調難度。

  降低全球經濟衰退的風險和危害,需要大國之間的合作,而非以本國優先、推行以鄰為壑的戰略。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院長)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03日 17 版)
(責編:楊曦、庄紅韜)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