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经济>>评论 观察 2006年09月18日14:11

新建网页 1
 

  “万家医院相继开,高楼大厦盖起来。富人有钱住进去,百姓门外多徘徊。”一首来自民间的“医改歌”反应了中国医疗体制改革所面临的困顿局面。与国民经济的发展相比较,医疗体制改革已经处于严重滞后的局面。去年,一份由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发布的报告称,中国过去十年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基本不成功”。一年以来,从“两会”会场到寻常井巷,关于医改问题的探讨和呼吁成为焦点中的焦点,大家都对政府主管部门的动作拭目以待。

    近日,政府部门终于开始出招。9月初,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医药行业“十一五”发展指导意见》,给突破医疗体制改革困境下达了时间表,并且基本明确了五年内根除“以药养医”、全民享有基本医保等目标。9月17日,在公立医院价值取向与发展走向论坛上,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副司长王东生透露,经国务院批准,国家11个有关部委组成的医疗体制改革协调小组已经成立。有消息称,国务院医改小组设在国家发改委,由发改委主任马凯和卫生部部长高强任双组长。如果不出意外,医改大方案今年底或明年初即可出台。多部门联手出击,医改的重大突破值得期待。

 

公平效率皆失  医改越改越难
 

    9月16日,在第二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卫生部原副部长、中国医师协会会长殷大奎在报告中列出的一组数据让论坛的听众吃惊不已:

  我国卫生总费用只覆盖20%人口的卫生服务;

  1998年全国卫生服务调查显示,我国87.4%的农民完全是自费医疗,37%的患病农民应就诊而未就诊,65%的患病农民应住院而未住院;至1989年,我国农业合作医疗覆盖率下降到只有4.8%,直到1995年也只恢复到15%;

  2000年,WHO进行成员国卫生筹资和分配公平性的排序中,中国位列191个成员国的倒数第四(188位);

  ......
 

    与卫生医疗服务体系中的不公平相比,我国卫生医疗服务的效率也令人忧虑。殷大奎同样列出了一组数据:

  1978至2001年,卫生总费用从110.2亿元上升为5150.3亿元,平均年增长12.2%,同期GDP平均增长9.42%;

  近8年来医院人均门诊费用增长13%,住院费用增长11%,大大高于人均收入增长的幅度;

  1982至2000年,中国政府办的医院占全国56.2%至64.4%的床位,51.1%至63.4%的人员,仅承担27.3%至40.8%的门诊量,38.8%至54%的住院量  》》》

  半年前,天津的下岗职工李好仁因心脏病突发住进了医院,医生建议他做冠状动脉造影检查。听说要花费5000多元,他拒绝了,他告诉医生,自己没有医疗保险,药也最好“省着点开”。

  一再拒绝医嘱,让医生觉得他“很不配合”。4天后,医院下了“驱逐令”,李一再请求,最后“宽限”了两天。

  出院时,李好仁的账单上住院费用是910多元,此外医生又给他开了两周共计500多元的药。李坚持不要药,医生坚持要开,最后妥协的结果是“至少开一周”。

  出院后,李把医生开的丹参滴丸换成了丹参滴片,这样每月只需支付10元,而前者要180元。

  李的烦恼,正是《意见》要解决的问题。 》》》 

 

马凯高强挂帅  着力解决各自为政
 

    客观的说,象医疗体制改革这样复杂的系统工程,指望卫生部一个部门来完成的确是勉为其难。今年3月,全国政协医卫组联组会议上,卫生部部长高强就指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涉及十几个部门。据了解,医疗体制涉及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基础建设涉及发改委,药价、医疗收费涉及物价局,日常经费投入和维持医院的运转涉及财政部,医疗救助涉及民政部,医疗人才培养包括附属医院的管理涉及教育部,医疗市场、药品质量还有医疗广告的管理涉及工商局,等等。因此,让这些部门“劲往一处使”,避免各自为政相互牵制,才是最需要协调小组发挥作用的地方。“我们想把十四个脑袋的智慧集中起来,得出最科学的结果。”9月18日,卫生部政策法规司有关官员向记者表示,“因为医疗改革是世界性的难题。”

    “(协调小组的工作)目前正在专题调研阶段。”9月18日,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的官员向记者透露说,14个部委组成的医改协调小组已经列出了几个医改专题,通过对这些专题调研,最后拿出具体政策。》》》 
 

 

新方案呼之欲出 “英国模式”受青睐
 

    新方案选取的模式是大家最关注的焦点。从目前来看,医改小组比较青睐政府承担公共卫生及全民基本医疗的“英国模式”。消息人士称,从表面看来,“英国模式”照顾了公平,却牺牲了效率,从而受到许多人的指责。但英国的医疗体制提高了实际的效率,“因为它真正做到了预防为主”。

  有分析认为,在英国的基本医疗体系中,社区医生对每户人家的健康状况了如指掌,加上由政府组织的各种体检,随时可以把许多疾病消灭于萌芽当中。如此,尽管许多大型公立医院的服务不能尽如人意,但真正去大医院看大病的人却减少了许多。因此,从整个社会的角度看,“极大提高了效率”。

      日前在上海举行的一次论坛上,卫生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的演讲也印证了上述消息人士提出的“英国模式”构想。这位官员透露了中国未来医疗卫生体系的“一二三四五”策略——

  一个目标,即建立惠及全体国民的卫生体系,保障每个人获得基本卫生服务,提高全国人民的健康水平。

  两层服务体系,包括以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为主的初级卫生保健体系,以及解决急危重症(大病治疗)为主的二三级医疗机构体系。三重保障制度:

  首先是基本医疗服务保障制度,通过政府一般税收筹资、政府直接举办医疗机构、利用适宜的医疗技术和基本药品、免费向全体国民提供,解决公共卫生服务和基本医疗服务公平问题;

  其次是社会医疗保险制度,通过立法强制全体劳动者加入,以家庭为单位参保,保费由雇主和雇员分担,政府可资助弱势群体加入,以解决大病风险问题(大病保障以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为基础);

  第三为商业医疗保险,创造条件促进商业医疗保险公司发展,公民自愿加入,以满足多层次的医疗保障和医疗服务需求。》》》 

 

观察与评论

医改必须坦诚面对公共舆论

    正是因为医改关乎民生之重,关乎利益调整之难,关乎改革向何处去,所以从一开始,医改问题就注定成为一个必须公开讨论的话题。事实上,医改也早已成为全民讨论的热点,也当然地成为舆论关注之焦点。但是,这种热点与焦点之下,并非全无阴影——鉴于我们正处在一个新一轮医改政策制订的敏感时期,我们想指出的是,医改必须坦诚面对公共舆论。之所以这么说,源于最近的一次变相“封闭”的高峰论坛:《中国青年报》报道,9月16日在上海举行的一个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绝大多数演讲者由于“太敏感”等原因,不愿意透露姓名。一些人甚至要求会场文字速记删去他们的发言。》》》

医改,市场化错了吗?

  笔者认为不能遇到困难就否认市场化取向,市场化本身并没有错,只是我们在操作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很多方面没有真正坚持市场化的方向。

   首先,药品和医疗器械市场化的同时医疗服务却没有市场化。医疗服务价格定价,并未充分考虑医疗行业高风险、高技术难度、从业人员高人力资本投资等因素,在整体上低估了医疗服务的价格水平。医疗机构从业人员所获得的合法收入远远低于他们所创造的价值。中国医疗器械价格协会近期在上海调研时发现,一医院做一个标准的关节手术,主刀医生的补助费为8元,护士是4元,用参与调研的一位负责人的话说是“还不如理一次发。”  》》》

看医改之困

  药企实行双重价格体系,说明药价并不是铁板一块。药价原来是可以遵从市场规律的;药价虚高也并不全是由于药企的垄断所导致。在医疗市场上,有着一个巨大的寄生食利阶层。正是因为这个巨大的寄生食利阶层的存在,正是因为其普遍的权力背景,才使得迄今为止所有解决“看病贵”问题的措施都落空:19次药品降价全成了数字游戏,医疗改革陷于“改与不改”、“成功与否”的无尽扯皮中,连医生收受红包算不算商业贿赂也成了糊涂账。而在这种有意制造的扯皮中,某些人趁机从混乱的药品市场大捞特捞,大快朵颐。最近流行一种说法,称房地产市场已经获得了“政策免疫力”,实际上,当前医疗市场的“政策免疫力”比房地产市场毫不逊色。 》》》

 

  延伸阅读:

    发改委官员:降药价意味着要提高医疗服务价格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阳光工程”阴影多 

    广州6家社区医院被接管隐含医改方向之争 

 

(责任编辑:庄红韬)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