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酩:别把“屎盆子”都扣向铁道部--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吴酩:别把“屎盆子”都扣向铁道部

吴 酩

2011年01月24日08:15    来源:人民网-经济频道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 更多本作者文章,请查阅“吴长生经济观察”专栏

  回家团圆,本来是值得期盼、令人兴奋的,可是现实中的过年回家,对于多数人来说,却变成了让人畏惧、头痛的难事,因为回家的“路”太难走了:为了得到一张回家的票,不光要提前若干天“周密盘算”,还得冒着严寒,长时间、通宵排队等候,有时甚至不止一天一夜。于是,人们很自然地把积郁的满腔怒火,一股脑地抛向了运输系统,特别是铁路部门,认定它们是制造“一票难求”痛苦的罪魁祸首。这不,今年的春运刚刚开始,网上的“冻雨”就频频浇来,什么“高铁就是高价,动车就是动钱——价廉物美的普客,与有时间、没钞票的百姓就是‘无缘’”啦,什么“为啥每年春运‘一票难求’?多因铁老大‘一高(票价)难降’‘一利(益最大化)难舍’”啦,什么“春运‘一票难求’多年习惯,春节‘紧赶慢赶’终归团圆。何人来改善?何年能改善?!意见归意见,垄断是垄断”啦,什么“服务总跟不上‘人民’前进的脚步?票价却总是走在‘人民’前头?——这就是‘人民’铁路”啦……

  “一票难求”,运输系统有没有责任?有;但把“屎盆子”全扣在它们头上,绝对不公平!近年来,包括铁路、公路、民航、航运在内的整个运输系统,为提高运力、改善服务所做的各种努力是不容否认的,取得的成效也是有目共睹的。当然,这其中还不同程度地夹杂着一些部门利益等负面因素,需要通过深化改革、规范管理来加以解决。例如,如何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机制的问题,如何协调高铁、动车高价与普通消费者承受力的问题,等等,都需要认真对待,逐一破解。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还存在不足、甚至严重不足,就否认已经做出的努力和已经发生的变化。认为唯有问责运输系统、无限扩张运力,才能改变“一票难求”、终结春运之痛,是简单的线性思维定势,不仅无助于困局的扭转,而且可能造成资源滥用、运力过剩等意想不到的严重后遗症。

  春运之痛,是发展中的“新生之痛”。改革开放以前,包括人力在内的各种要素几乎都被传统体制固化了,严重制约了经济的发展;改革开放以后,各种要素才获得大解放,在市场力量的指挥下,比较自由地流动起来,经济发展才迸发出持久的强大活力。春运之痛,又是历史、现实、经济、社会乃至文化等多种因素引发的“综合之痛”。“痛因”中最主要的就是,至今仍很坚固的城乡二元结构和依然明显的区域发展失衡态势。经济相对发达的城市和东部沿海地区,一方面以巨大的引力,把广大农村和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劳动力“拉进来”、“拽过去”,一方面又以户籍等钢铁护栏,把数亿计的农民工大军,无情地“屏蔽”在“体外”,使他们扎根无缝、融入无门。而这种现实,既不是交通运输系统造成的,也不是哪几届、哪几地政府的“政绩工程”,而是几十年累积的结果。至于过年(还得是农历新年)必须回家团圆的传统习俗,更是有着悠久的历史。

  记得早在十多年前,人民日报就出于同样原因,发出过“请农民兄弟留下过年”的强烈呼吁,但似乎并未获得明显的积极回应。为什么?最主要的就是,无论城市还是东部发达地区,还没有给广大农民工“家人”的待遇,没有妻儿老小的安身条件,没有“家”的温暖感觉,怎么能安心“过年”呢?一句话,城乡二元结构不彻底改变、区域失衡态势不显著消弱,人员的季节性大挪移现象就难以避免。而这种经济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绝不是靠几道行政命令、几声媒体强烈呼吁在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不仅需要多方面的配套改革,更需要持久不懈的推进过程,与之相伴的,还有一些习俗和观念的转变。只有目前在城乡之间、在东中西部之间“潮起潮落”般涌动着的人们,大比例地“落地生根”,变身为“异乡”名副其实的新市民、新居民的时候,春运之难和春运之痛,才会随之淡出,成为历史。而在“拐点”出现之前,要运输系统负起“解痛”全责,实在是一种不理性的苛求。

  其实,除交通运输系统外,其它各方面的努力,也已经开始,诸如近年来推出的一系列“三农”政策、城乡一体社保体系建设的加快、东西部对口援助力度的增强、部分地区户籍改革的探索等等,都已显现了积极的效果。虽然这些不仅是为了破解春运难题,但客观上起到了“釜底抽薪”的作用。人们热切期盼的是,彻底“解痛”的多项改革,能够推进得快些、更快些。而包括铁路在内的交通运输系统,则应该继续加劲儿,在完全“解痛”之前,想方设法为民众多多“减痛”。
(责任编辑:贺霞)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