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不成灾,粮食在握--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旱不成灾,粮食在握

业内预测今年中国小麦价格涨幅两成封顶

本报记者 张竞怡 发自上海

2011年02月14日00:00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2月11日,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孟庄镇杜庄村农民在为小麦喷灌“返青水”。
  IC图


  依靠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粮食库存消费比和95%的粮食自给率,中国将力保自身的粮食供应。而且中国粮食市场和世界粮食市场二者之间互相略有影响,但不存在决定性的关系

  2010年10月以来,我国山东、山西等八大产麦大省遭遇持续干旱。农业部数据显示,截至2月9日,我国河北、山西、江苏、安徽、河南等8省冬小麦受旱11595万亩,占8省冬小麦种植面积的42.4%。

  持续性旱情引起了国内民众的担忧,一些国外研究机构、学者也忧心忡忡,担心一旦中国小麦减产,将会推高国际粮价。然而在大旱之年,我国小麦是否会发生大面积减产,进而影响到中国乃至世界的粮食安全?多位专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均做出否定回答。

  大旱无大灾

  此次我国北方干旱堪称60年以来最大干旱。以山东为例,2月12日,山东省水利厅副厅长、省抗旱指挥部秘书长刘勇毅表示,山东省大部地区自2010年9月23日以来,140天基本无有效降水,全省平均降水只有13毫米,比常年偏少85%。

  但刘勇毅表示,虽然今年山东省遭遇罕见气象干旱,但多年不懈的水利建设保证了大旱之年无大灾。

  “我对北方旱情的判断较为乐观。”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许多人将旱情与旱灾的概念搞错了。我们国家经常发生旱情,但通过政府积极动员,迅速采取抗旱措施,很多年份即便有旱情我们国家反而是粮食增产的。而在国外,一般发生旱情就称为旱灾,不存在抗旱这个过程。”

  旱情发生以来,我国已经推出多项抗旱举措。

  1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冬小麦主产区抗旱工作、1月31日《华北黄淮等地小麦抗旱浇水补助资金实施指导意见》出炉、2月9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再出台十项“保粮”措施。

  抗旱保粮力度也一步步加大。“保粮”十条中就提出扩大冬小麦抗旱浇水补助范围;实施小麦返青拔节弱苗施肥补助,每亩补助10元;中央财政预安排农机购置补贴资金12亿元,主要用于冬小麦主产区农民购置抗旱农机补贴;提高稻谷最低收购价;增加中央投资,加大旱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等措施等。

  “中国政府向来有较强的抗灾动员能力,此次抗旱措施出台也同样迅速,如此力度的抗旱补贴能够较大程度调动农民抗旱积极性。”李国祥表示。

  与此同时,2月9日至10日,我国北方地区迎来了今年以来最大范围降雪。这场大雪堪称“及时雪”,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旱情。

  2月12日,中国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陈雷表示,经过各地大力抗旱浇灌,加上近日冬麦区大部出现一次雨雪过程,部分旱区旱情蔓延势头有所遏制。他指出,截至目前,全国作物受旱面积1.0128亿亩,其中重旱面积1506万亩;全国有281万人、257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

  减产未确定

  虽然抗旱工作正积极展开,而旱情也有所缓解,但对粮食减产的担忧依然高涨。

  东方艾格农业分析师马文峰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小麦减产的预期存在,但减产幅度不一定很大。”根据东方艾格预期,如果在小麦生长最重要的3月至5月久旱不雨,则将与去年同期相比减产1000万吨左右;若雨水正常,则减产200万吨左右,约为1.08亿吨。去年中国冬小麦产量为1.1亿吨。

  “夏粮对水的需求没有秋粮要求高。冬小麦生长阶段中,只有四次主要的需水灌溉期,本身较为耐旱。2月下旬我国冬小麦将陆续进入返青期,小麦返青时期能否得到充足的水分补给,将是决定今年小麦能否获得丰收的关键。”马文峰指出。

  不少专家也指出,冬小麦生长期长,植株恢复能力强,只要返青后降水或灌溉及时,前期受旱损失仍可弥补。中国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此前表示,目前中国夺取夏粮丰收仍有许多有利条件和积极因素:政策信号强,有利于提高农民种粮、管粮积极性,减少灾害损失;冬麦区河湖蓄水量比常年同期明显偏多,春灌用水有保障;播种面积略有增加,冬前苗情基础好。韩长赋说:“冬小麦全生育期230天左右,目前生育进程才到一半,中后期回旋余地较大,夺取夏粮丰收是有希望的。”

  李国祥认为:“即使今年冬小麦减产,减产幅度也不会很大,最多动用国库库存,甚至无需增加进口。”

  2010年,我国粮食增产2.9%,实现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粮食产量“七连增”。李国祥指出:“其实据我们去粮食主产区调查的情况显示,部分产区增产10%有余,农民手中余粮也不少,普遍预期粮食价格涨价,所以大旱是不可能危及我国粮食安全的。”

  价格涨不多

  减产预期势必对粮食市场价格带来影响。

  “预计今年粮价将呈上涨趋势,但涨幅一定比2010年要小。”李国祥指出,“当前,粮食种植成本普遍上升,这是支撑粮价上涨的最主要原因。”

  2月9日中国郑州商品交易所强麦期货主力1109合约创下单日涨幅最大纪录,飙涨6.64%,2月10日,该主力合约刷新上市以来价格新高,盘中触及每吨3064元,出现异动。

  “强麦期货等农产品期货的上涨可能是对于其他大宗商品上涨的一个补涨表现,目前大宗商品市场依然处于流动性宽松的大环境,易涨难跌。据我们统计,2010年以来资源性产品的上涨远远跑赢农产品,所以粮价上涨不足为奇。”马文峰分析。

  马文峰还指出,由于国家这两年连年提高粮食收购价,粮价也具备一定上涨基础。以稻谷为例,在收购价格方面,稻谷最低收购价将有相当程度的提高。2011年生产的三等早籼稻、中晚籼稻、粳稻最低收购价分别提高到每50公斤102元、107元、128元,比2010年分别提高9元、10元、23元。

  不过,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粮价上涨幅度不会太大。宏源证券分析师胡建军认为,小麦价格仍会相对温和上涨。气候异常及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等因素使小麦等农产品价格面临上行压力,但2004至2010连续7年的夏粮丰收致目前我国小麦的库存消费比处较高水平,这也是小麦价格不会失控的重要因素。

  招金期货指出,扣除国家计划定向出库的280万吨,国家掌握的最低收购价可售数量为2800万吨左右,小麦供应充裕。马文峰认为:“小麦虽有涨价预期,但最多可能上涨20%左右。而且庞大的小麦库存将对稳定市场价格起到积极作用。”

  宏源证券预计2011年小麦价格将保持15%至20%的上涨幅度。

  全球影响弱

  中国持续大旱牵动着世界粮食神经。

  2月上旬,联合国粮农组织(简称FAO)发布警告,在全球小麦市场供应已然吃紧之际,中国主要冬小麦产区遭遇的严重旱灾或将严重威胁到其冬小麦产量。

  在联合国粮农组织声明公布后,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的小麦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升至2008年8月末以来的盘中最高位。

  而中国旱情也引来部分国外媒体的恶意抨击,日本国际杂志《SAPIO》的封面文章就谈到中国的粮食问题,标题为《中国把地球吃光》。

  李国祥指出,依靠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粮食库存消费比和95%的粮食自给率,中国将力保自身的粮食供应。而且中国粮食市场和世界粮食市场二者之间互相略有影响,但不存在决定性的关系。

  而实际数据显示,2010年,国际麦价因俄罗斯等地灾害全年上涨近45%,但中国国内麦价仅上涨5.1%;2007年,全球麦价同样因减产而上涨88%,而中国仅上涨6%。

  马文峰指出,当前国际粮食价格上涨并不是中国因素推动的,而是国际粮食市场供需变化引起的,如旱灾、水灾等天气因素导致世界主要产粮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减产,此外还有金融因素,全球粮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来自流动性过剩。

  而不少市场人士指出,国际小麦期货价格飙涨受到投机资金推动。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10日也称,从中国旱灾来引导国际粮价上涨的预期,属于市场炒作行为。

  《国际金融报》 (2011-02-14 第05版)

(责任编辑:苏楠)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