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声看民生:苦辣酸甜又一年--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从民声看民生:苦辣酸甜又一年

庄道秋

2011年02月17日13:30    来源:《中华读书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

  似乎还没开始,却已匆匆结束。这恐怕是所有赶回家过大年的人的最真切体会。

  “过年是个啥,就是辛辛苦苦挣一年钱,到这时候可劲儿地花,花完了,年也过完了,然后再挽起袖子,又开始挣钱……”

  老爸的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说得太结实了。

  过去的一年,我们经历了物价疯涨、房价虚高,转过新的一年,我们期盼着工资能像物价那么涨、收入赶上房价那么高。

  不管即将迎接我们的,是苦辣还是酸甜,正月十五的元宵吃完,抹抹嘴,大喊一声:“2011,我们来了!”


  “今年什么都涨价,这不,年跟前黄瓜已经卖到了7块钱一斤啦,就连旱烟也都比往年贵了许多……”山东烟台一位赶集的大爷无奈地告诉记者。

  相信所有从天南地北奔回家乡过年的人,只要去采办过年货,必定会有同样的感受——这个年,一切都“水涨船高”了。

  除了家长里短,大家赶老远跑回来聚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关于通胀的话题。那么,通胀距离你我是近还是远?相信那定是“百人百模样,万人万心情”。春节期间,本报记者从北到南的旅程中,对通胀这个全民聚焦点进行了多角度触摸。

  都是通胀惹的祸

  “都是通胀惹的祸,今年收粮价格太透明,我们几乎没有利润。”在哈尔滨宾县,专门经营粮食生意的老张向记者诉苦。

  老张家住哈尔滨宾县,这里是全国产粮大县500强之一,大豆和玉米是主要农作物。据了解,宾县还是全国的“大豆之乡”,国家实施大豆振兴计划示范县之一。靠着得天独厚的农业资源,老张从事粮食经营已有10多年,大豆、玉米他都做,生活过得红红火火。但他却坦言,从去年大豆收获至今,他没赚到钱。

  老张说,过去大豆、玉米同时经营,而现在为了抗通胀,收缩战线只经营大豆,依旧没有盈利。

  老张将这种情况归罪于通胀和国家政策调控。他说,为保护农民利益,2010年11月份,国家在内蒙古自治区、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实行大豆临时收储政策。国家粮食局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发出《关于2010年国家临时存储大豆收购等有关问题的通知》,安排部署国家临时存储大豆收储工作。通知要求,国家临时存储大豆挂牌收购价格(国标三等质量标准)为1.90元/斤,相邻等级之间差价按每市斤0.02元掌握。收购期限为2010年11月1日至2011年4月30日。

  “这一下,端了我们这些大豆经营商的‘饭碗’。”老张告诉记者,他收购的大豆都输送到了吉林四平的油脂厂,现在要是厂家回款慢,所谓的利润连银行的利息都不够支付。为此,趁着春节期间,看着行情不好,老张干脆关了大豆收购点,安安心心地和家人过春节。

  通胀离我远

  与老张不同,于先生在大庆经营一家五金建材综合商店,他认为,通胀没有“吆喝”得那么凶,在大庆除了日常生活用品价格有所上涨外,他没有过多的感觉。

  于先生告诉记者,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初中都未毕业,但近30年的商场打拼,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如今,虽然于先生只是经营一家五金建材店,但是真正的资产都已租赁或者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他追求的是份清闲。他说,国家过去出现通胀是因为金融体制不健全,信息闭塞,而现在则不会。在通胀面前,我们要相信国家,相信市场。

  于先生举例说:“比如一个水龙头,原来市场售价10元钱,现在卖10.5元,对于消费者来讲,没有太大的冲击,这不是日常生活消耗品,每天都需要买,即使一下涨到12元,该买的还是会买。再说,水龙头多少钱进货,售价多少,自己有一套核算体系,不会大起大落,当然这也是他所在行业的特点。”

  对于日常生活消耗品的涨价,于先生并不赞同与通胀有过多的联系,他说这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我们每个人的工资收入不也在涨吗?于先生说,10年前普通劳力一天赚20元钱就可以,但现在一天赚100元都不满足。他认为,对于通胀的判断,不能以偏盖全。记者 庄道秋

  “我们国家不会出现美国式的次贷危机,要相信国家,相信会及时出台相关政策。”

  通胀距我近

  春节后记者回到南京,在宁海路附近一家挂着西北牛肉拉面馆的里面,看到女老板正用笔涂着一个6字。

  记者好奇地问:“这是做什么?”

  女老板回答说:“过去5元一碗的牛肉拉面现在要涨到6元。”

  跟女老板对着话,看着在报价单贴上的6字,记者唏嘘通胀来了。

  面对记者的表情,女老板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她说,过去面粉只有1.3元/斤左右,而现在都涨到1.5元/斤了,优质的面粉还要贵。而涨得更多的是蔬菜、生姜和大蒜等。

  从交谈中记者得知,这家挂着西北牛肉拉面馆的女老板与丈夫从西安老家来到南京打拼,他们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

  女老板说:“现在什么都在涨价,作为小本生意,本身就利薄,不得已只有涨价。”

  据女老板介绍,他们在南京谋生,既没有住房,没有,也没有过多的积蓄,现在两个孩子都要上学,开销挺大。房租都在涨,这个不起眼儿的店面一年就要三四万元,而住宿的房子也要涨价。各行各业都在涨工资,与他们一起打拼的店里的伙计都是亲戚,也总不能不给他们涨工资,不然对不住人家。

  面对小店的涨价,一位顾客很释然,他说现在什么都在涨,也不能让做生意的人赔钱,他们都是小本生意,在外不容易。(庄道秋)
【1】 【2】 

 
(责任编辑:乔雪峰)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