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保险双轨制应统一 延长退休年龄已纳入议程--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养老保险双轨制应统一 延长退休年龄已纳入议程

杨华云 汤旸

2011年03月09日16:16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宋晓梧回答记者提问。本报记者 浦峰 摄

  本报讯 昨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人社部正在加强和加快对公职人员养老保险制度的研究,他没有透露这方面的具体内容和时间表。

  对于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制度,中共十七大要求促进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国务院此后开始安排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试点,2009年初,下发了五省市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试点的通知,五个试点省市分别为上海、浙江、重庆、山西和广东。不过迄今为止,五省市均未开展试点工作。

  胡晓义表示,人社部一直在进行有关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管理的单位的养老保险制度的研究,既研究了很多国内的实际情况,也参考借鉴了国际上的很多做法和经验。他认为,社会保险法关于“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由国务院另行规定”也是研究的成果。从该法专门为公职人员养老保险制定一条规定来看,社会保险法采取了为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不同于城镇职工的思路。

  胡晓义昨日表示,正在按照法律的授权和国务院的规定,加强和加快研究,希望通过不断深化改革,使各个群体都能够分享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

  “延长退休年龄已纳入议程”

  本报讯 前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宋晓梧说,目前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延长退休年龄问题成为关注热点。

  “这个问题很敏感。”宋晓梧说,延长退休年龄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开始讨论,但不同年龄群体分歧较大。

  他说,从人口寿命不断提高的因素来看,应该在一定范围提高退休年龄。目前中国的退休年龄仍是上世纪50年代制定的标准,当时人口的平均寿命为40多岁,而如今平均寿命已大大提高。

  宋晓梧说,从养老金方面来讲,“按照现在的退休年龄,享受的养老保障时间太长,投入就会大大增加。”

  据宋晓梧透露,目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已把延长退休年龄议题纳入研究议程。

  个案

  “类似岗位,待遇差了一两倍”

  61岁的市民陈女士,2000年从一家国企的厂办校教师岗位退休。她回忆,2005年她办理正式退休手续时,自己的养老金大概是1000元。而当时,一所普通中学的初中教师晏女士,作为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她每月的退休待遇将近3000元。

  “心理特别不平衡,因为和类似岗位的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相比,待遇差了一两倍。”陈女士说,之前两人在各自岗位上从事的是类似的教师工作,在岗时期的待遇也没有太大差别,但退休之后,她作为企业人员,走的是社保,拿到手里的养老金比原先工资一下子下降了很多。而晏女士作为事业单位退休人员,退休后的待遇和在岗时基本持平。

  2005年起,各省份不断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待遇标准。北京自2007年以来,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涨幅明显增大。到今年1月,陈女士的养老金增至2100元,涨幅超过一倍;但晏女士的退休金仍然维持在3000元。“现在的养老金水平已经大致追上一些事业单位退休员工了。”

  建言

  “待遇不平衡会引发矛盾”

  事业单位,尤其是众多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与机关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同步改革机关的养老保险制度,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难度极大。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 宋晓梧

  昨日,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举行“推进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保障和改善民生”记者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宋晓梧建议,建立企业职工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保险的统一制度,以减少不必要的矛盾和攀比。

  据宋晓梧介绍,在“十二五”纲要和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都非常重视这个问题,现在提出来,是要建立企业退休人员养老保险待遇正常增长机制。

  宋晓梧说,因为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要增长,这两个待遇如果不平衡,又会产生很多矛盾。

  宋晓梧建议,不要把城镇职工的养老保险分开设立,而应把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统一建立一个制度,这样就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矛盾和攀比。

  对于两年前5省市试点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宋晓梧前天表示,到目前为止,5省市的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仍未出台具体方案,他认为若不把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纳入一起进行改革,只改事业单位将很困难。

  “利益驱动致养老并轨难”

  如果是产业,就要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这是一种公益事业、是人人都应该关心的事业,是社会责任,那么,并轨、合作的问题,这些就好解决。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京剧院院长 吴江

  “养老事业的社会定位不明确、行业条块的划分、利益的驱动”,成为养老并轨难以推行的原因。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京剧院院长吴江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吴江委员说,我国目前的养老事业,“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给养老这项事业的社会定位不明确,是属于公益性的,还是保障性的,还是属于商业产业性的?”

  吴江认为,要先有一个基本定位,那么就可以区别以谁为主,划分清楚。“没有基本定位,任何事情都不好处理”。

  吴江委员认为,现在的养老并轨难以推行,是因为“行业条块的划分、利益的驱动,谁都愿意多挣钱少付出”。而这一切的根源,“其实还是定位问题。如果是产业,就要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这是一种公益事业、是人人都应该关心的事业,是社会责任,那么,并轨、合作的问题,这些就好解决”。

  养老并轨的试点工作已经铺开了相当一段时间,“如果现在不明确定位,那就会越走越远”。

  声音

  “企业应看齐事业单位”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中山市中山纪念学校校长贺优琳昨日对记者表示,作为一名事业单位的人,自己非常关注事业单位的养老金改革。

  “老人家就拿那一点点退休金,就靠这么一点收入,现在不增反降。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向老人开刀心太狠。”他表示,现在的改革方案要考虑到企业与事业单位养老金要尽可能看齐,但不能把事业单位养老金向企业看齐。而应该把企业的养老金抬高,因为这些企业员工也是贡献者。

  “为什么要降低事业单位的养老金,事业单位都是很重要的,包括大学、中小学、研究院群体很大,大家很反感。”贺优琳表示。

  贺优琳说,他曾就此专门询问广东省人社厅的厅长,当时厅长回复说,广东会按照中央的规定来执行,但是广东省也会走出自己的路,总的来说,广东事业单位养老金不会降低。

  “作为事业单位的一员,同时也是人大代表,我会一直跟踪这个话题。从目前来看,我们之前的呼吁是成功的。”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