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著名富二代来京卖“自己”[图]--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世界最著名富二代来京卖“自己”[图]

2011年03月15日17:04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股神之子彼得·巴菲特:我继承了父亲的信仰


  按时下中国最流行的说法,主持人杨澜介绍彼得·巴菲特先生时称他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富二代”,因为他是美国“股神”沃伦·巴菲特的儿子。几天前最新公布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巴菲特名列第三。不过,偏离了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彼得·巴菲特不是继承家业的小股神,而是一位音乐人,他此行来中国,带来的不是父亲的致富经,而是一本关于他的自传——《做你自己》。

  因为老巴菲特的缘故,彼得·巴菲特的这本书在美国获得广泛关注,比尔·盖茨夫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U2乐队主唱波诺、CNN创办人泰德·特纳赞赏有加。比尔·盖茨和夫人一起评价这本书时说:“站在为人父母的角度,这本书好像是我们与孩子之间正在展开的一场有关人生意义和机遇的对话。我们家里每一个人都会阅读并探讨这本书。”在中国,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主持人杨澜为该书中文版作序。杨澜在序言中写道:“今天的彼得把他人生探索的心得与我们分享:真正的人生不是你继承的那部分而是你创造的那部分,它是你不断选择和努力的结果。不论你有个富爸爸还是穷爸爸,幸与不幸都可能在你的手中转换。”

  《做你自己》中,彼得·巴菲特详细记录了他的成长经历,并多次提到“股神”老爸对他人生的深刻影响。用彼得的话说,有个“股神”老爸当然很幸运,但最幸运的是从他那里学到了一套处世哲学——人生得靠自己打造。

  在昨天下午的新书发布会上,担任主持人的杨澜首先抛出了最被中国读者关注的问题:“你为什么没有继承父亲的事业?”彼得回答说:“我和父亲都在做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因此可以说我继承了父亲的信仰:享受每天所做的,便是真正的成功。”

  对话

  父亲从没给过大额支票

  记者:媒体往往会说“股神之子”彼得·巴菲特,而不是音乐人彼得·巴菲特,笼罩在父亲的光环下,您是否有过厌倦和困扰?

  彼得:当然不会。我的父亲因为他的成功而享誉世界。可他也是我人生故事的一部分,而且我撰写这本书的很大缘由来自:大家都好奇“股神之子”是如何成长的、他的生活与常人有何不同。我成为音乐人已经有三十个年头,对于自己取得的成绩也颇满意。因为父亲的传奇经历,才使我有机会畅谈生活中最为重要的事。因此,我很自豪自己是“股神”巴菲特的儿子,我也很欣慰取得了令自己骄傲的成绩。

  记者:您说希望这本书能跟世界上的读者产生共鸣,但世界上很少有父亲能给儿子10亿美金的,这怎么产生共鸣呢?

  彼得:我觉得我的故事跟中国的读者能产生共鸣。其实我的父亲没有给我写过一张很大额的支票,说这个钱是给你的,你去实现梦想。我有一哥哥一姐姐,我们三个人都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生活和事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跟在座的大家都一样,并不如大家想象得有那么不同。

  记者:您眼中的父亲,全世界最著名的大富豪沃伦·巴菲特是个什么样子?

  彼得·巴菲特:其实我小的时候父亲并不那么知名,我二十岁左右时父亲的财富积累才被世界津津乐道,但父亲从来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我父亲一直跟我们说,幸福快乐是你要追求的,金钱是跟随着你的幸福和工作而来的,而不应该引领你的工作。这是我小时候获得的教育。至今我的父亲还生活在我长大的房子里,没有任何的围墙,他80岁了,仍然每天自己开车,如果你有一天晚上正巧进入我的家庭,可能跟我8岁时见到的场景是一样的,父亲吃着三明治、炸土豆片,穿着睡衣坐在同一把椅子里,并没有什么特别。

  记者:即使不以金钱的方式,可富爸爸一定会给你的事业带来无形的助力,对吗?

  彼得:我在做自己的过程当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来自于自己的环境,因为别人都对你有所期待,所以我需要时刻告诉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其实这是很难的。我作为一位职业音乐人最大的梦想是让我的音乐剧《灵魂》(或《精神》)能够演出,当时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筹款才能让这个梦想实现。我去问不同的投资人,问政府机构、文化保护的机构,说你应该来赞助我音乐剧巡回演出的时候,很多人会问你为什么会需要钱呢?你找你爸爸要不就行了吗?我有时候非常有挫折感,非常不快,因为没有办法跟每个人解释,其实我的父亲不会给这个钱,而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承担这样的费用。

  很多人可能会说你对你老爸很不满意吧,儿子最需要你的时候怎么不掏出钱来呢?但我恰恰认为这是我感受到的父亲对我的尊重与爱,那就是父亲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让我自己去获得成功,自己去融到这些款项,让这个音乐剧演出成为非常成功的案例,我恰恰是这样看待父亲这样的选择。

  价值观才是最稳定的货币

  记者:在中国,“富二代”似乎成了堕落、炫富、败家的代名词,许多与“富二代”相关的新闻都是负面的,您怎么看?

  彼得:任何背景出生的人,都有可能让人敬慕或遭人唾弃。我坚信个人以什么样的方式对待他人,正表明他也期望得到同样的对待。如果“富二代”并不理解自己的幸运所在,也不想因而回报这个世界,这对他个人和世界而言都是一种悲哀。同样,如果“富二代”只关注外在的幸福——高档车、豪宅、巨额财富,他们将无法理解真正的自我价值所在,也无法以有意义的方式,给世界留下光辉的一笔。

  记者:您在书中提到“金钱是副产品,真正重要的是工作的实质”,如果有两份工作摆在你面前,一份乏味但薪水很高,另一份有意义但待遇很低,您会如何抉择?

  彼得:毫无疑问,我会选择薪水低但能给予我更大满足感的工作。因为金钱并不能买来幸福,而人的价值观才是最稳定的货币。也许有更多的金钱,会让生活变得更宽裕。可是,谁希望牺牲自己的快乐,去过毫无意义的生活呢?

  记者:中国的青年人也希望能够追逐自己的梦想,但他们还在为买房买车等最基本的生活问题焦虑,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您有什么建议吗?

  彼得:我认为总有一种方式可以两者兼顾。你可以在解决温饱的同时,还走在追求梦想的路上。就我个人情况而言,我热爱创作音乐,而为了谋生,我要为电台的商业广告谱曲。当然我并不认为这是我人生最大的目标,但它却成全了我既能创作又能谋生的需要。此外,我对生活的需求很低,我更在乎的是做自己热爱的事,而非拥有不必要的奢侈品。

  女儿做售货员也很快乐

  记者:众所周知,巴菲特先生在两年前决定将自己400亿美金财富中的370亿美金捐给比尔·盖茨和马琳达基金会,给每个孩子各10亿美金,但这笔钱并非直接打到账户上的,而是放在基金会里。作为儿子您有没有失落感,自己的老爸把绝大部分财富给了不相干的人。

  彼得:其实父亲跟我们有交代,比尔·盖茨基金会有很好的架构,有充分的人力资源能把这个慈善的事情做得更好。对我们来说,要把这10亿美金慈善事业做好已经是很大的责任,我们也需要每天学习怎么样经营。其实有时候挣钱不容易,把钱用好也是不容易的。

  记者:最后,可以谈谈您对子女的教育方式吗?

  彼得:我自己也是一位父亲,我的双胞胎女儿已经三十多岁了,我很快要做外公了。两个女儿都有一份日常的工作,就是做售货员,在旧金山的零售店里做售货员,她们自食其力,也过得非常快乐。说到教育,我非常在意文字的起源,找过education(教育)这个词的词源是什么,后来发现它是:你能产生什么,而不是放进去什么。以前我们教育的时候都是把什么灌输给孩子,其实真正的教育是什么能把孩子从内心里带出去。我认为这是教育的本意。教育自己的孩子,让他们能做自己,让他们有创造性地开创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把我们的意志强加给他们。(记者 金力维 文图)
(责任编辑:王蕾)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