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金亮:到底是谁缔造了高房价?--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侯金亮:到底是谁缔造了高房价?

2011年03月25日14:04    来源:凤凰网     手机看新闻

  中房协副会长顾云昌在接受采访时说,“有两种人对房子抱怨最大,就是新就业职工。第一种是80后毕业生,而这部分居民恰恰是网络主体;第二种是农民工。实际上对住房问题抱怨大的肯定不到10%”。“但是现在看来,尽管房地产对中国经济促进很大,但是另一方面房地产发展目的是什么?就是改善民生,就是中央提出的住有所居,联合国说的人人享有适当住房,不是说人人有房产,而是人人有房住”。“我国城镇居民自有住房率已达到89%,中国农村老百姓的住房率是99%的,所以我们这个自有住房率是非常高的”。(3月24日《经济参考报》)

  其实,从顾云昌会长的话语中,不难解读出,存在住房问题的仅是少部分人,仅10%而已,所谓的高房价只是一群买不起房的网络愤青嚷嚷出来的。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把中央提出来的“住有所居”和联合国说的“人人享有适当住房”想当然的认为“不是人人有房产而是人人有房住”。显然,顾会长脱离中国现实太久或有意在遮掩什么。这使得笔者想起了以前曾有中房协的某位领导上书国务院,认为房价太低,不应该调控房价,遭到舆论指责。

  按照顾的理论,几千万应届或往届80后毕业生与几亿农民工在全国十三亿人民面前确实是“少数”,但不论怎么估算也得比10%多吧。有两点不争的事实应该给顾会上补上。一是,抱怨高房价的不仅是农民工和毕业生,那些在一二线城市打拼多年的所谓白领恐怕也是望房兴叹。问题的本质在于,不是毕业几年内买不起房的原因,而是毕业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内买不起房的原因。在北京、上海等这些一线城市有2套房子的人可能就是千万富翁了,就算在二线城市买套房子少则上百万,多则几百万,每平米都少不了一两万了。中国的房价已经超过美国纽约、日本东京这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核心城市的房价了,而中国的人均收入还不及人家的十分之一。所以,对于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讲,买房都是个问题,买不起房的预期让他们倍感焦虑与无奈。

  二是,要把中国的高房价放到城市化这个大背景下。当前,中国的城市化如火如荼,很多地方政府忙着征土地,搞固定资产投资,修建基础设施,但城市化更是人的城市化,而80后农民工和毕业生则是主体。在农村建个房子比城市要容易的多,可是,80后毕业生和在城市生存或已经适应城市生活的80后农民工更倾向于选择城市生活,不可能把这些新生代们都赶回农村吧,更不像有房地产商讲的那样“买不起房就回农村”一句话这么简单。再者,城镇居民自有住房率与乡村居民自有住房率高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那些新生代农民工户口在农村还没结婚,和父母住在一起,是不是他们也算是自有住房中的一族?

  特别值得一提是,我们需要的是人人有房产而不仅仅是“有房住”的时代。众所周知,一个稳定的有前途的社会必然是一个“橄榄型”社会,中产阶级占主流的社会。房价过高必然会遏制中产阶层的形成,导致形成一种“M”型社会,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与长远发展。然而,中产阶层必然是一个有产阶层,“有恒产者有恒心”,故而有恒产才是终极目标。

  应彻底摒弃依靠房地产拉动经济增长的“GDP政策”,让住房回归其公共性质,培育一个中产阶层强大的消费性社会在才是根本。高房价是一个活生生的现实,不是被“抱怨”高的。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立场,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聂丛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