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走出国门道路迂回--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币走出国门道路迂回

2011年04月02日06:23    来源:人民网-《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国际货币体系研讨会前两天在南京举行。法国总统萨科齐在研讨会上呼吁,“现在是时候制定时间表,将人民币等新兴经济体货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中,以证明这些货币在全球经济中起到愈发重要的作用。”周小川则称中国也正在为此努力,但加入SDR并没有绝对的条件。人们又开始热议人民币升值预期。

  4月1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5527,再创汇改以来新高。今年一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升值幅度约为1%。而人民币对外汇期权交易将在4月1日正式起航。4月1日起开放人民币对外汇期权交易,被业界专家视作给人民币升值预期“降温”的一项举措。政策在这个时机出台,也显示了稳步升值的政策导向。

  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有助于推动SDR成为超主权储备货币。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前,人民币国际化停留在跨境流通、边境贸易结算等起步阶段。危机爆发以后,中国通过推动跨境贸易结算试点使用人民币,与多个经济体签署人民币主导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使人民币具备了贸易支付、官方储备等更为重要的国际货币职能。2009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周小川行长提出超主权储备货币的构想,其中包括扩大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作用,推动SDR在国际金融市场尤其是私人部门的应用。人民币成为SDR的篮子货币,有助于提升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认知度,进而提高人民币被接受的程度,而且一旦SDR成为国际金融市场的主要资产,人民币也就随之成为国际金融市场的主要币种之一。

  成为SDR篮子货币有助于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正如周小川行长所言,“SDR具备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和潜力”,但必须经过改良。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进入SDR篮子,有利于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在国际金融领域的话语权,也有助于SDR成为超主权储备货币。这将改变美欧垄断的国际货币、金融领域格局,解决少数主权货币充当国际货币带来的难题。

  人民币成为SDR篮子货币障碍和阻力则主要来自中国的外汇管制问题和外汇自由兑换的障碍。在人民币自由兑换的问题上,中国的政策仍然没有松口,但是人民币不可兑换,用一篮子货币代替美元,成为新的国际储备货币就不会尽快实现。如果人民币可以兑换,则增加中国宏观调控的难度和风险。人民币国际化的路途始终在收益和风险的利益平衡中迂回。

  在中国扩大境外使用人民币范围之际,香港银行间市场已经在通过场外交易(即银行相互之间直接联系)的方式进行人民币交易。境外人民币的交易,不仅减少了内地的铸币税收益,还将对内地货币政策的效果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当央行收缩或扩张人民币供给量时,境外人民币会流入或流出内地,进而削弱货币政策的作用。为此应该加快人民币证券市场的发展步伐,比如尽力扩大人民币债券的规模。监管部门应放宽和支持境内外企业在香港发行人民币股票,鼓励境内企业的境外IPO地首选香港,既可拓宽人民币资产配置渠道,又可缓解国内企业的“融资难”。

  G20热捧人民币国际地位 纳入IMF储备资产成共识

  央行行长周小川暗示:美国促人民币升值不明智

  G20高级别研讨会聚焦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G20南京不谈人民币?
(责任编辑:苏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