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加息是必然趋势--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继续加息是必然趋势

倪金节

2011年04月20日11:15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加息预期增强,成为昨天股市助跌的原因之一。

  自去年至上周日傍晚,央行已连续10次提升存款准备金率,并触及20.5%的“天花板”水平,足以说明政府遏制通胀的信心之坚定。虽然央行在收紧货币政策方面作出了重大调整,但官方新近CPI数据再次突破5%的事实说明,通胀形势很严峻。

  现实中,央行在收紧速度和力度上继续给力的必要性都在加大。虽然央行差不多每40天提升一次存款准备金率,每次冻结3000多亿的可贷资金,但月度信贷新增额度却依然维持在5000亿以上。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新增贷款总量为2.24万亿,远超市场预期,占了4.19万亿全社会融资总额的一半。

  按2009年和2010年的经验,如果未来银行系统仍不能守住信贷“纪律”,那全年8万亿信贷增量未必能打住。这将意味着三年放出25万亿左右的信贷增量。而新增贷款又是基础货币M2的重要来源,那么年底的M2将膨胀到85万亿以上,信贷GDP之比和M2/GDP比亦将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失衡。

  之前的正式文件曾一直使用“宽松”或“适度宽松”等字眼描绘货币环境,其实真正的情况是“事实上的极度宽松”。比如金融危机之前,年度新增贷款目标一般为2万亿到3万亿,而2008年之后,动辄8万亿到10万亿的信贷增量,20%(2010年)乃至30%(2009年)的基础货币增速。

  于是,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房价重新飙涨成为逻辑必然,尤其到了去年底,涨价成为几乎所有行业的一致行动。而之所以房价难遏制、CPI不断攀升、信贷增长高位不断,笔者认为根源不在于银行系统,不在于热钱或者炒家,而是在于货币环境未能真正回归紧缩周期。当前,游资极度泛滥,GDP每年约10%的增速刺激货币超发,经济体系中资金严重过剩,而且资金成本偏低。

  目前的银行存贷比不高,五大国有行(工、农、中、建、交)存贷比(贷款总额占存款总额比)仅64.5%,远低于75%的监管红线,银行缺自有资本,却不缺流动性,他们放贷的冲动依然强烈。

  虽然目前已连续加息四次,但现有利率水平,基本上维持在几年前抗通胀时的水平。但与几年前相比,当下的货币规模、资产价格、真实通胀水平、投机氛围和实业环境都有了天壤之别。而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资金成本太低廉。现在的一年期存款利率为3.25%,一年期贷款利率为6.31%,名义利率低于过去30年平均水平。而与5.4%的CPI一减,真实利率水平为负数,而且负得很多。

  这些年的宏观调控,我们更喜欢利用行政手段干预贷款,设置信贷额度和窗口指导等方式达成政策目标。这对于极度依赖银行的企业或许有效,但是对于财大气粗的央企国企、房地产炒家,以及有地方政府信誉担保的企业来说,并不构成实质性约束,更无法解决银行自身流动性泛滥的问题。

  实际上,无论炒家,还是普通民众,乃至央企国企,都是经济理性人,都会计算成本和收益。当存贷比只有60%左右的情况下,银行资金无论是放在收益率2%到3%的国债市场,还是存放在中央银行都是十分不划算的“生意”。当此之下,放贷于暴利的行业就成了不二选择。而眼下利润高的行业,多数是充满投机和泡沫的领域。于是制造业总是低迷,干实业不如炒房子,约3%的存款利率跑不过通胀。

  只有存款利率回归到能与CPI相抵,消除负利率,中国的流动性泛滥格局才能大幅度缓解。如果不能真正动用价格杠杆矫正货币供求关系,一贯迷信于行政干预手段,短期内压制住商品涨价,未来的通胀将更难控制。

  如果考虑到长期被压制的生产要素价格、资产泡沫传导导致通胀等因素,我们没有理由不让货币环境回归正常化。而继续加息,是必须要走的一步。

  再调存准率更具象征意义

  紧缩政策接踵而至 a股能否继续淡定? 

  央行行长周小川:我国外汇储备已超合理水平

  外汇管理要推进重点领域改革

  央行再调存款准备金率 雷霆手段控制通胀猛虎

  央行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准备金率年内第四次上调 难改股市向上趋势
(责任编辑:聂丛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