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费上涨道德感下降?要决策先算算成本--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停车费上涨道德感下降?要决策先算算成本

2011年04月25日08:11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自京城上调停车费起,已经过了三周时间。人们发现在收费停车场日渐稀落的同时,关于停车的奇闻怪事也多了起来。例如为了400元停车费,趴在车上不肯离开的管理员;又比如将车停在白框之外,即使被贴条也在所不惜的车主逐渐增多。

  为什么一项停车费上涨的政策,就能引发如此多的连锁反应?停车费这根经济杠杆,撬动的仅仅是停车位么?

  停车费上涨

  道德感下降?

  房价空军还苦苦盼着房价能够应政策之声一落千丈,人们突然发现,说停车费的上涨是最立竿见影的调控政策也不为过。

  虽然停车费新标准只施行了24天,但三环内的路侧停车场多出的许多空位,闹市区里略显稀松的车流,让人感到经济杠杆的威力,连行人都仿佛感受到了停车费刮来的拂面春风。

  不过停车费上涨这股“春风”吹到开车人的脸上,却起了另外一种效果。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从4月1日以来,车主拒交停车费的事件激增,同时停车管理员由于收费问题屡被打骂。根据北京公联顺达停车管理公司的统计数据,停车费上涨仅半个月,北京市各区县停车场上报的停车管理员被打事件,便超过30起。想来那些没有上报的被打事件,加上车主躲过管理员一骑绝尘的事例也不低于这个数量。

  采用如此激烈手段对抗停车费的车主毕竟是少数,还有不少有车人,采用更加温柔的方法逃避缴纳停车费。据《新华每日电讯》,停车乱象已成为停车费上涨的最大副作用,个别司机为了避开高额停车费,故意不停在划定的车位上,而把车停在道路两侧,便道甚至非机动车道上。更有车主几过停车位的“白框”而不入,偏偏又停在白框旁边,若有管理员上来收费,车主便可以没停在车位里为由,拒交停车费。

  难道真如网友所言,是停车费的上涨,导致京城车主患上了道德丧失症?

  要决策

  先算算成本

  把车主们逃避停车费的行为,简单的归结为“道德问题”,实在是对于广大开车人的不公。虽然逃费并不合理,但在公共政策面前,人们为自己的利益打一点小算盘,并非什么大错。毕竟停车也讲经济学。问题的关键还在于,为何开车人宁愿被贴条,也不愿把车开进“白框”?

  这还要从“风险成本”说起。人们在决策行为前,不可避免都要对各种取舍进行一个衡量,从中选出成本收益比最为合适的选择(遗憾的是,人们往往最后会选择错误的选项),在这个衡量过程中,风险成本也会被计算在内。

  所谓“风险成本”,最早是为定义企业的保险费、置留损失、内部管理费用等成本,是由美国著名保险业组织RIMS的前任主席Douglas Barlow为保险业提出的概念。发展数十年后的广义风险成本,则包含了“因风险发生的支出以及管理风险所发生的费用。”

  具体到开车人停车这一行为中,不按规则停车的风险成本变成了违法成本——被贴条后的200元罚款。有趣的是,风险成本未必会被转变成真的支出,就好像贴条之于违规停车,在停车的一刹那,停车人无法预测自己的车辆是否会被贴条,因此在决策过程中,决策人对风险成本往往只能进行简单的估算。

  相比于风险成本,停车人的收益则好计算许多——节省下的停车费用。让我们加入一点数学运算,假设违规停车的贴条概率为40%,那么我们可以认为,停车被罚的风险成本为80元(200x40%)。有了成本与收益,我们就可以画出一张停车决策的成本核算表(见表1)。

  表1违规停车的成本核算

  (以一类地区路侧停车场收费标准计算)

  停车时间 风险成本 收益

  1小时 80元 10元

  8小时 80元 115元

  即使毫无经济学知识,我们也能推测到,作为一个“理性人”,当我们需要将车停在三环内8个小时的时候,还是停在白框外比较“理性”。

  与此同时,我们还无法忽略“前景理论”给人们决策带来的偏向。当人们想到守法停车要付出的高额损失时,偏爱风险的习性,会把停车人推向“赌一把”的选择,毕竟贴条只是“风险”而已。

  提高成本 别忘心理因素

  守法成本比违法成本还要高,这对于任何政策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想要减少停车费上涨的副作用,让违法的成本提高是必要的手段。

  提高风险成本的一个方法,便是提高风险发生的概率。4月1日停车费上涨后,交通协管员重新获得贴条权,与此同时,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本市多个区县将最大限度组织志愿者上街、扩充专业交通协管员队伍,协管员队伍将至少增加千人。大幅度提高协管员人数,正是为提高风险的发生概率(贴条概率)做准备。

  提高风险成本的另一个办法,则是提高违规停车罚金。在每小时10元的停车费下,200元的罚款显然不能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如果将罚金提升一倍(见表2),那么任何一个“理性人”都不会铤而走险(顺带一提,在罚金不变的情况下,如果贴条概率增加一倍,也可起到表2同样的效果)。

  表2 提高风险成本后的核算

  (以一类地区路侧停车场收费标准计算)

  停车时间 风险成本 收益

  1小时 160元 10元

  8小时 160元 115元

  不过提高风险成本固然简单,但公共政策的制定,绝非一道简单的数学题。我们往往忘记的心理价值,正是让算式失衡的重要因素。当停车人看到其他车辆仅仅因车牌的不同颜色,就可以堂而皇之的违章停车;或者看到因挡风玻璃后的一张纸,开车人就能够减免停车费。那么在停车人的头脑中,所有成本与收益的计算,都会变得不“理性”起来。即便是“理性”制定的规则,也会失去它们应有的作用。 (本报记者 吴楠)
(责任编辑:徐子涵)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