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高菜价,为何不惠农--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田头到菜场,价格往往翻几倍 

城市高菜价,为何不惠农

本报记者  刘先云  侯琳良  刘成友

2011年04月27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相关阅读:

  种植成本、劳动力价格、运输价格都在涨,只有田头菜价还在下跌

  党建华担任理事长的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丰盈蔬菜专业合作社,已经亏损了两三百万元。

  4月26日,党建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一亩菜地成本将近1000元,包括水利灌溉、机器平整菜地、种子、农药、化肥、人工等费用。这只是一亩卷心菜从种植到成熟一个环节的费用。将卷心菜从菜地里收割,再送上运输车辆,又要花去1500元—1600元,“雇请一个人工作一天,需要七八十元。”

  装上车辆之后,运输费每吨需要110元,一车卷心菜大概需要1200元,“然后就是批发市场的进场费需要200元,再请人工打包、包装费需要500元,还有门面费需要500元。”党建华说。

  岳阳红星蔬菜合作社社长李铁民说,如果卖给批发商,价格每斤能够二三角钱才不会亏本。“可是从去年11月份以来,价格持续徘徊在0.2元/斤以下,以0.13元或者0.14元居多。我打电话给北京、天津、广州等蔬菜批发市场负责人,都连连说不需要了,再低的价格也不要。”至今,红星合作社还有200多亩鲜嫩的莴笋长在地里。

  山东省肥城市蔬菜常年种植面积30万亩左右,大量蔬菜运往北京和天津销售。该市王庄镇张庄村农民张广周今年种植了芹菜和卷心菜各1亩,到4月26日,芹菜好歹都卖掉了,而卷心菜还有1000多斤没出手。“现在种地成本很高,农药、种子、化肥、薄膜都不便宜。每亩卷心菜今年农资成本投入在800元左右,按6000斤算,不算人工成本每斤卖2角多钱才不赔。”张广周说。

  流通环节层层加价,从农民手中1角钱收购的白菜,到菜场至少要卖五六角钱,才有人愿意贩运

  4月26日,在北京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来自山东青州的菜贩徐师傅告诉记者,他这一车大白菜有9吨,从青州的进价为1角钱1斤,还要支付给当地的经纪人每斤2—3分钱,运到新发地每斤运输成本大概1角钱。

  “今天批发价是每斤0.25元,1斤能赚到2—3分钱吧。这一车大概赚五六百元。”徐师傅说,“这些菜有的卖给了二级批发商,也有超市、单位食堂或者工地的食堂直接购买的。”

  蔬菜从各地田头运到新发地市场后,由二级批发商卖到二级批发市场,然后由小商贩在菜市场出售。在这些流通环节中,加价确实不少。以大白菜为例,二级批发商每斤大概加价1角钱,小商贩每斤则要加价两角多。也就是说,农民1角钱1斤出售的白菜,经过若干道环节进入零售菜场后,每斤必须涨到五六角钱,菜贩才有动力参与流通。

  “目前来看,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还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蔬菜市场是充分竞争的。如果有人觉得哪个环节多了,他们可以直接到产地或者新发地来买。这个市场没有垄断存在,他们越过哪一级都是可以的。现在这种销售环节和模式能存在,说明它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参与者认为是划算的。”北京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玺说。

  他认为,造成流通成本大是因为现在物流成本高。“就是农民白送你大白菜,你自己去收割的话,运到新发地,成本也是两角钱以上了。再运到终端市场,还有二次运输的成本,可能就是三四角钱了。”张玉玺说。

  在湖南省长沙市马王堆蔬菜批发市场,来自邵阳的杨建标推着一小车批发而来的卷心菜向行人叫卖:“5角钱1斤的卷心菜,便宜的很。”他进菜的批发价每斤不到0.2元,除去每日开销、人工费和市场管理费,一天下来最多赚到50元。

  蔬菜生产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在所有市场参与者之中,菜农的利润最难保障

  “在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之中,农民的利润确实最难保障。”张玉玺坦言。

  蔬菜生产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上游任何环节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影响到农民的收成。与此同时,从产地到零售端,看似价格悬殊,但由于环节太多,菜价下跌时平摊到每道贩运环节的利润其实也不多。在农民完全无法参与流通环节的背景下,菜农对价格没有多少话语权,自然分享不到流通领域的利润。

  因为去年农产品价格高,种菜面积迅速扩大。特别是今年春节前后,海南等南方地区因为天冷,运到北方的蔬菜大大减少,价格出现了一个高峰,这极大地刺激了山东、河北等北方地区蔬菜种植的积极性,结果种植面积大大超过去年。4月26日,记者在北京东联兴市场的蔬菜区域看到,近百个摊位卖的几乎全是本地菜,主要来自通州、昌平、延庆等周边区县。“这个季节都是本地菜上市,谁还进外地菜啊?”一个菜贩说。

(责任编辑:苏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