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荒预期警示油荒重演 成品油市场草木皆兵--人民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电荒预期警示油荒重演 成品油市场草木皆兵

黄杰

2011年05月07日14:13    来源:《中国经营报》     手机看新闻

  5月成品油价格将再次上调?

  当电荒与油荒二者紧密挂钩之时,国家发改委何时再次启动成品油价格调整的闸门,就显得尤为重要。

  尽管自5月初以来,受白银价格高达24%的深度跳水拖累,包括国际原油价格在内的所有大宗商品价格均出现了大幅下挫,但按照国内22个工作日国际三地原油价格加权法计算,预计在5月9日至5月11日前后,国内成品油价格将再次迎来价格上调的时间窗口。

  “2010年下半年集中爆发的油荒现象,根源在于有关部委为了淘汰落后产能,进而拉闸限电,诱发了工业企业以柴油发电来弥补电能不足的动力。”广东油气商会油品部部长姚达明表示,眼下反季节周期的电荒预期已经四处弥漫,如果政府处理稍有不慎,因缺电而诱发的油荒现象又将不可收拾。

  另一方面,国内成品油批零价格倒挂现象再次抬头,重庆、陕西等地诸多民营加油站纷纷停工,成品油价格再次上调山雨欲来。

  调价预期草木皆兵

  “早在4月21日,国际市场三地原油价格变化率,就在上轮国内成品油调价之后的短短11个工作日内,再次突破了4%的红色警戒线。”金银岛市场分析师赵旭说,尽管5月份以来国际市场原油价格连环下跌,但近22个工作日以来,三地原油均价每桶仍然高达119美元,较4月5日调价时的基准价涨幅已经超过6%。

  连日来,息旺能源、卓创资讯等专业机构纷纷预期,在5月9日~11日期间,国内成品油价格将走进上调的时间窗口。如果上调,目前预计调整的幅度将会小于国际原油价格的涨幅,每吨上涨300元左右。

  比分析师更锐敏的是市场操作者。依附在陕西延长石油炼油厂下面的一家成品油批发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早在4月下旬,常规的大宗批发业务就变得很不正常了,不仅仅是从炼厂提不出来大批量的油源,即便是民间加油站,也不敢贸然吃进大量油源,因为对后者而言,批零价格已经非常接近,剔除人力、电费、运输等各项成本,社会加油站已经开始不赚钱了。

  另一方面,成品油囤积者纷纷死灰复燃。广东油气商会的姚达明介绍说,目前,零售价格贴近最高限价,任何一家油站,都是卖的越多亏的越多。因此,非主营油站(指非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保障老客户供油就行。

  姚达明认为,草木皆兵的预期,与现阶段国家发改委对成品油施行的调价策略密不可分。“单向递增调价的方式,迫使市场操盘者不得不利用惜售等手段来规避市场风险。”他表示,按照成品油价格调整办法计算,最迟5月11日,调价时间窗口将打开。但按照之前的调价惯例推算,真正的价格调整时间,将集中在5月下旬出台。

  商务部开刀非法经营

  的确,历次价格调整过程中,发改委几乎都采用的是突发性调价方式。“突发性调价策略就是让你猜不到。这一策略客观上增加了囤积者的成本和风险。但这仅仅是发改委的战术技巧,从战略上看,上调油价的大方向是确定的,囤积者只需要按照一般炒股票的思路,即买入——持有——变价——卖出的方式,不理会发改委这一‘庄家’的战术震仓,同样会获得巨大收益。”姚达明说,也不排除近期国际油价持续下跌,进而快速拉低4月5日(上次调价基准日)迄今积累出的巨大涨幅平均值。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5日,商务部办公厅发出《关于进一步做好当前成品油市场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商务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坚决取缔成品油非法经营网点,立即制止和纠正在加油时强制搭售商品等问题,严肃查处成品油经营企业擅自提高成品油批发价格等违法违规经营行为。

  该通知指出,受国际原油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和国内成品油消费进入旺季等因素影响,部分地区出现一些企业或个人未经批准私设油罐和加油机非法加油、成品油批发企业不合理加价、加油站搭售商品等违法违规问题,损害了消费者权益,严重扰乱了我国成品油市场正常经营秩序。

  “商务部此番表态,隐含着成品油囤积潮已经非常严重的信号。”卓创资讯分析师韩景媛认为,国际原油高位运行,对于国内市场价格起到充分支撑作用。国内油价近日将再次面临调价窗口期开启,其中间商囤积操作将有所增加,但此前提及的主营销售政策均对此类型客户有所保留。

  电荒预期火上浇油

  比原油价格跌宕起伏更令业界揪心的,是2011年是否还会重演电荒。

  早在2010年下半年,受工信部等部委拉闸限电淘汰落后产能等措施倒逼,部分地区出现假性电荒进而导致油荒等一系列连锁反应。韩景媛坦言这一景象大多数市场从业者都记忆犹新。问题是,2011年夏天才刚刚开始,真正的用电高峰期还没有到来,因电荒而油荒的征兆,却已再次萌芽。

  据了解,自3月份以来,电力市场持续出现了“淡季不淡”的需求小高峰,我国浙江等多地出现淡季“电荒”现象。其中,浙江、湖南、江西、重庆、贵州等地均不同程度地呈现用电紧张态势,各地相继采取限电和让电等措施。当然,这一电力资源紧张趋势也与电煤价格、电力跨区输送能力不足等因素的影响密不可分。

  韩景媛认为,面对这一局面,市场将可能再度引发柴油发电需求量大增的情况,加之进入成品油需求旺季,各种因素相互叠加,2011年我国柴油的缺口将再度显现。

  事实上,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两大集团目前的销售策略,多多少少也在印证他们预期油荒仍然会来。

  据了解,两大石油公司今年整体的销售政策均以针对终端客户为主,对于资源再流通客户群体,将采取严格控量以及停止批发出货的措施。其上游炼厂的开工率也处于高负荷状态,另外,对于成品油出口量亦明显减少,同时也加大了各地区的外采计划量,以保障国内零售以及终端市场供应。

  另据韩景媛了解,除主营集团销售的成品油以外,占据全国产能水平约1/3左右的地方炼厂,虽然能对石油资源起到重要补充作用,但面对节节高企的国际原油价格与管制的国内成品油价格,地方炼厂也是一筹莫展。

  金银岛市场分析师何杰英认为,从进入二季度尤其是5月以来的市场走势看,受柴油可以转化为电能牵引,柴油市场紧张气氛明显,两大石油集团也在刻意控制销售节奏,控制出货量。何杰英表示,从价格的波动看,很明显,主营的销售策略在于控制柴油销售,而做大汽油销售量。同在金银岛供职的赵旭亦表示,更为严峻的是电力资源缺口已经提前到来,华南、华中、华东都已经开始采取限电措施,而就中电联4月28日发布的官方预测报告看,今夏迎峰期间我国电力供应缺口可能将在3000万千瓦左右,这也意味着柴油会成为弥补电力资源紧缺的第一抓手,因此,“油荒”再现,概率不小。

  当然,不断高企的成品油价格,也是柴油不会大规模成为电力资源短缺替代品的一种理由。业界人士透露,柴油发电的电力成本每度已经高达1.5元至2元,这一昂贵的价格,与正常的商业用电价格(约为1元相比),差距尚不大,但与工业企业大批量采购仅为0.5元以下的电力价格相比,却是贵的出奇。

  北京时间5月6日凌晨1时,美国原油期货6月主力合约最深跌幅接近10%,最低触及98.39美元;同一时间,伦敦原油期货价格也是跌幅接近10%,最低至109.02美元。即便如此,国际市场的价格依然满足4%的红线标准,而22个工作日一旦届满,国内成品油价格再行上调就有可能到来。
(责任编辑:徐子涵)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