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调查称每年全国公路罚款高达4000亿元--人民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央视调查称每年全国公路罚款高达4000亿元

2011年05月12日08:34    来源:中央电视台     手机看新闻

 
  1、公路罚款 每辆车一年罚三万

  上世纪90年代,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现象十分严重,不仅极大的增加了物流成本,还造成民怨沸腾。因此,从1994年起,国家开始对公路三乱不断进行治理,但治理17年之后,河南一个维权司机却告诉我们,现在公路三乱仍然非常严重,全国每年的公路罚款可能高达4000亿元,那么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呢?

  作为河南省运输重镇,西峡县拥有将近5000辆大货车,那些大货车每天会把大量的煤炭从内蒙、陕西运到河南、湖北、湖南、江西等省份。在西峡县,记者遇到了几位刚刚被罚款的货车司机。司机们给记者看了他六个月被罚款的单据,据他们说一天最少得被罚100元,多的时候两三百元,一个月可能下来,罚款估计5000元左右,甚至是七八千元。在另一个路口,大货车司机告诉记者,在路上被交警和路政逮住罚款是家常便饭。根据线路的不同以及运输距离的不同,每辆车的罚款额从每月三千元到六、七千元不等。

  记者了解到,公路罚款中最多的是超载,但货车选择超载也是无奈,以从内蒙鄂尔多斯(21.50,0.67,3.22%)运煤到河南西峡县为例,每吨煤的运费是345元,如果按照规定装载30吨,跑一趟可得运费10350元,如果刨去1600元的过路费,5000元的油费,两名司机900元的工资,3天450元的饭费,200元的装卸费,还能剩下2200元,但是,汽车的折旧费、保养费、车险、轮胎消耗费加在一起不仅这2200剩不下,每年还要赔出不少,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在她的议案中提到:山西大同市的交管部门已经做过一次实验,用红岩牌16吨的载重汽车按照规定装载,从大同运往天津,一路上那辆车没有任何违规行为,但到达天津后,那辆车还是亏损了3200多元,因此,在权衡利弊之后,几乎所有的大货车都选择超载。

  今年四月,新疆展开了大规模的车辆超限、超载专项治理,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路政海事局的执法结果表明,90%的大货车都存在超载、超限现象,运输水泥、工业盐、矿石、煤的大货车都存在100%超载,而合超载相伴相生的就是罚款。河南西峡司机告诉记者,大货车每天24小时能跑1000公里,一般会跨越两个省,五个县市,要被沿途的站卡罚款600元左右,以每车40吨计算,相当于每吨煤的运费提高15元,为了弄清西峡5000辆大货车每年究竟被罚多少钱,西峡县专门替大货车司机维权的王金伍曾经走访了2000辆大货车主。据他了解的,一天最少被罚100元钱,1年就是按10个月,一个车就是被罚3万元。这个数字让王金伍很吃惊。他更想弄明白的是,西峡的大货车每辆每年被罚3万元,这是一个特殊情况还是在全国具有普遍性,记者也对不同地区的物流公司负责人进行了采访。中国市场学会理事肖忠礼介绍,这个数字应该说不是一个夸张的数字,他接触的这方面驾驶员还是比较多。而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分析,这个数字,他认为还是有可信度的,因为他跑了很多年了,确实是真实的话,应该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

  为了向记者证明公路罚款之乱,4月21日,王金伍带着记者在312国道河南南阳市镇平县路段找到一个常年隐蔽测速、拍照的警车,那辆警车在后窗的太阳膜上开了一个长方形的小口子,不断对过往车辆进行偷拍,当王金伍要求查看他们工作证件时,他们却以没有随身携带而拒接了。

  2008年河南省交警总队出台的六条规定,移动隐蔽测速是典型的公路三乱行为,王金伍告诉记者,镇平县交警部门违规罚款,已经被他抓到6次,但对方始终不改。十天后,在记者再次回访中,居然发现那辆警车转移到十几公里外的公路上,仍然在进行违规隐蔽测速拍照,没想到,当警车里的执法人员看到王金伍,竟一溜烟的跑了,由于跑得太慌张,甚至连右边的车门都没有来得及关。据王金伍介绍,他们已经向有关部门反映了8次,但是这种行为仍然没有改正。

  2、亲历乱罚款 只罚款不开票 600罚款进交警个人口袋

  为了感受公路罚款状况,记者坐上了从内蒙到河南的大货车。中午12点多钟,大货车刚通过内蒙陕西交界的高速公路收费口便出了故障,于是车便停在紧靠收费口附近的休息区进行修理。下午1点左右,路政人员赶到,违规扣下了只有交警才有权扣留的行驶证,然后便开始了罚款计时,路政人员告诉司机,一小时罚款300元,如果修耽误了几个小时的话,罚款就将高度1000多元。司机怎么也搞不明白停在正常的休息地带为什么会被罚款,他向相关部门电话咨询,得到的解释是鄂尔多斯这个公司刚成立,很多条款不明确,但是司机不理解的是,不明确怎么能罚款呢,起码在休息的地方,不是在紧急停车道,可以休息。

  下午4点半,大货车还没有修好,路政人员再次赶来,要求罚款900元。不过说交600元,不用开票。罚款不开票,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但记者看到,司机给执法人员拿出600元后,执法人员并没有开出任何票据,只是把驾驶证还给了司机。晚上12点,大货车修好后重新上路,司机百感交集,喜的是,修车12小时本该罚3600元,但只花了600元就摆平了,气的是,他始终不知道自己被罚款是不是合法,但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忍气吞声。

  由于车刚修好,司机决定花高价走全程高速回河南。记者也在陕西的铜川市下了车。下车后,一些司机反映,附近的高陵县交警24小时乱罚款。于是记者搭上一个大货车,在210国道高陵段找到了运政和交警两个执法点,两个执法点相距只有200米。交警罚了100元,运管罚了60元。

  在交警开出的处罚决定书上,记者看到处罚的原因是因为超载。但王金伍认为交警的处罚涉嫌违规,因为按照2009年公安部开始实施发的《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对于有载物超载嫌疑,需要使用称重设备核定的,应当引导车辆到指定地点进行”。而那个执法点竟然在不称重的情况下进行超载处罚。这也是与交警执勤规范规定的要求相违背的。

  第二天,记者对高陵县那个执法点观察发现,他们白天几乎拦截所有的大货车,现场开出票据后,在那个移动警亭里上交罚款,而根据《行政处罚法》第46条,执法部门自己做出罚款决定,自己收缴罚款,这样的执法行为已经涉嫌违法。继续的调查中,记者还发现,那个执法点一般只负责白天拦截大货车进行罚款,而夜间的罚款工作则由另一批交警,在高陵县另一个必经之路上继续罚款。记者观察的2天里,他们几乎从不拦截小轿车、小货车和空载的大货车,而只是针对行驶中的,拉满货的大货车进行拦截罚款。当大货车多时,他们一拦就是七八辆,甚至还对两个方向行驶的车辆同时进行拦截。当有大货车不停时,警车就会闪着警灯追上去。司机说,外地车到这,他是必罚,连一个也不会放过。

  此外,在高陵,昼夜罚款的不仅是交警,还包括运政,记者调查的2天时间里,运政昼夜在公路上不停的拦截正常行驶的的大货车,他们和交警一样,在不称重的情况下,进行超载罚款。离开高陵,记者跟随大货车又到了210国道陕西蓝田段。同样,那里的交警也是在没有称重的情况下,对大货车违规按超载处罚,甚至还违规重复处罚。对于这种重复罚款,交警给司机打了一个比喻:你这车拉的这煤,就像取媳妇一样,你换个媳妇就不行了,蓝田就有蓝田的项目。

  虽然《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但在那位交警眼中,进入他所在的县市,就像娶个新媳妇一样,得重新买锅,另外花钱,离开陕西进入河南,很多司机告诉记者,河南公路罚款非常乱,而邓县是属于乱罚款特别严重的地区,当记者来到河南邓县,那里的交警竟然毫无理由的向司机手里塞罚单,虽然司机一次次挡回,但最终还是拗不过交警,甚至交警连罚款的理由都懒得说。直接死了一张空白罚单给了司机。这个票没有填写具体违法行为,也没有条款,不知道罚的啥。

  在邓县,交警不停的在207国道上拦下一辆辆大货车,甚至还双向拦车进行罚款,而这属于河南省明文规定的公路三乱行为。那位刚被罚过款的司机告诉记者,他一天之内被罚了330元。有票的是150, 180元没票,都是交警罚的。

  梳理这次调查,记者发现西峡县每辆大货车一般配备两个司机,为了养人、养车、赚点利润,没有故障的情况下,大货车每天都要上路,一般一个昼夜要跑1000公里以上,很多时候会跨2个省,穿过5个市,现实是,到每个省都会被罚,有的县市还会重复处罚,或者另外找理由或干脆不讲理由进行罚款,每次罚款少则50元,多则几百甚至上千元,因此,每天被罚100元以上,是极其普遍的事。

  3、运管站站长爆罚款内幕:与财政四六分成,请纪检喝酒按摩

  调查中,内蒙、陕西、河南大批大货车司机反映,每天罚款超过100元是极其正常的事,虽然调查只是很小的范围,但它似乎也证明每年公路罚款4100亿的说法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那么,从1994年,国家就开始治理公路三乱,为何至今仍不能得到根治呢?

  王金伍告诉记者,河南省镇平县交警部门被他8次提醒后,仍坚持违规隐蔽测速、拍照,原因就是背后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从他收集到的200多份罚款通知书上记者看到,那个执法点开出的罚单绝大部分都在100到200元,平均每张罚款单达128元。

  王金伍算了一笔账,马路上,那样的隐蔽拍照、测速虽然不起眼,但如果每天开出100张罚单,就能罚款1.28万元,每年罚款额将达到460万元。而在陕西高陵县的调查中, 记者也分别对那两个执法点的非高峰时段各做了1个小时的统计,交警共拦下52辆大货车,如果按每天工作8小时,每辆车罚款100元计算,每天可以罚款2万多元,一年罚款将达700万。那么,那些罚款会被交警和路政如何使用呢?王金伍去年11月在黑龙江省林甸县认识了一位

  公路管理站站长,酒酣耳熟之后,那位站长掏了心窝子。他们去年罚了294万,多了120万 ,所以去年日子相对好过些,一般罚款不是全部上缴。上缴,它走两个程序,缴上去完了,它又给返还回来,它60%给返回吧,当然你不是拿来直接花,那肯定完了,那就出事了,你得走渠道,要缴到财政,财政再给拨回来,而且它(财政)克扣40%,完后你留60%,所以很难,原来运管站站长,人家能收费,他们就不用这么罚,一年罚了167万,去年罚了294万,比前年多了12万,所以去年日子相对好过了。

  既然不少司机都有意见,那么,那位站长怕不怕被举报呢?没想到,那位站长不仅罚款由办法,而且跟上边拉关系更是有一套。站长说,反贪局检察院来了,请吃饭,得变相报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