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养老:化解老龄社会之困 (2)--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居家养老:化解老龄社会之困 (2)

2011年05月16日13:36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居家养老的办法更适合我国的国情历史传统,当然逐步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制也必不可少

  从现在的世界各国(包括发达国家)“养老”的招数来看,多数是大力推广居家养老的办法,让老人回归家庭。当然各国也大力完善社会保障体制和社会赡养网络,特别是西方的发达国家和社会党当权的国家是这样,但是这条路遇到的困难也在增多,国家资源不堪负担,因此出现又进又退的不稳定现象。这就使居家养老的办法越来越被看重。

  对于我们这个人口众多,正处在发展中,但是历史悠久特别具有长期血缘家庭传统的国家来说,在解决老龄化的“养老”这个问题上,如前面所说,居家养老的办法更适合我国的国情和历史传统,当然逐步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制也必不可少。但鉴于我国的血缘家庭关系曾长时期被封建礼教和封建习俗所浸淫、所支配,因此在社会改造中必然受到相当程度的破坏(这是正常的,这里所说的“破坏”是指反对封建专制的不平等的家庭关系),以后又曾在我们所进行过的某些运动中受到过伤害(这是不正常的)。所以现在提出居家养老,就必然涉及到社会的家庭状况问题,这就是说必须要有正常的家庭关系,才可能真正做到居家养老,否则是难以做到的。因此,居家养老必然成为我们这个老龄化社会的一项大工程。

  ■解决居家养老,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我以为,要解决居家养老的问题,目前应当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过去我们在革命的特殊条件下不断批判“家庭观念”,即使在当时条件下也未免有些过头。现在我们要重新回过头来重视家庭问题,建立新的家庭观念,尤其要提倡新的家庭伦理道德观念。马克思主义也没有破坏家庭之说。几年前,我在上海《文汇报》上写过一篇文章,讲了一个共产党人尊老、养老的故事,这个共产党人就是周恩来。我在这里且把这个故事复述一下:第二次国共合作时,周恩来将他的父亲接到重庆自己的身边侍奉,1942年周因病住院动手术,中央命令他静养,周恩来的父亲恰于此时突然中风身亡,董必武、邓颖超等因周伤口未愈,隐瞒不报,三日后被周察觉,周当即强行出院回家,坐地大恸。他的秘书事后回忆说,当时周恩来怒斥劝慰他的董必武、邓颖超说:“你们没爹啊?你们怎么就这样做?他是我父亲!我父亲死了你们封锁我。马克思主义也没有说不要爹,马克思主义也不能说亲生的父母不要了!”这位秘书这样记下他当时的感受:“这是大忠大孝的哭声,带着我们民族的浓厚气息,带着传统伦理道德的力量,猛烈地迸发而出。”在共产党人中间,这样的人很不少。

  第二,我们要建立和谐社会,重要条件之一就是要建立和谐的家庭。这种家庭应当是平等的、有序的。所谓“平等”是指家庭成员在家庭中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人格独立,互相尊重。所谓“有序”,主要是指抚幼尊老,各尽其责,培养其成材,父母辈要善尽抚育子女之责,使其受到一定的教育,直到其能够独立生活。这要花费无数心血和劳力。现在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有许多就是为了提供子女上学的钱,一个孩子上大学每年花一万余元。反过来,做子女的应当尽赡养父母之责——这是一种“天责”。为了各尽其责,社会应尽可能鼓励建立二代同堂的家庭。如果儿子多了非分居不可,则儿子的居处不宜离父母太远。日本一位伦理学家对此提了一个所谓“一碗汤距离”的概念,即子女与老人居住的距离以送过去一碗汤不会凉为标准。子女如果在外地做事甚至出国,也应当立下赡养老人的承诺并有保证,不能一走了之。

  第三,国家应考虑立法。现在世界上已有先例,就是新加坡已于1995年通过了《赡养父母法令》。其内容究竟如何,国家有关部门当去考察,或可供借鉴。立法不仅是要把子女赡养老人的责任用法律规定下来,重要的是还能借此造成舆论的监督和干预,就是说,造成一种社会力量,老人不会孤立无援。与此相适应,已有的《婚姻法》也应适当加以修订,补充有助于子女赡养老人的条文(这个问题在过去制定《婚姻法》时是没有考虑到的)。同时,国家在“计划生育”这一基本国策的基础上,也应当考虑修改目前的生育政策。一胎难养二老,这种困难层层堆积,社会将不胜其负担。

  第四,“居家养老”这个问题,城市社会和乡村基层都要把它列为自己的工作日程,依法依伦理道德规范督促执行,帮助排除纠纷,有困难则予以帮助和补助。我们还有有关社会团体,如妇女联合会、共青团等,他们也应当在这方面定出自己的工作项目,尽到自己一定的责任。在目前老龄化社会中的赡养老人方面,他们还是大有可为的。

  以上这些文字只是作为我个人一些不成熟的建议。而且我自己也已是居家老人,不甚了解目前社会的实际情况,因此上面所说的如有不妥处,务请大家不吝指教。 (作者吴江为资深理论家)

  关键词诠释

  何谓“居家养老”

  居家养老指的是老年人在家庭的居住与社会化的上门服务相结合的一种新型养老模式。这种模式是以家庭为核心、以社区为依托、以专业化服务为依靠,为居住在家的老年人提供以解决日常生活困难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化服务,其形式主要有两种:由经过专业培训的服务人员上门为老年人开展照料服务;在社区创办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为老年人提供日托服务。(如辉辑)
【1】 【2】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