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多地淡季出现电荒 网友称纯属为涨价折腾--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全国多地淡季出现电荒 网友称纯属为涨价折腾

钟晶晶 沈玮青

2011年05月25日08:25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今年4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淡季“电荒”现象。国家电网公司预测,今年是近几年电力供需形势最为紧张的一年,电力缺口总量可能超过历史上最严重的2004年,10个省级电网面临供电紧张的局面。

  那么,为什么淡季会闹“电荒”?是煤价飙升导致电厂亏损,打击了发电积极性?还是电网垄断不愿让利,导致供需双方“贫富不均”?各方观点不一,但绕来绕去,最终发现,这是一个死循环,电荒既是结果,也是开始。

  煤价飙升导致电荒?

  对于电荒,国家电网相关负责人不止一次表示,是由于煤炭价格大幅度上涨,造成火电企业“发电越多,亏损越大”,发电意愿不断下降,“甚至出现煤电基地宁愿卖煤不愿发电的怪象”。

  截至目前,动力煤价格创下了两年半来的新高。

  除煤价自身外,物流成本也推波助澜。据《证券日报》报道,运煤过程中的点装费、车皮费、卸货费等中间环节的费用占到了煤价的36%左右。国内煤炭专家李朝林表示,中间环节费用多已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此外,近年来山西等地的煤炭企业都已进行大规模的重组,煤炭企业越来越集中在几大国有企业手上,垄断也导致煤企的话语权更大。

  煤价的上涨甚至可能与电荒直接相关,一位煤炭中间商告诉记者:“电荒了,电价才会涨,煤价也能跟着涨一涨。”电荒似乎成为涨煤价的信号,这样看来,究竟是电荒导致煤价上涨,还是煤价上涨导致电荒,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命题。

  电厂遭“两面夹击”

  买煤是火电企业的主要成本。而因国内电力体制改革停滞,电价长期由政府管制,即使煤价再高,上网电价也不能随着市场关系发生变化,导致近来火电企业的政策性亏损。

  据中电联的行业统计调查,今年1至4月份,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火电生产亏损105.7亿元。

  面对入不敷出的困境,许多火电企业以“检修”为名消极怠工,提高上网电价成了他们迫切的诉求。对此,发改委紧急将江西、湖南、贵州三省火电上网电价上调2分/度,终端销售电价也已经迎来一个上调窗口期。不过,一些发电企业表示,此次上调上网电价的幅度远不能解决问题,只能是缓冲一下,并无实质性帮助。

  什么才是实质性的帮助?有观点认为应该放开上网电价,由发电企业与电网自行协商。但是,相比煤炭行业,电网企业更是铁板一块,电厂仍然难免被夹击。

  电网“微利”?

  原料煤的价格降不下来,人们将目光集中到电力产品的销售方电网身上。根据国家电监会的数据,去年国家电网资产2.1万亿,利润450.9亿元,同比增长348.3%。质疑“国家电网暴利,挤压发电企业利润”的声音不断。

  对此,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外联部负责人张海洋近日称,电网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仅4.5%,是典型的政策性的微利企业。

  国家电网副总经理舒印彪亦表示,这种利润率在全世界企业和国内央企里面都是低的。至于电荒,根本原因是电力供求关系,不存在电网让利与否的问题。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则认为,电网公司是垄断经营,且缺乏监管,即使公布的利润率,数据也不足信。电荒的根本原因在于电网垄断阻断了资源配置。

  企业陷入“两难”

  电荒的原因难解,破解之道似乎只有一条涨价。最新的消息是,继上调各地上网电价之后,终端的销售电价也迎来上调窗口期。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教授则表示,“上调1分钱销售电价对CPI的影响并不大。”果真如此吗?

  李先生在青岛拥有一家从事制造加工业的小企业,他一方面担心电荒加剧后,工厂可能面临减产甚至停工,希望涨电价能避免被限电。另一方面则担心电价上涨后提高生产成本,李先生说现在的心情很矛盾。

  业内观点

  凯基证券分析师王志霖:电荒或将倒逼电价改革

  凯基证券分析师王志霖认为,短期内解决电力短缺的办法主要靠完善电价形成机制。

  在上网电价方面,积极推动电价改革,理顺能源产业关系中电价过低问题,增加火电企业发电积极性;销售电价方面,推动阶梯电价、分时电价,引导用电需求。其次,要稳定电煤价格,保证重点电煤供应量,增加电煤产量。中长期来看,则要靠尽快核准开工较大规模的电源项目,以及加快远距离交直流特高压跨区域输电。

  他还表示,电荒将倒逼中国进行电价改革,煤电联动频率未来可能加快,因此火电企业盈利形势有望改善。

  法国电力公司亚太区中国分部特别顾问周国平:

  国外多靠企业自身调节

  法国电力公司亚太区中国分部特别顾问周国平表示,“电荒”问题存在已久,解决的关键在于政府如何平衡各方的利益分配。

  周国平表示,燃料、电力等价格是基础价格,一旦变动将对其他方面产生联动影响。此前,油价的上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国内的CPI,因此预计政府此次调节电价也将采取更为慎重的态度。

  周国平还表示,国外电价也都是受政府监管,但政府更多的是运用经济手段,同时依靠企业自身的调节,而非强制性的行政手段来控制电价。他希望政府能尽快出台相应政策,因为“拖得越久,问题越多”。

  网友“微”观

  @王璞的微博:看标题:国家电网:今年电荒或为史上最严重;电企没钱发电欲涨电价缓解压力;5大集团限购市场煤,电荒加剧;“电荒”波及全国十余省,湖南成缺电重灾区;电监会:今夏极可能大面积限电,短期可上调上网电价;浙江广东加入电荒大军,电监会称或将大面积限电;煤贩子揭秘电荒真相:超1亿吨合同煤“被倒卖”。

  @铁合金:今年的电荒来得非常蹊跷,现在天气既不炎热也不寒冷,汽车、钢铁、房地产等等都处在低谷,但为何这几年不缺的电突然缺了呢!是缺电还是缺心眼啊?!为了涨价也不能这样折腾啊,上亿吨电煤被倒卖,火电厂大量安排检修,学中石油是吗?

  @乾卦初九围脖:国家电网称:今夏全国电荒可能史上最重。我听其弦外之音至少有三:1、要闹电荒了,提前告诉大家一声,到时别骂我;2、电荒的原因是电价低、煤价高、有人浪费;3、最关键的,电价不涨不行了!

  @寒千鹤:电荒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电荒就涨电价。

  @黑山渔夫:电荒,真的如此吗,其实是利益链条中分配不公平造成的,最终还是让老百姓来买单。还在计划涨价,即使涨了,又能解决分配不公吗……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钟晶晶 沈玮青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