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维斯楼”绑架了大学的独立精神(组图)--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真维斯楼”绑架了大学的独立精神(组图)

王传涛

2011年05月25日14:02    来源:国际在线     手机看新闻

  


  5月24日,一名清华大学学生用手机拍摄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外墙上的“真维斯楼”铭牌。
5月24日,学生从清华大学“真维斯楼”前走过,被其名称吸引。
5月24日,学生从清华大学“真维斯楼”前走过,被其名称吸引。


  清华大学多了一个“真维斯楼”!近日,这条消息忽然在微博和人人网上传开。不少清华学生发现他们的第四教学楼被更名为了“真维斯楼”,纷纷拍照上传到网上。清华大学和服装品牌忽然有了这样的联系,让很多网友表示“不能接受”。对此,不少大学生都调侃称:“要向清华看齐,争取个班尼路楼来。”清华大学研究生会副主席曹彬也在微博上称此楼:“有望取代二校门,成为最受游客欢迎拍照景点。”

  以前的大学里有“逸夫楼”,现在的大学里有“广告楼”。继暨南大学主教学楼用地产名“富力”冠名之后,清华大学的“真维斯楼”又成了公众关注的热点。笔者的担心是,作为最应该规避商业气息的象牙塔,也很可能在这样的发展态势之中,变成一条又一条商业街。

  读大学就变成了以下两个纠结的问题:在大学里,如果你当了学生干部,混迹于行政体制之中,你可以自豪地说,你不是来上学的,而是混官职的;如果当不了学生干部,埋头于学术或恋爱之中,你可以自豪地说,你不是来上学的,而是来逛街的。因为,左手是“富力”,右手是“真维斯”。“神马”独立精神,“神马”学术自由,有真维斯在这绑架你,很快都会成为浮云。

  从情感上讲,每一所大学都应该是郁郁葱葱,在优美的大学校园里,应该有几个学生读着英语,应该有几个学生拿着画板,而现在的清华园却总能给人王府井大街的感觉。因为你抬头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大学校训,而是数不尽的LOGO与广告词;不是清华大学堂的古典百年建筑,而是处处修葺一新的假古董与新教学楼;不是学术大师的塑像,而是商业奇才的自传。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大学拿人家的钱盖了教学楼,自然要出让部分冠名权。在市场经济时代,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另一个问题也非常突兀地显现了出来:为什么如邵逸夫那样喜欢向大陆大学捐款的富豪越来越少了呢?为什么国外许多大学接受的大多是成功人士的个人捐款,而我们的大学接受的是成功企业的商业捐款?是富豪们自己不喜欢做慈善了,还是我们的大学本身出了问题?

  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时,有5万学子回家庆贺。其中不乏来源于欧美国家的成功人士。但是,他们走之后,却没有留下捐款,只在清华百年校庆上吃了几顿大餐。于是,令人啼笑皆非的现实出现了,清华刚刚校庆完毕,就因为钱的问题将二号教学校的冠名权给卖了。我有两个疑问,其一,用清华校庆的部分资金,能否让清华二号教学楼完成独立呢?叫“陈寅恪楼”、“王国维楼”、“梁启超楼”、“梅贻琦楼”都是可以的嘛;其二,从清华毕业的欧美成功人士是否有能力帮二号教学楼赎回清白之身呢?

  去年年初,有个叫张磊的同学向耶鲁大学捐款8,888,888美元,金额创耶鲁管理学院毕业生个人捐款纪录。很多人批评张磊同学不太爱国,为什么不捐给国内的大学呢?但是,这或许恰恰就能说明国内大学与国外大学相比,在公信力上已经一败涂地了。大学问题,积重难返,没有个人捐款,只能退而求商业赞助。只是,假如学校的楼都按此模式立起,中国大学的大学精神尤其是清华大学以前所讲的“自由思考,独立精神”还能否得到传承呢?

  当然了,还必须要说的是,“自由思考,独立精神”或许早就在清华“百年了”。现在清华的校训为“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在被商业绑架之前,行政化的管理模式早已让我国大学失去了灵魂。
(责任编辑:徐子涵)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