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解“电荒”不能单靠涨电价--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缓解“电荒”不能单靠涨电价

李富永

2011年06月01日13:43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手机看新闻

  今年全国性“电荒”再度上演,根源之一是电煤涨价电厂怠工。只是这发电成本一上涨,就要由用户来买单。国家发改委就做了这样的选择:继上调了上网电价后,近日又上调了电网的销售电价,且后者幅度接近前者。这显示出宏观调控的无奈。

  连环涨价的范围,涉及安徽等15个省市,其中竟包括山西这样的煤炭产区,自6月1日起,这些省市工商业、农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上调1.67分;而在此之前,国家发改委已于4月10日起先后上调了这15个省份上网电价,每千瓦时平均上调2分左右。

  前后涨价步步紧跟,最终买单的却是用户。在通胀压力巨大、稳定CPI指数犹如泰山压顶的当下,由于产业结构调整艰巨性以及电力市场改革的迟滞,出此下策,实属无奈。电力作为少数高收入行业之一,如果它都不能消化成本,动辄就要涨价,其他行业群起效尤,如此一来物价如何控制?

  由于产业结构调整任务艰巨,高耗能产业对电力消耗的需求不降反升,以致于今年春季以来,在传统的用电淡季,反倒出现了自2004年以来的首次全国大范围的“电荒”。当然也有分析认为,这是阶段性紧张,是因为去年的“十一五”收尾阶段,各级地方政府出于能耗和节能减排等指标考评的考虑,对高耗能企业进行了限电,暂时维持了电力供需的平衡。而今年则放松控制,使其开始反弹性复工,用电需求猛增。

  但不管怎样,许多地方政府仍然片面追求GDP增速,产业结构调整不力,局部利益干扰全国棋局,从而长期或阶段性地引发“电荒”,确是不争的事实。如何协调平衡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如何考核官员的政绩,越来越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课题。

  而在电力供应方面,由于煤价节节攀升而上网电价不动,亏损的电厂开始怠工,机组动辄就“检修”。国家被迫提高上网电价。上调电价后,电网仍维护着本来就很肥厚的利润空间。

  目前,上网电价和电网销售电价一样,仍继续由国家控制;

  煤价名义上放开了,可一旦电厂叫苦,国家又要干预煤价,违背市场原则。于是十多年就已经开始推行的“厂网分开”改革,几乎失去了其初衷;“竞价上网”的改革目标,也距离甚远。尤其是处于垄断位置的电网,一直稳赚高额垄断利润,很少或几乎不分担上涨的成本。看来,半途而废的电力改革,不能再耽误了;煤电一体化改革,也需拆除限制其发展的行政藩篱。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