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价上调无法缓解电荒 电力输送能力不足是主因--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电价上调无法缓解电荒 电力输送能力不足是主因

2011年06月02日09:53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尽管国家昨天起调整了16个地区的电价,多方也认为此举将缓解电荒情况,但昨天,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战略规划研究所所长白建华兜头泼下一盆冷水:由于跨区域电力输送能力的不足等原因,电荒情况不会根本缓解,今夏仍将面临最严峻的电荒。

  >>焦点 电网让利有一定合理性

  继电厂称电价没有调整到位后,昨天,国家电网方面也表示,电价没有调整到位,上网电价上调是2分,而销售电价是1.67分,国家电网承担了其中的差价部分。

  国家电网副总经理舒印彪也告诉记者,国家电网有2万亿的资产,400亿的利润并不高。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白建华称,整个电力环节要协调发展,价格信号才能完整地传递给用户,用户用电方式才会改变,不合理的用电习惯才会改变。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微博专栏)认为目前的调价情况,肯定是要挤压国家电网的利润,但是作为一条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大家都应该做出贡献,电网每被挤压1分钱,相当于承担300亿的成本,鉴于去年国家电网赢利400亿左右,所以今年应该不至于亏损。

  林伯强说,虽然,国家电网2万亿的规模,只有400亿的赢利,赢利水平是比较低的,并非暴利,在这条产业链上,电厂已经亏损的情况下,国家电网让利也是合情合理的。现在这条产业链上还没有做出贡献的就是煤炭,现在煤炭利润是比较高的,国家应该对这一环节有所控制,上调电价后国内电荒是否能缓解也将取决于煤价是否再次上涨。

  不过,煤炭市场是相对电厂、电网更市场化,国家再走回头路去完全控制煤价的可能性比较小。

  >>探因 电力输送能力不足

  对于电荒,白建华认为:“上调电价与电荒没有根本关系。”事实上,就今年突出的电荒情况,业界给出了高耗能产业复苏、降水减少使水电贡献小、电煤上涨使火电厂发电不积极等原因。

  对此,白建华称,从规划角度讲,无论是枯水丰水的波动、电力需求的波动,都在预测的范围内。至于火电发电不积极,他表示,火电企业主要是五大发电集团这样的央企,他们不会亏损就不发电,或者说这样的情况很少。

  电荒根本原因是我国电力行业的结构性问题。其中包括跨区域电力输送能力的不足,例证之一就是在华中、华东等面临电荒不得不限电的时候。因为缺乏输送通道,此前,中国最大的“电源”内蒙古,蒙西电网约三分之一的火电机组被迫停机,超过42%的风电机组弃风。

  白建华分析,华北、华东、华中这三华地区,电力缺口约3000万千瓦,而东北、西北电网富余2700万千瓦,但受限于输电通道,东北、西北电网富余电力难以支援三华电网,造成我国电力供需上,东北与西北大量装机空闲与东部电力供需紧张并存。

  >>预测 华北今夏缺口600万千瓦

  昨天,国家电网方面也给出了今年夏天、冬天,以及明后年的用电缺口预测,“迎峰度夏期间国家电网负责区域内的电力缺口最大仍将高达4000万千瓦。”昨天,白建华如此预测。这一预测,与调价前国家电网方面给出的预测一模一样。

  事实上,从昨天开始,我国即进入了传统的迎峰度夏用电高峰期。国家电网方面预测:华北、华中、华东地区的多数省市电网电力供需形势将十分紧张,预计最大电力缺口3000万千瓦,其中华北缺口600万千瓦;省级电网中,京津唐等10个省级电网将用电紧张。

  而且,如果电煤供应形势紧张,来水偏枯、高温天气持续,电力最大缺口将扩大到4000万千瓦,其中华北扩大到800万千瓦。白建华称,三华地区是我国经济发达地区,电力紧张无疑将对当地的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而且,即便到了今年冬天,电力缺口仍在存在,其中,京津唐等9个地区用电紧张。到2012年,电力供需形势将更加严峻,省级电网中,京津唐等11个地区供电紧张。

  2013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将主要取决于特高压等跨区电网建设项目和配套电源项目的核准和建设进度,如果建成,能够基本解决国家电网服务范围内电力紧张情况;若不能,则缺电范围将进一步扩大,缺电形势进一步加剧。

  >>隐忧电价调整陷入恶性循环

  值得关注的是,人们担心的煤价涨、电价涨、煤价再涨的恶性循环再次出现。昨天,由国家发改委唯一授权发布的国内动力煤价格指数——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最新一期发布,环渤海动力煤平均价格较上期上涨5元/吨,涨幅0.60%,这已是该指数连续十一周上涨。

  无论是4月10日国家上调上网电价,还是5月底,国家宣布上调终端电价,都没有影响煤价上涨的步伐。

  事实上,业界已经预测会出现如下的逻辑关系:电价上涨,使得电厂开工率增加,用煤增加,煤炭供应紧张,煤价上涨。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分析师认为,无论电价上涨多少,都会被煤价“吃掉”的。白建华也表示,在目前的产业结构下,电价避免不了这样的恶性循环。

  据介绍,目前煤炭主要依靠铁路、海运、公路等运输。据悉,一吨煤炭,从山西大同经秦皇岛港到上海等地方,中间环节所发生的费用占到终端用户煤炭价格的55%左右。(记者 张艳)
(责任编辑:聂丛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