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一处村庄24户被泥石流吞没(图)--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湖南岳阳一处村庄24户被泥石流吞没(图)

2011年06月12日08:29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6月11日,临湘另一受灾村庄云山村,村民走过废墟。范思鼎 摄


  6月11日,观山村毛家组的山脊上很多民房被泥石流覆盖包围,过去层次分明的村庄已完全损毁。本报记者 赵亢 摄

  本报讯 (记者 崔木杨) 6月9日晚开始,湖南岳阳市部分县(市)区暴雨后发生山洪泥石流。其中临湘市詹桥镇受灾严重,10日凌晨山洪泥石流冲垮民房,该镇的观山村几乎被吞噬。

  其中,观山村毛家组受灾最为严重,30多户村民,有24户被泥石流吞噬。临湘市市委宣传部提供的数据显示,至昨晚11点,毛家组村民已找到20具遗体,另有7人仍下落不明,生还可能性微乎其微。

  临湘市转移2.7万人

  昨日,在观山村毛家组,记者看到这个村除了几处地势较高的房屋幸免外,其余均被从山上滚下的巨石淹没,看不出一点曾经村庄的模样。而在去往观山村的沿途,很多农田也被泥石流淹没,即将收获的农作物损失严重。

  临湘市市委宣传部曹主任告诉记者,观山村背靠的大云山是座道教名山,这次大水裹挟着岩石从山上滚下,将村中的建筑物一路冲毁。他介绍,灾后第一时间,临湘市委、市政府紧急启动防汛Ⅰ级响应,成立了前线救援指挥部,并设立紧急救援组等10个工作机构。

  昨天,贺畈村的路口已被当地警方封闭,除救援车辆外,其他车辆均不得驶入。据了解,这里是通往观山村毛家组的必经之路。另外救灾指挥部、灾民临时安置点和遇难者尸体临时停放点也都设在这里。

  在贺畈村中心小学灾民临时安置点记者看到,这里已经搭起了一排排的救灾帐篷。据救灾指挥部宣传组介绍,截至昨天12时,在贺畈中心小学内集中搭建帐篷32顶,安置受难群众家属206人。临湘市在这次救灾中成功搜救受困群众413人,集中安置灾民1600人,转移受灾群众2.7万人。

  供水供电已恢复

  至10日下午3时,重灾区詹桥镇的供电、供水、通讯已恢复正常。

  根据宣传组提供的材料,在灾情较为严重的詹桥镇,救援小组在原贺畈乡政府设立遇难者尸体临时停放点。

  同时,当地政府调运了卫生、医护人员200人,对灾区死禽、死畜消毒、深埋。公安、交警等部门抽调警力300多人,“密切监控社会动态”,对主要交通路口进行疏导。

  根据气象部门预测,未来一周时间内,临湘仍以阴雨天气为主。据悉临湘市气象部门开通号码通讯平台,会将汛情以手机短信形式发送给相关部门。

  毛家组的灭顶之灾

  6月10日凌晨3时30分,毛家组,27岁的毛象军在家中听见,山边滚来一声闷响。5分钟后,肩宽背厚的他浑身是血,从裹满碎石与树枝的泥流中爬出。

  毛象军是临湘市毛家组的村民,6月10日凌晨,突如其来的泥石流吞噬了他所在的村庄。

  幸存的村民认为,毛家组的灭顶之灾,是因村子半山腰处一个私人采石场过度开采。

  突然的袭击

  6月10日凌晨2点,身材粗壮的毛象军正在家中陪老婆和两位朋友打牌。窗外,大雨如注。屋内,四个牌友的嬉笑声四处回荡。

  在毛象军打牌的同一时刻,33岁的毛灿昕正躺在家中准备睡觉。窗外雨声响成一片,这让自小习惯了山区里暴雨的他,感到有些舒服。

  犹如往常的日子一样,6月10日凌晨2点30分以前,雨中的湖南临湘市毛家组村,宁静、安详。

  一场灾难正在袭来。

  第一个发现情况不妙的是毛灿昕。电话里他的父亲向他大喊:“快去镇里叫人,毛家组要完了。”

  毛灿昕接电话时,毛象军发现房子不对。“地上、墙上,喷头一样四处漏水。”他说,看见房子漏水自己就叫妻子和朋友往外跑。不过刚走出门,就听见山顶传来了滚雷般的响声。

  紧随声响而至的是,海浪一般袭来的泥石流,以及让毛象军昏厥的巨响。

  破碎的家庭

  6月11日,毛象军指着身上几十处大大小小的伤口说:“要不是一堵墙在泥石流中,堵住了我,我也肯定完蛋了。”他说话时嘴角在颤抖。

  他说,泥石流来得太快了闪电一样,他找到自己妻子的遗体后,拼命回想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句话,可除了一个“跑”字,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毛象军被泥石流卷走后不久,毛灿昕开始奔向毛家组寻找自己的父母。暴雨中,他发现父亲的手机已无法接通。他看见泥石流从山上往下淌,里面有尸体,有房屋,还有电线杆。

  寻找到母亲的遗体时,毛灿昕一下晕倒。接下来,搜救人员把他父亲的遗体又抬到了他面前。

  在6月11日这一天,毛灿昕家里遇难人数已上升至4人。

  赶来的乡亲,在这名男子周边围成了一个保护圈。

  “我爸爸来电话,他说让我们求救时,自己本来可以跑啊。”毛灿昕说。

  泥石流过后

  6月11日,湖南省临湘市观山村毛家组四周尽是泥浆与巨石。原本平坦的坡地,被泥石流冲出了一条半米深的泥坑。坑内散落着巨石、电线杆及房屋的断壁残垣。

  一天前,裹挟着巨石与泥沙奔腾而下的泥石流,已经平息。如今,这里只有四处散落的巨石。

  一位灾民指着巨石说,那里是毛家组,曾经有房、有庄稼,现在什么都没了。

  “情况糟透了,”参与救援的一官员说,“我们正在搜救,不过已经很难再找到幸存者了。”

  “毫无思想准备,太突然了。”临湘市贺畈乡抢险救灾指挥部一工作人员说,突发的山洪让很多村庄都遭了灾。毛家组灾情最重,就像被从地面上抹平了一样。

  被抹平的毛家组位于半山腰,泥石流过后,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村民,将遇难者的遗体安置在毛家组下方的一个不大的广场上。

  安置遗体的广场曾是詹桥镇的一个乡政府所在地。灾难过后,人们在这里摆满了成排的棺椁,棺椁间,罹难者的亲人们在大声哭泣。

  泥石流暴发时刘女士在外打工,等她赶回家时,她发现眼前只有望不见边际的石头。那一夜,泥石流卷走了她的房子和丈夫。

  “他在电话里说,他把床挪在门口。”她抽泣着说,“我男人说,这样就能在我回来时,在最短的时间里给我开门。”

  采石场是祸根?

  目前,在这个几十人居住的小村庄,死亡和失踪者的人数已攀升至27人。

  毛灿昕认为,夺走毛家组亲人性命的,是暴雨以及悬在村子上方的采石场。

  泥石流过后,71岁的姚仕福老人逢人就说,“要不是村上面的采石场,毛家组不会有这样的灾”。老人所说的采石场位于毛家组四周,始建于8年前。

  在老人的说法中,这些遍布于山脉之上的采石场因开采过度,已让毛家组周边的山体水土流失严重。这次泥石流形成,既有雨大的原因,也有采石场过度开采所致。

  对于姚仕福的质疑,临湘市市委宣传部的官员予以否认。

  “上午省水利厅的专家来考察了,特意看了采石场。”这名官员说,专家说这次灾害的主要原因是山洪以及三百年不遇的强降水。

  □本报记者 崔木杨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