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被忽视的税单:您知道到底缴了多少税吗--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不再被忽视的税单:您知道到底缴了多少税吗

2011年06月13日15:31    来源:《齐鲁晚报》     手机看新闻

  “我到底该缴多少税?”

  475元,这是青岛律师隋思玉5月份缴纳的个税。

  在高涨的房价、油价面前,475元对他来说,不再是工资单最后一栏的几位数字,而是一箱汽油、一顿大餐、半月房租、甚至一次体检。

  2011年的这个夏天,23.7万个声音表达了对一张税单的关注,为期一个多月的个税法修正案(草案)征集意见结束,征求意见数超23.7万条,这个数字创我国人大单项立法征求意见数之最。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评价说,23.7万条民间意见表明了我国公民对税权利意识的萌发,对民主社会的建构具有积极意义。

  不再被忽视的税单

  “先生,如果这顿饭不开发票的话,我们可以送您三罐可乐。”

  “不了,谢谢,我要发票。”每个周末,山东华鲁律师事务所隋思玉律师都会与朋友聚餐。结账时,他从不忘要开发票。

  “这是饭店向国家的缴税凭证,这里也有我的一份贡献。”

  隋思玉今年30多岁。十几年的工作和生活中,他从未错过做一个纳税人的义务,但对工资条上个税一栏的几个数字,这些年来他从没留意过。

  “律师这个职业,最讲求权利和义务,但在纳税上,我更倾向于当做自己的义务。”

  隋思玉20岁出头便缴了人生第一份个税。那时,他是中学老师。

  “工资只有1000多元时,每月缴十几元,遇到双薪时才多到几十元。那时,没仔细考虑个税是个什么东西,该不该缴,是怎么计算扣除的。”隋思玉说,当时对个税的理解就是大家都缴,因为金额不多,也不在意。

  2002年开始,隋思玉当起律师,收入逐渐增多,相应增加的还有个税。在这期间,个税起征点从800元调至1600元,之后又调整至2000元。

  “买卖好坏,不在税上。”

  这是一句多年流传在青岛工商界的民间语言,隋思玉常挂在嘴边。他说,念叨这句话能让人摆正心态,鼓励人们挣更多的钱,而不是把心思用在偷税上。每次个税起征点调整,隋思玉都能感觉自己的收入跑过了个税“最低点”。

  “挣的多,就是缴的多,缴的多就证明收入多了,相应地也不会计较这点。”但是从最近两年开始,即使再想起这句话,隋思玉心中却不再平静了。

  “猪肉价格猛涨,比去年翻一倍,市民惊呼让俺肉疼”、“青岛消费高收入不及杭州,相同职位薪酬差一半”。这是6月9日,见诸青岛几家媒体醒目位置上的标题。同样在这一天,青岛楼市分析人士张百忍撰文表示,“青岛市的房价在北方同级城市第二高,青岛的老百姓收入和房价比悬殊……”

  当许多年轻人感叹房贷压力时,隋思玉庆幸的是,1999年,他花12万元在青岛城乡交界处购买的一套90平米的住房。如今,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100万元左右,十年几乎翻了10倍。这样的物价水平,哪怕月薪5000元以上,隋思玉说,他也不觉得自己是中产。

  相比之下,月收入2000元仍是我国目前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换句话说,月收入2000元以上的工薪阶层将被看做较高收入人群而被征收税款,用来调节社会分配,实现社会公平。

  “现在我感觉每月扣掉我500元,甚至上千元的个税,心里有些不情愿。”

  隋思玉说,此时看到工资条上的税金,他会不经意间考虑缴税的部分在他实际生活中的等价物:“500元钱可以加满一油箱93号汽油,可以买一个月的菜,可以请朋友和家人吃一顿大餐,可以是事务所新来的同事半个月的房租或生活费……物价不涨时感受不到税高;物价都涨,钱不够用时,就会考虑了。”

  不过,他强调,政府制定的税收政策是合法、合理而且公正的。只要它不更改,就依然具有法律效力,他就必须遵守。

  每天吃个馒头,喝口水都要缴税

  475元的个税,这个数字怎么计算出来的,隋思玉有些搞不清楚。

  “因为律师的收入是不固定的,公司财务一般会按照一个财年的平均情况给你纳税,单个月还真算不清楚。”

  隋思玉举例说,今年3月,他给全市个体私营业户代表授课,5000元报酬,扣了1000元个税。那个数字让他有些心疼。

  隋思玉开始研究个税的计税方式。而在这个夏天,关心个税数额的工薪族越来越多。

  6月10日上午,趁着工作间隙,在青岛一家纸媒工作的李楠在网上搜索起个税缴纳的计算公式。她惊讶地发现,网上已经出现很多个人所得税计算器,只要确定自己收入的门类,并输入薪酬和各项社会保险金额,个税缴纳多少一目了然。

  “我觉得给我扣多了。”李楠说,她的收入类型应该是收入、薪金所得。收入4500元,去掉350元左右的各项社会保险,计算出的个税数额只有197.5元。但是在她的工资条上,月收入三千多时她要缴个税200元;月收入4500元时,至少要缴300元。

  当她将收入类型换为稿酬时,4500元的收入,缴纳的个税一下增加到504元。

  而对于纳税的项目,在青岛一家保险公司工作的董晓青说,去年底单位发年终奖金,个税扣了很大一块。“我去问财务,这次个税为什么扣这么多。财务告诉我,这次扣除的个税项目叫偶然所得税。”

  “我拿的是奖金,又没有中奖,为什么扣我偶然所得税?”

  董晓青说,卖保险挣钱很辛苦,每次她和同事都希望财务在代扣个税时手下留情,但是公司将其平时的交通、伙食补贴等都算进薪金里面计算个税,有时,自己的收入还要用各种税票来顶。

  而缴了多年个税,董晓青只收到过一次税单。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她到底缴了多少税,哪些税她本可以不缴。
【1】 【2】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